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太苍应当知难而退【4K】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太苍应当知难而退【4K】

  纪夏的话语,就好像是一根根来自天外的神针,刺入了在场三位强者的内心。

  就算是长弓无双,此时都不再保持他那清冷的神情。

  紫日神君和渊周天尹的气魄都在灼灼燃烧,眼神中的寒光,不经意间透露出来。

  一道道异象,开始在殿宇中太苍至强者们心中浮现出来,他们仿佛看到了万物兴衰,看到了宙宇更迭,看到了一位位强者陨落,漫长的岁月逝去。

  这些景象来自于强者的震怒,在那些景象里,因为紫日神君和渊周天尹的发怒,都连天地都在衰败。

  然而此时此刻。

  纪夏和太苍中多至强者们,却丝毫不惧怕这些无上的存在。

  甚至许多太苍至强者眼中,还有这几分嘲讽。

  就如同纪夏所言。

  崭新的天地规则虽然黜落了人族,在这八千多万年以来,人族自始至终都扮演着卑微的角色,都是卑贱的血脉。

  而其他的种族又如何?

  其他种族有高下之分,高等种族自命神族,高高俯视着无垠蛮荒天地。

  他们在悠久的岁月中,建立了强大的帝朝,统治了诸多界外天。

  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建立神朝,傲视无垠蛮荒,成为云端的种族,统治着无垠蛮荒。

  看似位格高远,尊贵到了极点。

  那些神朝强者也以一种无上的姿态,游走于无垠蛮荒。

  至强者心中其实也都明白一些隐秘的事物。

  他们却选择忽略,选择沉默。

  时事造就历史。

  古老的国度在尚且未曾成就神朝之前,也许并不知道成为神朝之后的凶险。

  当他们知道埋藏在后面的隐秘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他们只能够尽力维持无垠蛮荒的平衡,并且在其中寻找机缘,企图破局。

  在久远的历史长河中,他们也曾经探知到过反抗规则的神朝。

  那些神朝强者的下场,也令他们绝望。

  于是……

  在这等残酷的天地规则笼罩之下,强盛的神朝也只能够不断前行,延长自身的国祚寿命。

  这些时刻笼罩在神朝之上的劫难,也就成为了神朝强者们颇为忌讳的事情。

  又因为强盛天地规则的原因,他们往往对于这些事,都选择避而不谈。

  何况除了其他神朝强者之外……

  往日的无垠蛮荒,没有其他势力的强者,胆敢揭开这一层创伤。

  直到太苍大帝君纪夏出现。

  纪夏仍然高高坐在宝座上,注视着殿宇正中央的三位神朝至强者。

  紫日神君身上的紫色光芒更加炽盛。

  灼热的气流萦绕在他的身躯周遭。

  熊熊的火焰从他眼中喷薄出来。

  此刻,这一位诞生于天梧神树上的巅峰强者,也同样凝视着纪夏。

  他侧头说道:“大破灭之后八千多万年,反哺天地的,不仅仅只有神朝。

  无数的弱小生灵也在不断死去,化为天地的养分。

  但是……”

  紫日神君说到这里,声音微微一顿,语气陡然间加重。

  “但是,如今的天地规则确保有着无垠蛮荒的稳定,让无垠蛮荒不至于毁灭,天地仍然在持续的运转,三个烈日迸发着炽热的光芒,灵元充斥于这一方无上大世界。

  在这种情况下,过往的那些人族神朝也只能够遵循天地国祚规则,一步步向前,寻找永恒的机会。”

  “太初大帝君将无垠蛮荒中的诸多强大国度、强大文明、强大种族都比做被圈养着的牲畜,那么……人族同样也是牲畜,而且要更加弱小,更加卑微。”

  紫日神君身上的紫色长袍不断飘动。

  他眼神冷漠,语气也极为淡然,却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

  就好像从紫日神君口中说出的一切,都是天地至理。

  渊周天尹和长弓无双静静的听着紫日神君的话,俱都缓缓点头。

  渊周天尹老朽的面容上,展露出几分追忆的神色。

  他低头说道:“我修行了上千万年,在这千万年时间里,也曾经看到几座人族神朝崛起。

  即便是自命不凡,想要不断抗争的人族,身在无垠蛮荒中,也只能够遵循无垠蛮荒天地所制定的规则。

  他们只能够登上神朝,获得神朝国祚,否则一旦与他们竞争的仇敌成就神朝,国祚力量加持下实力飞速膨胀,那么……再强大的人族国度都要灭亡。

  那么……敢问太初大帝君,过往的离玄神朝陨日神皇,大鼎神朝元焐神皇,大息神朝后郜神皇,乃至更久远年代的人族神皇们,是否也是被圈境的牲畜?”

