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我当加冕为皇【4K】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我当加冕为皇【4K】

  炤煌神国在漫长的历史中,一直都有传说流传在无垠蛮荒。

  即便是纪夏刚刚降临无垠蛮荒,在偏僻而弱小的太苍,都听说过炤煌神国。

  相传炤煌神国所在的位置,名叫天渊。

  这一处所在广大、无垠,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种族。

  在天渊之中,人族不再卑贱,人族血脉不再卑弱,人族的传承至高无上,几乎代表着某种巅峰。

  所以一直以来,天渊和炤煌神国都是许许多多人族生灵所向往的所在。

  只是,长久的时间里,关于炤煌神国的传说自始至终都虚无缥缈。

  偏偏人族生灵却都十分愿意相信这个传说。

  也许是因为炤煌神国寄托了他们美好的向往,代表着他们梦想中的世界。

  那一处世界没有对于人族的杀戮、凌虐,所有人族子民都能够得到保护,所有人族百姓都能够寿终正寝,不会因为残酷的劫难而中途夭折。

  尽管如此。

  纪夏还是有些不解。

  “炤煌神国如果是大破灭之后的第一座人族神朝,那么距离现在,也许已经有七八千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历史。

  如此漫长的历史之下,有许许多多的文明、国度、种族崛起然后灭亡,数十座人族神朝也都如是。

  人族文明断代了许多次。

  在这样的情况下,炤煌神国的历史为何能够一直流传至今?”

  纪夏挑了挑眉:“也许,炤煌神国利用了某种大道规则,强行让这些传说不断流传下去。”

  殿宇中那一道道光幕,还在不断的闪烁。

  白起开口询问说道:“炤煌神国是大破灭之后第一座人族神朝?那么这一座神国如今又去了哪里?天地间一直流传着种种传说,三十六座人族神朝中,为何仅仅只有炤煌神国的传说,一直存续至今?”

  洛长水语气肃穆,解释说道:“炤煌神国成就神朝大约七千五百万年前,神朝国祚仅仅维持了三年,就遭遇了空前的劫难……”

  洛长水话语未完,他的话语就被惊愕的师阳打断:“三年?是否是你口误了,不是三万年?或者三十万年?”

  洛长水摇头:“确实是三年,那一年,炤煌神国成就神朝,天地异动,种种祥瑞弥漫在天空中,无数的祝贺异象在虚空中沉浮。

  乃至天上有许多暗淡的星辰都照耀出璀璨的光明,映照着炤煌神国。”

  “天地之间国祚气运力量在不断的升腾,紧接着便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洛长水似乎想到了那一段历史。

  眼神中清晰的透露出一丝兴奋,然后透露出了一丝恐惧。

  “天和地之间迸发出一声巨响,炤煌神国中有一道神光照耀出来,一副山河画像悬停在天空中,画像中走出了许许多多强横无比的存在。

  这些强者轰然出手,击散了天地之间的异象,击散了数不尽的祥瑞。

  乃至于那些如同至宝一般的国祚气运力量,都被完全驱逐。”

  洛长水说到这里。

  他身后再度浮现出一道光幕。

  光幕上的景象若隐若现,似乎未曾记录到全部的景象。

  纪夏以及众多的太苍强者看去。

  却看到那座光幕上,一座煌煌神国耸立于无垠蛮荒的中央之地。

  神国上方,弥漫着一层层独特的力量。

  这些力量作用似乎和国祚去用力量如出一辙,但却来得更加纯净,来的更加纯粹!

  与此同时。

  从那神国中走出一位位强者,这些强者强横无比,有些存在手中抱的天柱,有些存在手中托举的天穹世界,有些存在手持道器。

  他们仰头看着天穹,看着天空中那无数的星辰。

  眼中有道道的霞光弥漫出来,又有无尽的怒气在酝酿着。

  与此同时。

  在那一座神国上宫宝座上,端坐着一位盖世的存在。

  他一手扶着自己的头颅,一只手随意搭在宝座的扶手上。

  长发披肩,眼中蕴含着璀璨的星辰。

  只见他轻声开口:“炤煌神国……不需要这虚假的气运!”

  他话语看似质朴。

  但却充斥着某种独特的道妙力量。

  这种道妙力量还要超越宙不朽境强者的大道烙印力量。

  他一言既出。

  炤煌神国中许多人族生灵纷纷抬头爆喝出声:“散!”

