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梦仙觉> 第六百章 梦与真,实难辨

大梦仙觉 第六百章 梦与真,实难辨

  /

  昨晚的林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下子以为现实是梦里,又忽然觉得自己一直都在做梦,其实根本没有醒过来。

  梦仙科技的总部建设正在加班加点进行,大晚上工地依旧灯火通明,工地附近已经完成了搬迁工作,空地建造了简单的隔音措施,声音越过牛头山传到鹊仙村的时候,已经不大了,还比不过长海市的车水马龙。

  若不是机器的隆隆声响和工地耀眼的灯光,林间还以为他还是在初三,高中经历的一切,梦境所有的过往,其实都是一场幻想,他与柳芽顺理成章在初三确定了关系。

  再三用破妄符明确了自己的状态,每次都刚过一会,又怀疑刚才的事情有没有发生过。

  就这样一会醒一会睡,过了两三点,他才在仙界梦境的影响下,真正进入了睡眠状态。

  早上洗脸的时候,他在镜子前再次对自己使用了破妄符,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让他感觉如此不真实的,当然不是林梦痕镇压假佛像的事情。

  早餐也不吃,林间趁着天色还早,骑上单车到萱姨铺子里买了包子回来,然后囫囵吞了两个,喝了一杯水,又回头向镇上而去。

  他想要尽快见到柳芽,以求证昨晚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梦。

  到了红叶庄,他才放慢了脚步。

  时间虽然已经到了七点钟,但是似乎许多人都还没有醒来,昨天下午和晚上热闹的红叶庄,早上居然有点冷清。

  林间感觉是自己起得太早的原因,柳芽一个人在外面,很少回家休息,这一觉说不定要睡到很晚才起床,他如果去了打搅,就会妨碍她休息质量了。

  于是他停了下来,在红叶庄要了一杯热茶慢慢喝着。

  等了没有多久,手机上接到了一条信息,发信人是柳芽,内容只有简单的一句:“醒来了吗?乖宝~”

  什么叫做乖宝!难道他一个堂堂大男人,在柳芽面前就是这种形象?

  但是现在的林间没空去计较这些,柳芽发来消息,说明她已经睡醒了。

  于是他简短回复一句:“我快到了。”

  林间结完账,再次骑上车子,到了云山镇,刚到云山小区门口,就见到穿着有些厚实的柳芽俏生生站在小区门口,见到他来了一路小跑过来,不等林间停稳单车,轻盈扭身侧坐在后架上。

  穿的是裤子,不用担心边角会被车轱辘卷进去。

  门卫大叔早就知道林间这个人了,在初三以及暑假阶段,几乎每天林间都亲自送柳芽回来,而且次次都表现得温雅得体,行止有度,偶尔还会给门卫带一些茶叶,十分有礼貌的孩子,与柳芽正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而且看柳芽父母的表现,对林间似乎没有意见,在门卫大叔心里,已经可以看见林间开着婚车停在小区门口的景象了。

  作为过来人,对于这种青梅竹马一般的爱情,自然是祝福的。

  见到来接人的林间,门卫不仅没有阻拦,还朝着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赶紧带我去看银杏树!”柳芽有些迫不及待,上车后搂住了林间的腰,丝毫不介意旁人的目光。

  两人与门卫作别之后,骑上单车往鹊仙村方向驶去。

  幸好如今路面平整,并且林间的单车后座也有一层软垫,柳芽坐着并没有感觉到硌人。

  “林间,今天你上午有空吗?”柳芽问道。

  这个周末专门为了她而留的,怎能没空?

  林间回答道:“那得要看什么事了~”

  柳芽在背后捶他一拳:“你再贫嘴试试?我不喜欢你这么开玩笑。”

  “早上是谁在短信里叫我乖宝的?”林间反问道。

  这么简单就被柳芽拿捏,他还算不算大男人?

  “那你接不接受这个我只对你一个人使用的爱称?”柳芽反击回来。

  肯定接受了!林间感觉脚下踩自行车的力气都轻了几分,但感觉还是要矜持一下,不能答应得这么爽快。

  恰当地表达了自己的犹豫之后,林间才回答道:“以后都这样叫我吗?”

