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第两千二十七章 一份白丝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第两千二十七章 一份白丝

  “我这一辈子啊,已经别无所求,就靠它们活下去了。”

  夜林痴呆似的呢喃,嘴角尚有余香,躺在花之女王幽香馥郁,又温暖怡人的怀抱里,歪一歪头,就有美味的吃食。

  波之女王波塞姆高贵雍容,身后百合花瓣似的翅膀合拢,像是母亲保护孩子般宠溺,柔软的手臂搭着他的肩膀,这孩子的饥饿,恨不得噎死,窒息自己。

  “最近一段时间,圣树泽玛库雷状态不太好,枝杈和叶片的光泽有些暗澹,没有精神。”

  波塞姆提起了圣树的事情,弥雅也用异能去看过,但得不到回应,非常奇怪,圣树的灵识比普通花草树木要高好几个档次。

  “大概是,是被希洛克威胁了吧。”夜林笑了笑后赶紧替女王解释,希洛克的特性也是能够吸取其它特殊植物的力量,不过她会以自己的方式反哺回去,过一段时间就行了。

  他轻轻转头,与波塞姆眸光对视,央求道:“麻麻,我又饿了,渴了。”

  ……

  弥雅正在认真学习卷轴的秘法,能增强植物的特性,简单来说就是辣椒更辣,毒草更毒,一些解毒草的效果也会更高。

  夜林与波塞姆牵手走出,他揉着因为大口吃肉,险些脱臼的下巴出来了,笑道:“弥雅,在这里生活还习惯么。”

  有点俗气的开场搭话。弥雅回过神,点头开心道:“很好的,梦想中的乐土,安宁自在,无拘无束。”

  弥雅小脸笑容灿烂,但内心却有疑惑,因为她展开卷轴学习秘法才半个小时左右,夜林就已经和波塞姆大人一起出来了。

  她虽然天真烂漫,与自然亲和,但又不是什么都不懂,波塞姆大人风姿绰约,端庄高贵,丰满成熟的体态堪称魅惑众生,见之发狂。

  吐槽一点说,夜林“死”在波塞姆大人的寝宫她都不意外,才区区半小时呢。

  弥雅还不知道她在宫外研修卷轴才半时,宫内的时间差异,已经一周的时间过去了。

  “就是,麦瑟不会住在这里。”弥雅声如银铃,有点闷闷不乐,好闺蜜一直都在忙。

  麦瑟回来了,也来泰波尔斯看过她,但是未有久居的打算,作为异能者的首领,麦瑟很有责任心,一直为异能者的未来而谋划。

  泰波尔斯是一片净土,异能者的素质却是良莠不齐。

  “相信都会好起来的,就和以前的鬼手患者一样,接纳需要一个过程。”夜林安慰,然后视线穿越遥远,看到了在魔法阵旁等待的小素。

  在夜林道别后,弥雅打起精神,把秘法卷轴给老师波塞姆看。

  “咦,老师,你肩膀上有字哎,正正正……?”

  ————

  “小素,你是特地等我的么。”夜林感动,泣不成声,哽咽道:“你果然心里有我,我们回去就结婚,户口本多一页,孩子跟你姓。”

  天空浮岛的边缘云雾缭绕,百花齐放,亭亭玉立的少女一身红白锦裙,清丽脱俗,如诗如画,在等候着一人,

  小素已经逐渐习惯了他死不正经,脸蛋清纯,平静从容,道:“我是在等你,你不是说,有一道魔法奥秘至高至简,蕴含元素真意么。”

  眼看小素这么认真纯净,反而让夜林觉得不太好意思了,她如水晶般明净无瑕,又似独自立于高山的奇花,凌寒盛开。

  “我们先回去吧。”夜林拉着她细嫩的手腕,穿越空间之门,抵达赫顿玛尔庄园。

  “还有,你能不能给我介绍元素女神普希亚。”小素瞄了一眼房间,桌椅摆放都很熟悉,这分明是自己的房间,他已经强大到精准落位的地步了。

  “小素的请求,当然可以!”夜林满口答应,然后举起一根手指:“谢谢惠顾,一份白丝。”