  顿时!

  赤红色的气息如同火焰一般从神国中照耀出来。

  化作一柄长刀狠狠一刀……

  洛长水身后光幕上的景象就此消失。

  纪夏和众多的太苍强者都不曾知晓那一刀斩出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通过这一道道光幕。

  纪夏和众多的太苍强者,也都分明猜测到了一些隐秘的信息。

  洛长水此时又开口说道:“后来,整座炤煌神国被奇妙的神禁笼罩。

  没有任何强者能够看透神禁中的景象。”

  “时间一去三年,当那神禁逐渐消散,九宇天便赫然看到……”

  洛长水眼神中的恐惧逐渐变得炽盛:“看到炤煌神国仍然安然无恙,只是炤煌神国在缓缓消散于无垠蛮荒,变得若隐若现。

  同时,又有一重重妖魔天穹悬浮在炤煌神国之上,一只无尽可怕的大手,覆盖在妖魔天穹之中,仿佛要一手握住炤煌神国。”

  “短短几息时间,炤煌神国已经彻底消散。”

  “这强大无比的人族神国,便如此消失在了无垠蛮荒。”

  洛长水话语中还带着感叹,温弱眼神中也闪过一丝追念。

  “那时,九宇天和祭玄天,以及其他五座天穹奉炤煌神国之命,独立于神国之外,各司其职。

  没有受到这一场劫难的波及。

  如今想起来,也许是神帝已经预见到了炤煌神国的命运。”

  神帝?

  纪夏缓缓颔首。

  他从这些景象和光幕中,猜测到了许多隐秘。

  “短短三年,炤煌神国就消失于无垠蛮荒。

  可是炤煌神国并没有灭亡,它的传说一直在流传。”他徐徐开口。

  洛长水和温弱对视一眼,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的落寞。

  温弱说道:“古往今来,炤煌神国的历史一直在流传,许多传说中,炤煌神国仍然屹立于名为天渊的地方,庇护着广大的人族。

  可是……我们观察着历史,记录着历史。

  这漫长的八千多万年时间以来,无垠蛮荒从来没有炤煌神国的踪迹。

  倒是有些神秘的人族有志之士借用炤煌神国之名行走于无垠蛮荒,却没有力挽狂澜的力量,往往被洇灭于岁月中。

  炤煌神国……也许早在七千五百万年前就已经完全灭亡了。”

  洛长水深深的点了点头:“人族的历史悠久无比,对于人族生灵来说,自始至终都如此的残酷。

  现在的炤煌神国传说,已经变成了某种寄托之言,炤煌神国是否真实存在,倒也不重要了。”

  “自然是重要的。”

  纪夏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想起了自己在那位古老强者执世界为棋子的棋盘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幕景象。

  也想起了少女景郁,对自己的承诺。

  那些景象表明,炤煌神国确确实实未曾被灭亡,确确实实存在于某一处隐秘的所在。

  “如此漫长的时间里,炤煌神国之所以未曾现身,大约便是因为他们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封印,即便是以神帝的力量,也无法解开那些封印。”

  通过那些蛛丝马迹,纪夏已经推测到了炤煌神国消失的前因后果。

  很明显,炤煌神国成就神朝之时,已经积累了难以想象的巅峰力量。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力量并不是来自于无垠蛮荒的国祚体系规则,是一种打破了规则体系的力量。

  这也是炤煌神国为何不接受那些国祚气运力量的原因。

  “看来炤煌神国严重威胁到了崭新天地规则对于无垠蛮荒的统治,否则天地规则不会如此急切地对炤煌神国出手。”

  “而且……炤煌神国主宰……自称为神帝,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面对崭新天地规则的镇压,尚且不曾灭亡,仅仅只是被封印。

  这就意味着,炤煌神国的主宰已经超脱了宙不朽,进入了第三境。”

  纪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宙不朽境已经极为强大,能够随意的洇灭世界,他们所思所想,便是绝对的意志,不容违抗。

  他们如果交战,连宙宇的角落都会被打碎。

  那么……超脱于宙不朽境的第三境,又有多么强大?

