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741章 祭寿元,斩神尊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741章 祭寿元,斩神尊

  破风宗,议事大殿。

  “拜见主上!”

  大殿之上,冰尘坐于上首之处,金怜之、南宫翎儿奉于其身旁,皆如出鞘利剑,让人心生寒意。而在其下,破风宗宗主俞仲,副宗主慎弘,笙族笙叩、笙候皆在其内。

  “免礼。”冰尘说道。

  下方四人起身,却未敢抬头看向冰尘。

  “从今以后,你破风宗与笙族,皆为我浮生宗附庸,为我守住这破风域,待我将来归来之日。”冰尘说道。

  闻言,下方四人再度躬身一拜。

  “属下遵命!”

  冰尘点头,神色不怒而威,目光在下方四人身上一一扫过,看得四人皆心惊胆战。

  “俞仲、慎弘,本座此番饶你二人不死,可勿要让本座日后觉得你二人不堪其用,否则你二人知道后果。”冰尘冷声道。

  听到这话,俞仲、慎弘赶紧扑通跪地,神色紧张道:“属下二人定竭尽全力,不负主上所望。”

  “很好。”冰尘说道:“若是你二人日后让本座满意,还你二人自由也未尝不可。”

  闻言,俞仲、慎弘赶紧再度对冰尘叩首一拜。

  “我等定誓死效忠主上。”

  目光看向笙候、笙叩,那锐利又冰冷地眼神,吓得二人心里打颤。

  “你二人,此前愚昧不仁,险些将本座弟子推往万劫不复之地。”冰尘说道。

  噗通!

  听到这话,笙候、笙叩吓得直接扑通跪地,冷汗唰的直冒。

  “若非看在漓儿面相,早在之前,你二人便已身首异处。”冰尘冷声道。

  “属下知错,属下愚昧!”笙候、笙叩同时叩首一拜道。

  目光冰冷地看着二人,稍作沉吟,冰尘冷声道:“以前的事,本座便不予追究,从今以后,你笙族若敢再行类似之举,定不轻饶。”

  话语之中,夹杂丝丝杀意,吓得笙候笙叩又是一颤,跪伏在地,不敢动弹一下。

  沉默几息,冰尘说道:“起来吧。”

  听到这话,四人相互打量一番后,才小心地起身。低着头,微微弯着腰,四人根本不敢看向冰尘。

  “笙族重建之事,你四人自行商议,那风清宗便是一处不错之地。”冰尘说道。

  闻言,四人赶紧再度躬身一拜道:“属下遵命。”

  话及此处,冰尘挥手之间,又一道身影出现在其身旁,随之赶紧单膝跪于其身前。

  此人,正是之前冰尘在雷渊之时,收服的那天一宗神王后期强者。

  “鹭蛊,从今以后,你便是笙族护族之人,若笙族有何闪失,拿你是问。”冰尘寒声道。

  “属下遵命。”鹭蛊道。

  见状,下方俞仲、慎弘对视一眼,皆暗暗一叹。而笙候与笙叩则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

  “这破风宗,本座不会逗留太久,不日便会......”

  轰!

  也是此刻,一股杀意冲击而至,在场之人,包括冰尘自己,心里都是瞬间一寒。

  紧接着,漫天绿光席卷而至,瞬间便将破风宗所在,方圆上百里覆盖。

  “领域!”

  冰尘等人齐齐一惊,目光立刻看向破风宗山门方向,恍若能穿透虚空,径直落在了一道浑身绿光的身影之上。

  “是她!”冰尘眉头一皱。

  “神尊!”

  俞仲等人则神色大惊,看向山门之处,眼中明显有着丝丝恐惧。

  冰尘起身,一个瞬移从大殿消失,当其再度现身,已来到高空,与那到来之人远远对峙。

  见状,金怜之与南宫翎儿赶紧跟上,一左一右站于冰尘身后。而俞仲、鹭蛊等人则在相互对视之后,也无奈地踏出大殿,来到了冰尘身后。

  也是此时,冰尘所在华光一闪,冰月兮现身其身旁。

  目光看向远处那浑身绿光之人,冰月兮眉头微皱。

  “小子,可让本宫好找啊。”远处那人寒声道。

  当其话音落下,已瞬移到了冰尘等人数十丈之外。

  冰尘神色略显凝重,沉声说道:“看来当初我是送了你一份机缘啊。”

  “机缘?”对面那人嘲弄道:“也是,倒也多亏了你不远跨界将那尸体送来,本宫才得以凝练出万毒之体,否则此番即便借助这雷渊,本宫或许也不一定能突破神尊。”

  冰尘冷冷一笑道:“这么说,你是赶着来谢我的了。”

  “谢?”对面那人寒声嘲弄道:“不错,是准备谢你,本宫观你体质倒也不一般,将你炼成万毒血尸想来倒也不错。”

  冰月兮目光一寒,上前一步,寒声说道:“区区初期神尊,也敢在此放肆。”

  冰尘一惊,赶紧看向对面那人,寒声道:“璘毒,就此离去,或可留你一命。”

  “哈哈哈哈!”对面之人大声讥笑寒声道:“你算什么东西,本宫弹指之间,便可......”

  轰!

