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封魔殇> 第859章 行侠仗义,秉持天道

封魔殇 第859章 行侠仗义,秉持天道

  越级挑战本来就不是易事,更可况还是有着这么大的差距的情况,温涛之前就斩杀了不少莫家天骄人物,现在一人独战墨家的老怪物,情况对他而言已经是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见到封晟朝着自己这边而来,感受到不一般的气息,温涛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封晟他们了。

  “求道友出手相助,帮我抵挡后面那群恶人,他们无恶不作,凶残暴戾,很危险呀!”飞到封晟的身边,温涛一脸虔诚的求救。

  实力羸弱,被仇家打死追杀,低声求援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就是丢脸,能够保住性命就行。

  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在离得老远的时候仅仅能够感知到封晟他们一伙人很是强大,但是具体实力如何并不清楚,温涛这一靠近,当即也是被吓得不轻:

  这般阵容,随便拉出来一人都能够战胜莫家之人了吧,尤其是为首的几个,一人抵莫家全部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萍水相逢,对方凭什么护自己,帮自己抵挡莫家之人,温涛他原本想着编瞎话,让封晟等人对莫家之人生出敌意,一同对抗,但是现在完全没有了这般想法:

  以封晟他们这般的实力,莫家之人在他们眼里根本不足为虑,连蝼蚁都算不上,会怕?

  封晟还没有开口说话,在温涛停下脚步的下一秒,莫家之人也是出现。

  感知到封晟这一支队伍的厉害,虽然很不得立马将温涛抓来杀了,但是莫家之人并没有选择轻举妄动,定了定神身子,站直,对封晟几个为首之人一番鞠躬行礼,模样很是谦卑恭敬,说道:

  “小的们见过诸位大人,这番阻拦你们的去路实在是罪该万死,只是眼前这人就是人间之恶魔,不除之不足以平民愤,恳请诸位大人行个方便,让我等将之擒拿击杀?”

  封晟几人虽然没有刻意将自己的境界实力隐藏或者显现出来,但是从一些气息痕迹上也能够判断出来,为首的几人那都不是他们所能够招惹的:

  封晟虚神境,林枫几个境界更高,而且看他们的模样,年纪轻轻,英姿飒爽,定然是某个超级势力下的门人弟子,不然怎么能有这般,值得他们这般对待。

  而奇怪的是队伍中一些境界高的对封晟也是非常是客气,一副为其马首是瞻的姿态,这就让得莫家的众人很是不解,但是也不敢多问。

  “怎么回事?”封晟平静的问道一句,说话间眉头微咒了一下,有着少许的不满,又尽量保持着审慎的态度,对莫家人的话有所狐疑。

  在修炼上莫家这些人根本不足以与封晟他们相提并论,但是说到人精,这就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了,封晟脸上任何的细微表情都为莫家的老怪物们看在了眼里,钢筋解释一番说道:

  “今日我莫家举行聚会,诚邀各方的英雄豪杰,论道比试,不曾想这个歹人陈词机会打死杀戮我莫家还有与我莫家交好的实力之人,差不多将我莫家年轻子弟屠戮殆尽,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呀!”

  “...”

  封晟并没有开口说话,眉头皱得波澜起伏,不满直接写在了脸上。

  封晟如此这般表现看得莫家人是一阵的欣喜,遇到了一个秉持公理之人啊,虽然擂台比武,难免死伤,双方也约定好了生死对决,但是温涛手段残忍,竟然将那么多的人斩杀,这个性质也就不一样了,

  “大人大义公正,我等替死者谢过大人了…”

  “对于他们说的,你怎么说?”没有回应莫家人,封晟看向温涛,问道一句。

  “是,就是这样,是我将莫家的年轻一辈尽数斩杀于擂台之上,不仅如此,若是今日我不死,来日我一定会将莫家所有人斩杀,一个不留!”温涛有点置气一般爽快回答封晟所问。

  温涛他不了解封晟,无法做到像林枫一般的对封晟的脾气熟稔不过,看到封晟听完莫家人说的就露出那般的表情,下意识的以为他是那种不讲事理就要主持公道,和稀泥,替天行道的烂好人,自然不会再客气了。

  “莫家之人死不足惜,当年他们莫家对我温家的恶行,今天不过是回报一二,我不死,莫家必亡!”温涛补充说道一句。

  闻言,封晟脸色依旧没有好看多少,侧过脑袋定睛看了看莫家之人,问道:

  “他说的可是真?”

  在温涛开口说出他们温家和莫家之间的恩怨的时候,莫家的老人便是一阵的不妙,现在听到封晟发问,封晟站在谁人一边,什么样的立场态度,这就叫他们拿捏不准的了,不会是个好管闲事的家伙吧?

  温家就剩温涛这毛头小子一人了,今天灭杀之就永绝后患,难道这家伙要为了他得罪自己莫家?