  就算是即将凝聚出第三十一重天穹的纪夏,都无法想象这种层次,这等位格。

  洛长水和温弱恭恭敬敬地站在殿宇中。

  纪夏的目光不断在记录三十六座神朝景象的光幕中游离。

  他将那些人族神朝的名字都记忆在心中。

  对于这些人族先贤,纪夏也分外敬佩。

  良久之后,他对洛长水说道:“太苍需要这些历史。”

  洛长水立刻行礼:“大帝君可以派遣太苍强者,将来刻录这些人族历史。

  如今九宇天已经暴露,以后前途未卜。

  刻录人族历史于太苍,也许能够保住它们。”

  纪夏看向至圣先师贤慎。

  贤慎按捺不住眼中的欣喜以及崇敬。

  他站起身来,走到殿宇中央,恭恭敬敬的说道:“贤慎将会带领圣文府三千门生,前往九宇天,刻录人族历史。”

  纪夏神识流转,继续下令说道:“太苍将在太先上庭中央,建立一座祭先神阁,供奉这些人族历史,同样供奉这些人族神国。”

  “在悠久的岁月里,这些人族神国先辈,明明知道违抗天地,代表着什么,他们却仍然义无反顾。

  我等后辈,不能够让他们的事迹仅仅局限于一座界外天中。”

  “立刻修订人族历史,便以天地争命为点题,理清历史脉络,编著历史典籍。”

  “其中最后,添加太苍之名,详细介绍太苍风俗人情,介绍太苍之强大,介绍太苍之不屈,介绍太苍之传承。”

  纪夏眼神中光芒闪烁:“我要在短暂的时间里,将人族的历史流传于整座无垠蛮荒。

  让那些散落在无意蛮荒中的人族明白,人族自始至终都是无垠蛮荒中最高贵的种族。

  而太苍便是所有无垠蛮荒人族的归属!”

  纪夏说到这里,目光落在温弱身上:“祭玄天中,埋葬着许多古老人族神朝的残缺尸骨,以及残缺真灵?”

  温弱微微怔然,有连忙开口说道:“启禀大帝君,确实如此。”

  “只是这些尸骨、真灵已经残缺至极,其中并无多少神性和意志存在。

  想要用他们炼制傀儡,用于抵抗三大神朝,恐怕并不可取。”

  纪夏皱了皱眉头,呵斥说道:“这些古老的人族先辈,对于我们的种族有着巨大的恩德,乃是英灵。

  我们如果用他们残缺的尸骨、真灵炼制傀儡,我们又如何以人族自居?”

  纪夏说到这里,又看了看光幕上那些英勇无畏到了极点的强者们,轻声说道:“我相信,倘若这些人族先贤尚且有意志存在,他们也会愿意用自己的尸骨、真灵,为人族凿出一条生路。

  但是……我却不愿意这样做。”

  他探出手掌,手掌中有一座先天庙祀若隐若现。

  纪夏望着先天庙祀,足足过了几天时间。

  他也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首中的先天庙祀骤然消散。

  又转头对一旁的上尹陆瑜轻声说道:“传我天诏!”

  上尹陆瑜立刻步入殿宇中央,恭敬等待。

  殿宇中原本安坐在玉案前的太苍强者们,立刻站起身来,朝着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背负双手,头顶上的高冠熠熠生辉。

  他先是低头,对九宇天主宰洛长水,以及祭玄天主宰温弱轻声说道:“九宇天和祭玄天中有着人族的瑰宝,这些瑰宝并不属于两座界外天所有。

  所以你们可以选择并入太苍,太苍会派遣强者,前去搬运两座界外天。

  又或者,九宇天中的历史会不会太苍刻录,祭玄天中无数埋葬人族先辈真灵、尸骨地祭坛,将会被挪移到太苍,为太苍所供奉。

  念在你们被逼无奈,也念在你们这许多年来默默无闻为人族贡献,我可以不理会这一次你们错误的选择。”

  洛长水和温弱对视一眼,眼中含似乎还在思索。

  纪夏给了他们思索的时间。

  他转过身去,对上尹陆瑜说道:“拟订天诏,遍传无垠蛮荒每一寸土地。

  无论是神灵、强者、弱小生命,俱都要听到太苍的诏令。”

  “太苍将要……祭祀人族三十六座神朝,祭祀人族无数先贤。”

  “太苍自此之后,将为人族中央之国。”

  “我……将要加冕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