  一份白丝和一次踩背基本上是同等的,小素指了指地板,趴下吧。

  但她忽然有点愣住,不知不觉之间,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和变态老师的相处模式,愈发自然娴熟。

  “地板很凉的,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你的老师。”夜林整个人往前趴倒,直挺挺的摔进小素的闺床,被褥,枕头,床单,都是让人陶醉的味道。

  “小素,你好香啊,有兰花的味道。”

  “是洗衣液的味道吧,去泰波尔斯之前都是洗过,然后晾晒干放起来的。”小素微微蹙眉,脱掉自己的白色舞蹈鞋,她才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花香的体质。

  不过麦露和花之女王一个清香温暖,一个芬芳馥郁,尹米巫也有澹澹的蔷薇花味道。

  小素身轻体柔,白丝包裹的玉足温暖柔软,踩在背上的力度不轻不重刚刚好,换做阿鯮踩背的话,小心肋骨。

  “你所谓的至高至简元素奥秘,到底是什么,别卖关子。”

  她还是很信任夜林的能力的,无论是其境界,还是创造力,都是首屈一指的顶尖,否则也不会随随便便给他踩背了。

  “小素,你学坏了啊,奥秘和介绍普希亚给你认识,这是两码事,要两份白丝,你想先哪一个?”

  他知晓的,元素女神普希亚应该也一样知晓,选普希亚肯定稳赚不赔,但是人家是高贵的女神,又不是街熘子奈雅丽,真的能说见就见嘛。

  就好比拜访贵族,名流,需要提前送上拜贴,预约时间。

  一杯现在就能解渴的水,和等一段时间的一大瓶饮料……而且,普希亚大人也不一定收自己为徒吧。

  “小素,你犹豫了,我知道,这就和只穿衣服不穿内衣,和只穿内衣不穿衣服的两位美少女,哪个更戳人一样,非常难以抉择。”

  夜林侧脸枕着小素的枕头,惬意到眯起了眼睛,有空试试尤夏的踩背吧,尹米巫不行,因为小魔女会召唤疯熊坠击,腰都要踩断了。

  “你这算哪门子比喻。”小素跺脚,让你不正经。

  “我的腰,肾,你踩着了!”

  ……

  “小素,假如我说,各种浩瀚的元素力量,雄伟如海,能够以混乱却又平衡的形式存在,你信么?”

  “不可能。”

  混乱与平衡本就是反义,是一种对立,这就跟“五彩斑斓的黑”一样莫名其妙,违背常识。

  比如第六元素的创造,就需要使用者以强悍的精神力,把四种元素达成绝对均衡的一点,从而诞生出新的元素。

  稍微有一点干扰混乱,就会功亏一篑,甚至伤及自身。

  夜林未睁开眼睛,笑道:“打个赌,我不干涉,就能有我说的元素状态,你信么?”

  “元素力量雄浑,你不干涉,混乱又均衡,……好!赌什么。”小素眼眸发亮,隐隐觉得这是一次契机,自己或许真的能有收获。

  “我输了,我直接带你去见普希亚,我赢了的话,一份……”

  “丝袜是吧。”

  小素抿唇无奈,和老师认识交往也挺久了,他对自己白丝的执着算是有目共睹,有时候,她自己会在房间偷偷抚摸丝袜,这到底有什么好的啊,就因为自己穿过。

  “不是,我想要一份……脸蛋亲亲。”

  谈好了条件,夜林一骨碌爬起来,抓着小素的香肩,目光如炬,道:“从你的手心诞生一缕火苗,到一方世界的火山熔岩,辽阔宇宙的炽烈恒星,元素在其中是不同的表现形式,只要你的心也要和世界一样无限,就可以容纳下平衡又混乱的无限元素。”

  准确来说,夜林算是作弊了,因为从手心到世界的这则元素奥秘,其实是芮兹的超越一步,他们互相交流过,现在借花献佛给小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