  “不,你调皮的时候不叫,你要是和爱琳接近,我就喊你臭林间!”柳芽一边说一边在林间腰上掐了一把,差点把林间捏得脚下无力,手上发软,车把差些打偏。

  “别闹,这是在路上!”赶紧制止了柳芽胡闹的行为,要是继续打闹下去,今天铁定出车祸。

  随后两人到达红叶庄,林间执意要柳芽吃过了早餐再走,他因为有两个包子垫底,肚子还不饿,但是为了陪着柳芽,他还是顺从意思,点了一份情侣套餐,并陪着柳芽一起吃。

  年轻人长个子的时候,多吃一点几乎没有感觉,更何况情侣套餐这类花里胡哨的东西,本来就是卖个外观,实质上没有多少份量,他轻松干净利落地解决了。

  吃过早餐之后,两人没有通知艾茗诗,直接往鹊仙村方向离开。

  若是再带上那两个人,难得好好的休息,又会变成勘探鹊仙村底细的过程。

  林间骑着单车到了牛头山下,下方已经清理出一片停车场,这停车场原来是用来晒稻谷的水泥坪地,现在应该是用不上了,鹊仙村以后并不需要种田才能活下去,田里的稻谷只需维持口粮需求,每户人家大概只要楼顶一小块就足够晾晒。

  停车子锁住,柳芽下车带头往月老庙快步走去,似乎有什么急切的事情在等候着她。

  如两人所预料的那样,现在才早上八点钟,月老庙并没有外地游客。

  大部分游客都喜欢夜生活,八点钟刚起床的都叫早起,在鹊仙村租住的人也少,不可能出来活动,而本地人早已经对月老庙视若无睹,除非有必要求姻缘的时候会到这里来一趟,平时也就只有负责修葺或者打扫的人才会到来。

  柳芽在空无一人的满地金黄落叶上翩翩起舞,卷起地上落叶,像是蝴蝶一样跟随少女的动作滚动。

  “林间...”柳芽每当转圈面向林间的时候,便含情脉脉地看向他,令人怦然心动。

  她对舞蹈的理解,已经从肢体动作,发展到了神态以及精神气质的升华上面,在星海的这段时间里,她进步飞速,因为有林惊凰帮助打下的基础,在舞蹈一途上,柳芽高歌猛进,星海学院同级之中,几乎无人是她对手,哪怕是那些从小学习舞蹈的天才,都在柳芽的对比之下,黯然失色。

  林间本以为自己见识过林惊凰的舞艺,从此不会对这种伸展肢体以表达情感的艺术行为有任何的波动。

  今天的柳芽穿得厚实不说,衣服款式也挺淳朴,一身简单的秋衣秋裤,除了少女娇俏脸蛋之外,根本没有多少诱惑力,却让林间明白了什么叫做魅惑众生。

  两根小麻花辫,就像是勾魂索一样,牵着他的心跟随柳芽的动作跃动。

  幸好月老庙周围有树林掩映,不然林间敢保证,柳芽一曲舞蹈能够当场引得那群从外地来的游客蜂拥而至。

  跳完舞之后的柳芽有些气喘吁吁,但却依旧带着兴奋走到林间面前问道:“我跳得怎样?”

  林间说不上评价,对他而言算是完美无瑕吧?但是这个评语他不敢说出口,比起林惊凰,柳芽的确还有不小的差距。

  “实话实说?”

  “你要是敢说半句假话试试看?”

  “像个疯丫头...啊!你让我说实话的!”

  两人毫无理由地在月老庙前嬉笑打闹起来,互相撒着落叶,最后两人有意无意地营造出了某种契机。

  柳芽渐渐退后靠在了银杏树上,林间的反应能力早就能够让他瞬间明白到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但大脑却像是在这一刻迟钝了千万倍,一丝一毫想法都没有在这一刻诞生。

  他只要和梦里一样,朝着少女气息如兰的方向接近就好,剩下的交给本能。

  但是林间害怕这是梦境,只要亲过去,就会像昨天晚上一样醒过来。

  在梦里尚且有如此强烈的刺激,若是这种实在现实发生,又会如何?

  林间不敢想象那个结果,所以他只能忍住。

  “柳芽,我们...我希望我对你的喜爱,是发自我的内心,而非因为身体的冲动,冲动的事情,我已经试过了,若是今天再因为冲动...”

  柳芽睁开了双眼,虽然有些遗憾,却依旧满眼笑意。

  “我早就猜到你这性子,才不要在这个时候跟你亲呢,我上次一时气不过爱琳偷跑才会做出那种事,你要是以为我随随便便就能让你亲着,可想错了你的头!”她娇蛮而又可爱的宣告自己的立场,然后端正坐好,似乎刚才做出欲拒还迎的动作的人不是她一样。

  “是是是,能遇上柳芽是我三生有幸。”林间适时吹捧,然后放下了调侃的兴叹,认真问道:“柳芽你在星海,还好吧?”

  他担心柳芽会再次遇上傅清声那种纠缠不休的人,担心柳芽又会被方晓之流盯上,也担心柳芽作为公众人物,受到网络上的非议,这一切他都没有办法和柳芽分担。

  这是柳芽自己选择的路,他只能尊重她的选择,并且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即使远隔千里,他也会通过视频或者通话,给柳芽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