顶点小说网 >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 第四十章. 亲征的国王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 第四十章. 亲征的国王

  “我们普遍认为,亡灵的意识产生需要依靠‘杀戮’的积累,本质则是‘掠夺’。掠夺生物的生命,甚至掠夺彼此之间的力量,以此转化为自身的意识的源动力。

  这是一种非常野蛮且原始的晋升方式,同时也使亡灵内部产生了一定的阶级固化,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野蛮且原始的方式同样为亡灵提供了大量的中、高层战力,并且在战力紧缺的时候,能够迅速‘量产’一批骨干——毕竟对亡灵而言,骷髅兵只是它们廉价的消耗品。

  ——《论亡灵》埃布尔·怀特。”

  正如几百年前奥圣艾玛的学者所言,亡灵的晋升方式就是靠杀戮,夺取其他生物或是死灵的灵魂之力,提升自己。

  而其最初的“意识”,也正是源于灵魂之力的积累。

  简单易懂地解释,这就大概类似于玩家的等级制度,杀怪才有经验,杀够了才能突破。

  那活跃无比的灵魂之火,便是亡灵从单纯的行尸走肉,到产生自我意识的象征。

  然而问题就在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西里尔的认知——不,就算是山德鲁在这里,也得给我把下颌骨吓到地上!

  随手拼出来的骷髅能动,还能直接产生自我意识!

  山德鲁,做得到吗?

  眼前这头重脚轻的三头六臂阿白骷髅还在摇摇晃晃地扭动着,刚刚产生意识的它就如同一具白纸,正茫然无措得等待着它的创造者给它灌输知识。

  卡罗琳神气十足地从西里尔手里拿过鱼叉法杖,高高一举。骷髅阿白在她的念头下垂下其中一条手臂,将卡罗琳托的高高的,三颗骷髅头中的灵魂之火齐齐颤动着,随着卡罗琳伸出小手抚摸它们的头颅,几乎要从眼眶中喷出来。

  “它很高兴!”卡罗琳挥着手向西里尔喊道,随后又向骷髅阿白道:“这是哥哥,也要听他的话。”

  而西里尔盯着这具超出他认知的骷髅,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念头。

  ————————

  高效的西利基军只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便将骷髅的骨头都聚集到了最西的据点,这座据点被西里尔命名为“伯恩斯”。

  而卡罗琳从第二天开始,便兴高采烈地搬进了伯恩斯——这座城除了米娅小姐和艾莉娜会来之外,没有其他的西利基军士兵会靠近。

  这里俨然已经是卡罗琳的白骨乐园,原先西里尔还担心小姑娘会不会对这样的环境有抵触情绪,但没想到卡罗琳仿佛如鱼得水,就连米娅小姐喊吃饭都拖拖拉拉得不肯去,埋头在白骨里,拼的不亦乐乎。

  西里尔托着腮帮子,坐在破城堡的上面,俯视着下方的卡罗琳。谁能想到几个月前的他们还在北疆被骷髅追着跑,现在的他们却已经有能力与大批的骷髅相抗衡。

  如今军队在修整,派出去的斥候也还未将情报传递回来,在这本应忙碌无比的北疆,他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清闲。

  他一向不吝啬于对自己身边的人的“提拔”——米娅小姐需要老师,他就给米娅找适合的法师到时;艾莉娜更是从他这里获益良多,无论是旅行冒险的知识还是剑法,现如今的艾莉娜估计可以打十个两月份的她。