  渊周天尹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太初大帝君傲立无垠蛮荒,建立了一座强大而兴盛的人族帝朝。

  往后,不知太初大帝君是否开辟了另外一条道路,能够绕过无垠蛮荒国祚规则,躲开化为天地养分的宿命?”

  渊周天尹、紫日神君连番开口,好像是在质问着纪夏。

  纪夏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

  他想起过往那些人族神皇,也想到了太苍往后的道路。

  他却并没有回答他们。

  纪夏抬手拿起身前面玉案上的杯盏,将杯中的美酒一口饮下,随意说道:“往后,也许三位可以看到太苍所选择的道路,但是现在……本帝君心中倒有几分好奇。

  三位强者联袂前来,是想要来太苍喝茶吗?”

  紫日神君轻拂衣袖,他头顶突然有一轮紫色的太阳高高悬挂,光芒照耀太和殿殿宇。

  渊周天尹身上的周天转轮上方,多出了数十道铭文。

  长弓无双身后背负的一把神弓,就好像有着生命一般,不断的流转出种种讯息。

  一瞬间!

  太和殿殿宇中,沉重的压力袭来。

  三道神识化身,俱都带着本体一道神通前来,让在场的太苍强者们,神色纷纷变化。

  六祸苍龙和师阳甚至纷纷冷哼一声,眼中杀机盎然。

  白起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以三位的位格,想必不仅仅是为了来太苍耀武扬威的?”

  白起话语毫不客气。

  但在场的众多太苍强者们,却也都惊异于这三尊强者实力的可怕。

  “这三位果然不愧是三座神朝,除却宙不朽境存在之外的至强者之一。”

  “他们的力量宏大浩伟,已经触及了宙不朽境的边缘,达到了上宇道境的绝巅,寻常得上宇道境不可与他们同日而语。”

  “这渊周天尹倒是奇怪,光看神藏,不过仅仅成就道则,但是他的身躯周遭的那几道天轮,带给人以沉重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不比紫日神君更弱。”

  “如果这三位强者真身降临,除了大魔神出手……恐怕……”

  ……

  太苍强者们心中在不断的思索。

  他们虽然不曾惧怕,却也要正视这些神朝存在的强大。

  正在他们揣测的时候。

  渊周天尹终于道明了来意。

  只听他说道:“大帝君,我们之所以前来太苍,甘愿坐在你的下首仰视着你,又展露出自身的力量,是为了让你知难而退。”

  短短一句话,太苍强者们面面相觑。

  就连纪夏都有些意外:“知难……而退?”

  他有些不确定的重复着渊周天尹的话:“无垠蛮荒现下的局势,以太苍现在的实力,我们还有知难而退的余地?”

  纪夏确实有些不明白渊周天尹的话。

  事情进展到了现在这种程度。

  太苍斩杀了两位天目神朝上宇道境的存在,斩断了天目神朝的天柱,灭杀了八百万天穹大军,磨灭了不知多少天目强者。

  除此之外,纪夏和渊周天尹联手,让其他两大神朝数位上宇道境存在深受重伤,只能够躲在各自的神朝疆域里疗伤。

  更何况……太苍现在的实力还在诡异的飞速增长。

  在这样的背景下。

  就算太苍想要知难而退,又能退到哪里去?

  三大神朝又怎么会放任太苍退去?

  眨眼间。

  纪夏的脑海里思绪纷纷。

  很多太苍强者们也在思索着渊周天尹的话。

  短暂的几个瞬间过去。

  纪夏和许多太苍强者忽然恍然大悟。

  纪夏双指叩了叩桌面,嘴里吐出两个字:“旧渊?”