  其话音尚未落下,一股寒意便轰然震荡。

  目光看向冰月兮,璘毒眉头一皱,竟生出几分寒意。

  “兮儿,不可!”冰尘赶紧说道。

  只见冰月兮掐诀间,一道寒光冲天而起,击破苍穹,直入虚空深处。

  见状,所有人皆面露惊色,即便那璘毒也不例外。

  “这压迫!”

  “不好!”

  璘毒一惊,抬手一掌便向着冰月兮轰出。

  “兮儿!”

  见状,冰尘、南宫翎儿与金怜之当即身形一动,刚欲挡在冰月兮前方,便被一道寒力拦住。

  冰月兮抬手间,极寒之意轰然席卷,一道光幕瞬间凝聚,将所有人护在其内。

  轰!

  剧毒掌印轰然而至,狂猛冲击轰然震荡,冰月兮一口鲜血喷出,光幕寸寸碎裂。

  冰尘等人大惊。

  “吾,天地冰魄神尊,祭千年寿元,借本尊之力,天地屏障,开!”

  只见冰月兮掐诀间,一道寒光再度冲天,几乎在其话音刚落,极寒之力顷刻顺着寒光垂落,将冰月兮笼罩其内。

  瞬息之间,方圆百里顷刻冰封,俞仲等人快速化作冰雕,甚至毫无反抗之力。

  见状,璘毒当即面露惊色,再不敢丝毫大意,更不敢丝毫犹豫,一个瞬移,直奔冰月兮杀去。

  破虚剑冲天,冰月兮弹指之间,携极寒意境,向着璘毒轰然斩去。

  寒光惊天,虚空斩出骇人涟漪,璘毒尚未临近,便赶紧后退,匆忙应对。

  轰!

  寒光斩至,璘毒一声惨叫,倒飞而出,身在半空,血雾狂喷。

  冰月兮挥手间,所有血雾化作冰晶,尽数轰击璘毒其身。紧接着,其一个瞬移,逼近璘毒近前,破虚剑寒光一闪,璘毒拦腰被斩。

  又是一声惨叫,璘毒面露惊骇。

  “不可能!”

  目光冰寒,看向璘毒,冰月兮寒声道:“区区蝼蚁,敢动本宫夫君,死!”

  话音一落,破虚剑寒光惊天,摄人心魄,下一瞬,璘毒整个肉身四分五裂,随之顷刻被冰封,被冰月兮以寒力禁锢。

  并未停下,冰月兮抬手间,隔空一指点在璘毒眉心,魂力涌动间,璘毒当即一声惊恐大叫:“不!”

  轰!

  魂力一震,璘毒当即晕厥过去,紧接着,其元神便被禁锢而出,被冰月兮以寒力冰封。

  如此一幕,吓得不远处已经化作冰雕的鹭蛊、俞仲等人已是惊骇不已。

  秒杀神尊,且对方毫无反抗之力!

  “天地冰魄神尊!”

  “她是,冰魄神尊!”

  冰月兮隔空弹指间,所有人冰封瞬间解开,冰尘第一时间一个瞬移来到冰月兮身边。

  “兮儿!”

  冰月兮微微摇头,随之目光便冰寒地看向了远方某处,一个瞬移而去。

  远处,窥视着这里的一道身影见状,心里当即一寒,不加丝毫犹豫,转身便跑。

  然!

  三道寒芒瞬间而至,那人大惊,反手一掌轰去,可下一刻,其便一声惨叫,向着地面坠去。

  尚未落地,其便化作冰雕,刚运转力量将冰封震碎,冰月兮便已杀至。

  “冰魄大人手下留情!”见冰月兮一脸冰寒地向着自己走来,那人赶紧说道。

  “是你!”

  也是此时,冰尘赶至,看向那人眉头微皱。

  此人,冰尘见过,郝然便是在雷渊那祭台小世界内,被血刹收服的那神尊强者。

  见状,那神尊又赶紧对冰尘躬身一拜道:“冰尘公子,老夫奉血刹大人之命,暗中保护公子,还请公子为老夫求情,饶老夫一命。”

  冰尘目光一冷,寒声道:“奉命保护我?”

  那神尊明显有些心虚。

  “方才那璘毒对我出手之时,你在何处!”冰尘寒声喝问。

  “老夫......”

  那神尊语塞。

  铮!

  破虚剑寒光一闪,下一刻,那神尊一声惨叫,只见其一条手臂顿时坠地而去。

  “去告诉血刹,本宫的人,她若敢打主意,照杀不误。”冰月兮寒声道。

  那神尊额头瞬间冒出冷汗,赶紧对冰月兮一拜道:“老朽记住了,记住了!”说完,不敢丝毫犹豫,抓住自己那条断臂便匆忙离去。

  不多时,破风宗,议事大殿上空。

  当冰尘,冰月兮刚一现身,一众人齐刷刷跪伏下身。

  在场之人,除了金怜之与南宫翎儿,无一不是战战兢兢。

  冰月兮抬手间,冰魄之界解开,随之一枚冰玉飞出,悬在了俞仲前方。

  “若是以后有冰魄神宗之人来此寻本宫,便将此玉交于他。”冰月兮道。

  俞仲颤颤巍巍地接过玉简,赶紧领命。

  ......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