  至于卡罗琳,原先是因为亡灵法术这一行他实在没有门径,找不到优秀的辅导者,但此刻卡罗琳既然能有自己的方法来提升,西里尔干脆给她足够的环境去练习运用。

  这比较近似于游戏里生产系职业的概念,都是靠反复地去制作,才能够提升熟练度。

  骷髅阿白和尸姬戴安娜在伯恩斯中游荡着,时不时晃荡到卡罗琳身边,让小姑娘伸手摸摸它们,这才心满意足地开始继续游荡。

  至于卡罗琳在拼什么……她趴在西里尔背上,贴着他的耳朵悄悄说要拼一个大家伙,西里尔能做的,只有拭目以待。

  ————————

  洛维萨城的上空阴云密布,战争迷雾恍若一双大手,想要将这座屹立于风雪中的城池捏入掌中亵玩,但都被洛维萨撑起的结界阻隔在外。

  城楼上法师们在巨盾兵的护卫下高声吟唱着,飘落的飞雪在半空中便被法师们构建起的法术模型瓜分。白雾缭绕间,上百团拳头大的冰雹整齐划一地向着下方砸落。

  那些没有穿着甲胄的骷髅们正在互相踩踏着、攀爬着高耸的城墙。但头顶砸落的“冰霜风暴”令它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成了白费。它们的头骨被砸穿、臂骨被砸断,好不容易垒起的骨梯顿时垮了一半。

  但随即又有新的骷髅从后方涌上前,继续踩踏着作为阶梯的同僚的身躯,向着城墙上攀爬而去。

  “没有任何意义的交换。”

  杰夫·卡塞尔望着下方不知疲倦的骷髅,摇了摇头,从城墙上的拗口处退回,背着双手走向下一个巡查点。

  在鹰眼术的加持下,他看得到远处一块块整肃的方阵,同样是骷髅兵,后方的那些才是亡灵真正的战力。有完备的甲胄与精良的武器,甚至还各有司职。

  这些这几日来不停地无意义冲击城墙的骷髅,不过是一些炮灰罢了。他们也不过是敷衍地以法术应对——虽然说就算让它们爬,这骨梯也得堆积至少三天才能够堆上高大的洛维萨城墙。

  杰夫·卡塞尔不禁有些怀念起亡灵刚开始对他们发起进攻的日子,那几天城墙上的魔晶炮几乎没有停过,城防结界破了又补补了又破,满天都是盘旋的阴魂与白骨猛禽,每一次扑落都会带走一面城墙上十几名士兵的生命。

  最危险的几天里,他甚至看到了亡灵的攻城车——那些攻城器械被体型巨大的生物推拉着前进,满载着骷髅的“货仓”随着一座攻城车的倒塌而砸在了城墙上,紧接着就是一轮与从货仓中冲出的骷髅的血战。

  如果不是魔晶炮及时集火,解决掉了亡灵的破城车,保住了城门,恐怕洛维萨此时已经沦陷了。

  相比起那些时日的战斗,现如今亡灵的攻势,几乎连“敷衍”都算不上了。

  它们是怕了么?还是人手不足了?还是说另有图谋?

  他有些心不在焉地继续巡查着,身为洛维萨北城墙巡使,这样突然可以以“平静”来形容的日子让他颇有些懈怠。

  “杰夫·卡塞尔将军。”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他重新集中注意力,他头也没回就说道:“弓箭补给去找卡丽,她负责这一方面,要轮班请假去找唐尼,我不管这一块,调度法师的话我没有权限,你得去联系法师塔……”

  “杰夫·卡塞尔将军。”后方的声音依旧沉稳,似乎还带着笑意,“我希望你向我汇报一下敌方近日的情况。”

  卡塞尔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身后的士兵们平时不都吵吵闹闹的么,怎么突然这么安静?还有后者的语气,该不会……

  他僵硬地转过身,猛然间吓了一哆嗦,险些一步掉下城墙——

  “国王陛下,您,您怎么在这里?”

  站在他身后的男性正以锐利的目光注视着他,眼眶深邃,鼻梁高挺,灰棕色的发须在风雪中一颤一颤,斑白的头发与白雪混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发还是雪。

  凯尔森·赫尔曼,拉罗谢尔的国王。

  而在他的身后,城防军司令毕夏普·奥利尔、骁骑卫队队长科里·亚摩斯、龙枪军团长奥德里奇·莱特……洛维萨驻扎的大多数军团将领都跟在凯尔森的身后,此刻皆以森森的目光注视着他!

  “杰夫·卡塞尔将军,你是北城墙的负责人,离亡灵最近的将官,我希望听到你的汇报。”凯尔森·赫尔曼微微颔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不想再问第三遍。”

  “是,是……”杰夫·卡塞尔捧着心口,深深呼吸几次,这才颤巍巍道:“亡灵近日的攻势明显减弱,每天都只有炮灰的例行进攻。他们的部队都驻扎在超出我方破魔弩和魔晶炮的射程之外,显然没有和我们再做正面交战的意图。”

  “僵持。”凯尔森点头道:“这样的情况持续多久了?”