  渊周天尹抚掌轻笑,点头说道:“太初大帝君果然才智无双,我不过透露了几句话语,帝君便能够猜测到我们的来意。”

  紫日神君目光殿宇中众多太苍强者的面容上巡梭而过。

  他接过渊周天尹的话语:“人族太苍已经崛起……太苍的实力也毋庸置疑。

  如果三大神朝彼此制约,彼此谋算。

  那么太苍也许不会灭亡……因为在这等平衡状态下的神朝,无法磨灭太苍,哪怕太苍的实力,距离神朝也还有着巨大的差距。”

  紫日神君娓娓道来,似乎是在肯定太苍的实力。

  紧接着,他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冷冽起来。

  “就如同大帝君所言,无垠蛮荒仅仅能够承载三座神朝。

  三大神朝在这些岁月以来,彼此之间争端不断,可倘若有新的帝朝才能威胁到神朝的国祚……”

  紫日神君说到这里,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纪夏挑了挑眉,颔首说道:“三位是说,倘若太苍继续存在于无垠蛮荒,继续兴盛,继续变得强大。

  那么三大神朝就会放下争端,一同出手应对太苍?”

  “我们会碾碎太苍。”

  紫日神君语气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渊周天尹和长弓无双并没有继续开口。

  纪夏未曾生气,反而认真的点头说道:“三大神朝要彼此制约,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出手对付太苍,也许你们彼此忌惮,便会同时派遣相应的力量,前来太苍。”

  “短暂放下争端的神朝,不要说是三座,即便仅有一座,太苍也无法抵抗。”

  “确实如此。”

  紫日神君说道:“所以……我们愿意为太苍指一条明路。

  太苍留在无垠蛮荒,就要同时对垒三座神朝。

  如果太苍举国前往旧渊,那么太苍只需要面对一座大霜神朝,尚且有一线生机。”

  渊周天尹也说道:“我们自然不介意灭亡太苍,但旧渊对于无垠蛮荒,也总归是一个威胁。

  将太苍流放到旧渊,也许能够削弱大霜神朝的力量。”

  纪夏的目光和几位太苍至强者碰撞,徐徐说道:“渊周天尹倒也坦诚,不曾说什么顾念太苍生灵无算,不能太苍生灵涂炭这样的话。

  流放太苍便是流放太苍,三大神朝想要借太苍之力削弱大霜神朝也算直言。”

  渊周天尹抬眼望着天空:“天地有好生的意志,三大神朝一旦和太苍开战,我们会留下一成的太苍生命。”

  许久未曾说话的长弓无双突然说道:“太初大帝君觉得如何?如果帝君愿意前往旧渊,来自于三大神朝的压力便会骤然消散。

  我们也是各取所需。”

  纪夏陷入沉思,就好像真的是在考虑。

  几息时间过去。

  纪夏眼睛突然一亮,他抬起头来,有些兴奋的注视着这三位太苍至强者。

  “旧渊和无垠蛮荒之间,有着极端坚固的壁垒存在。

  看似是这些壁垒保证了旧渊和无垠蛮荒的和平。”

  “然而……在神朝上层强大神灵的眼里,这些壁垒其实是不存在的。

  如果三大神朝真的痛恨旧渊大霜神朝。

  完全可以像联手对付太苍一般,联手起兵,灭亡大霜神朝。

  就像是方才紫日神君所说,无垠蛮荒有三座神朝,旧渊不过区区一座而已。”

  “那么三大神朝究竟为何不愿意联手出兵呢?”

  纪夏的话语显得十分好奇,他的眼睛也越发明亮:“难道……天幕之后的存在,不容许旧渊灭亡,救援发挥着某些独特作用?”

  又或者,现在的三大神朝和旧渊的大霜神朝,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初帝君话语戛然而止。

  三大神朝至强者并不回应。

  紫日神君、渊周天尹、长弓无双就好像没有听到纪夏的揣测,目光仍旧凝视着纪夏。

  好像是在等待着纪夏,给他们一个决定。

  时间悄然流淌……

  几息时间之后,纪夏仍然沉默。

  紫日神君转头看一下太苍外面的虚空。

  突兀之间。

  太苍上方的虚空风起云涌。

  师阳、六祸苍龙、白起等诸多强者神色瞬间阴沉下来。

  却看到两座宏大的界外天借助某些强横的古老的法阵力量,悬浮在太苍的上空。

  更重要的是。

  这两座界外天,俱都是人族界外天!

  “隐秘而古老的人族界外天,却又甘愿充当三大神朝的说客吗?”

  纪夏心中自语,面色古井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