  “大人明鉴啊,这个恶徒手段凶残,我莫家良善之人,秉持公正的比武规则,却为他奸计说还,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侮,所以我等才亲自出手…

  大人你可不要受到他的蒙骗,对我们误会些什么才好呀。

  甚至,为了对付这个恶徒,我们还通知了有幸拜入拜神火教总部长老门下的天才后辈回来...”

  莫家之人东拉西扯,这最后一句话也才是重点,我们莫家乃是和拜神火教有联系,你做事可不要像个愣头青一般不知道轻重的才好,虽然你们这一伙来历不明之人实力是强悍,但是那又怎么样,就能够对付得了玄域的顶尖势力拜神火教?

  今天你敢出手维护这小子,也就等于是冒犯了拜神火教,吃不了兜着走,聪明一点还是将人叫出来,卖大家伙一个交情,彼此相安无事,这买卖才划得来。

  “所以,这少年所说,是真是假?”莫家之人的弦外之音封晟自然是听得出来,但是并没有在意,厉声问道一句。

  “...”

  封晟想要做些什么,莫家人顿时有了几分胆怯,不敢作答。

  “也就是说,你们默认了这少年所说的死者的喽?”

  等了许久也不见莫家之人开口说话,封晟也只能够勉为其难帮他们说了,话音落下,一束雷光在莫家人群之中蹿腾闪动,莫家的几人就这般无声无息倒下,永远沉睡了过去,应该是实在是老得不行了,这一番奔波劳累挨不住了吧。

  “大人,你可知道你此举以为着什么?

  这可是对拜神火教的挑衅,你就不怕拜神火教的打击报复,即使你实力了得,你就不担心你所爱之人会受你的连累?...”

  莫家一主事之人开口威胁说道,说这话时候其实他这心里也是非常没有底气,不过是假装威胁,假想封晟就是一个意气用事,掂量不清事情严重性的愣头青,只要自己明说了他就会放弃:

  只要封晟将他们这些人全杀了,这茫茫天下,拜神火教如何追查真凶,就是找出真凶,自己人都死了,对于他们自己而言还有多大的意义?

  而且,从封晟刚才的出手,那般手段,出身这不凡,自己这些不入流的小虾米,拜神火教真的会为了自己而得罪对方?

  是马不知脸长,还是觉得自己那张面饼似的脸很大,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搬出拜神火教来威胁我吗?

  大可不必,我丝毫不惧拜神火教,反而是他们应该怕我才对,而且你说错一句话,决定了你们的命运,死!”

  本来就很是不喜拜神火教,现在听到这些家伙拿家人威胁自己,直接犯了封晟的忌讳,本来他仅是想着主持公道一番,但人算不如天算,这些家伙注定殒命于此,狐假虎威,还碰上了一个硬茬,当真是运气差到了极致。

  封晟的身影鬼魅般从他们身旁经过,回到原处,就好像从未动过一般,莫家之人一个个的自己拿着手上的武器做了个了断。

  莫家一主事的老头子在咽气之前,仿佛听到了封晟在耳旁说道一句,我乃是流云城封晟,眼睛瞥见封晟队伍中一彩云旗帜,念叨一句,闭眼而终,

  “原来如此,确实是可笑!”

  看着莫家之人手持武器“自尽”的惨样,温涛并没有同情什么,反而觉得大快人心,只是更多的还是震撼:

  原本他面对的就是一个死局,没有想到遇到封晟竟然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变化,更惊讶的是封晟的实力,能够将莫家这一群废物斩杀并不会给人多大的惊讶;

  可怕的是那么一瞬间让得莫家之人自己抹了自己的脖子,速度之快,根本就没有给人任何的反抗机会。

  “...”

  “好了,你的危机已经化解,种因得果,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有不满莫家之言,但是这一次出手更多还是秉持天道,施与公正,你和这些人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恩怨情仇,这些我管不着,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我并不反对。

  但是我所要提醒的是,在报仇雪恨之后,劝你从善,否则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因果、杀戮永无止境。好了,你可以走了。”

  “前辈之教诲,小子记住了,定然时刻铭记,定然不会有逾越之处...”

  封晟给人的感觉还真的是怪,说是多变也谈不上,他的这般思想,以温涛这般血气方刚的年纪,讲求杀伐果断也是有点接受不了,但温涛还是躬身行礼致谢一番,不管怎么说,封晟帮了自己。

  …

  温涛走后,封晟等人继续前行,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结果,只是走了不远,封晟回看了一眼队伍,发现队伍没有将他们流云城的旗帜升气力,想着前去拜神火教讨债,这般很是不妥,之前莫家人的那惊奇表现就是一个例子,

  “把战旗拿出来,我们呀堂堂正正去圣城中州‘拜访’,不是搞偷袭,必须让人家知道,免得落人口实,说我们流云城搞偷袭...”

  “...”

  封晟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枫等人自然说过话明白,当即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