  “已经有……三天了。”

  “那和奥尔德尼的情况一样。”凯尔森道:“做得很好,继续保持。”

  他继续背着双手,带着一众将领慢悠悠得顺着城墙向前走去。杰夫·卡塞尔躬身在侧,满身都是冷汗,眼看着凯尔森要从他身边走过,他不知道心里哪来的勇气,忽然又直起身喊道:

  “陛下,我认为亡灵现如今定然另有图谋!”

  “哦?”凯尔森的脚步止住了,他略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眼卡塞尔,“你说说看。”

  “是,陛下。”杰夫·卡塞尔吞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道:“根据我的观察,最初他们驻留在远处的部队非常混杂,死亡骑士、轻甲步兵、重甲步兵、远程部队都混在一起。”

  “但这几天,重甲部队的比例在上升,而我视线所能及范围,轻甲部队和死亡骑士的数量,却大大减少……”

  他偷眼看着这些高级将领的神色,见没有人脸上有所有厌烦,这才继续说道:

  “我认为,亡灵正在悄悄调度它们的轻甲军团与死亡骑士,意图对我方进行偷袭……但具体它们会对准哪里,我猜不到。”

  他再看向凯尔森,却发现国王陛下此刻脸上已经是一片阴云,接着回过头道:“科里,奥尔德尼有发现这一情况么?”

  “奥尔德尼没有汇报这一点,陛下。”骁骑卫的卫队长躬身说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呢,杰夫·卡塞尔将军。”凯尔森转而看向卡塞尔。

  “陛下,我特长鹰眼术,而且从战争开始之日,便已经在负责北城墙了,对这一些变化特别敏感。”

  凯尔森再扭过头,对着洛维萨城防军司令低语几句,而毕夏普·奥利尔听完立刻上前,向卡塞尔道:“你做的很好,卡塞尔,回头我会安排你的奖励,现在继续执勤。”

  “是,长官!”卡塞尔激动地一躬身,接着又向凯尔森·赫尔曼躬身。

  直到国王一行人走远,他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望着好奇地朝向他的士兵们,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继续盯防亡灵。

  但他不知道的是,凯尔森等人在走下城墙后,便迅速来到了洛维萨的军事会议厅,一场紧急的军事会议随即召开。

  “让人立刻询问奥尔德尼,半天时间内,我要知道奥尔德尼的情况。”凯尔森双手撑在桌面上,神情严肃地盯着身旁的将领们,“北风之塔已经开始按计划实行兵力调度,我不希望因为这一点疏忽而出差错。”

  “是,陛下!”

  “奥德里奇,边境据点的统计情况有了吗?”

  “陛下,经过核实,绝大多数的城镇都被亡灵转化为了它们的据点,看来它们是想彻底占领我们的边境线。”

  他话音刚落,一叠纸便被凯尔森砸向了他,他动都不敢动一下,任由纸张砸在脸上,同时响起的是凯尔森的咆哮声:“这么屈辱的事情你居然还有脸说出来?我要听的是这些?”

  “我要知道每一座亡灵据点会有多少骷髅,会有多少阴魂,会不会有该死的吸血鬼,这些才是重要的!”

  直到凯尔森的咆哮平息,奥德里奇才压低声音道:“但陛下,我们的哨兵所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据统计,前往侦查亡灵据点的哨兵,只有一成活着回来。”

  会议室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凯尔森脸上,方才的暴戾已经消失不见。

  他有些出神地望着挂在墙上的地图,片刻后缓缓抬起手,行了一个军礼。而众将领见状纷纷抬起手行礼。

  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凯尔森才缓缓放下手臂,随后低声道:

  “他们是拉罗谢尔的英雄,各位,当然,如今在此处奋战的你们也是。”

  “但残酷的是,我们需要更多的英雄去为我们而牺牲,为了拉罗谢尔而牺牲。”

  他闭上双眼片刻,再次开口说道:

  “奥德里奇·莱特将军,派出更多的哨兵,我需要具体的亡灵据点的情况。”

  “哪怕死,也得进入亡灵据点,把它们的消息传递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