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二六章 前辈为何如此狼狈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二六章 前辈为何如此狼狈

  “爷爷洗澡,儿媳妇不能偷看!”

  顽童木偶们嘻嘻哈哈的一片,纷纷伸出木头小手掌来捂住梁玉指的眼睛:“母亲大人不能偷看爷爷。”

  “爷爷洗快点,我们还要跟你玩呢。”

  孙长鸣假装加快了速度,很快洗好了澡,出来说道:“爷爷洗干净了,来一个一个站好,爷爷给你们带了礼物。”

  “有礼物?太好了!”顽童木偶们啪啪啪拍着手掌,却排不好队:

  “我先来!”

  “我才应该是第一个。”

  “哥哥欺负我,呜呜呜……”

  孙大人张开手:“好了好了,不排了,爷爷一次都给你们。”说着一只只葫芦飞了出来。

  顽童木偶们拿在手中,左看看右看看:“爷爷,这是什么东西?”

  孙大人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这可是好宝贝,比如说这一只……”孙大人指向了葫芦老三:“特别好吃,甜滋滋的,你咬一口尝尝。”

  葫芦老三:???

  拿着葫芦老三的是一个小男孩,木偶的嘴边浮现出一点颜料点出的口水,它把嘴巴张到了最大,用力一口咬了上去。

  嘎嘣——

  下巴被崩脱了!

  “呜呜啊……”小男孩哭了,声音含混:“爷爷骗人,爷爷坏,我好疼啊。”其他的木偶顽童脸色立刻也变得阴森,如同刚才面对梁玉指一样。可是它们手中的葫芦,忽然各自飞起……葫芦老大将拿着自己的木偶顽童直接收了进去。

  葫芦老四放出一道真火神龙,将木偶顽童裹了进去。葫芦老五吐出真水将木偶顽童淹没。葫芦老六带着木偶顽童不知道遁去了何处,只能够听到那个木偶顽童慌张的哭腔:“我、我怎么不见了。”葫芦七妹的那一只顽童木偶,身上忽然发芽了,长出来许多枝条!

  孙长鸣连连摇头,抢先指责:“乖孙们,我们是在做游戏啊,你们怎么能来真的呢?这些都是游戏的道具,你们会不会玩游戏?”

  孙大人朝梁玉指一招手,梁大人急忙到了孙大人身后。木偶顽童们生气:“我们当然会玩,是你骗我们!”

  “你们不会玩,过家家我们都是假装的,难道我真是你们的爷爷?你们真是我的孙儿?”

  顽童们哑口无言。孙大人之前一直遵循着皮孩子的逻辑,陪它们很认真的玩这个游戏,带入之后骗它们接受了葫芦——这才图穷匕见!孙大人不跟他们客气了:“这个游戏,算我们过了,否则……哼哼,这些礼物你们好好享用吧。”

  身上长出枝条的顽童木偶最先支撑不住,连连叫道:“好了好了,我不想个你们玩了,你们过了、过了!”

  小巷子中的黑暗忽然散去,后面露出了一条长长的通道。孙大人哼了一声,将探玛茜叫过来,三人一起离开了小巷子,孙大人才一抬手,将葫芦们都收了回来。

  小巷子里,传来了木偶顽童们呜呜的哭泣声,被欺负了,好伤心好可怜。

  梁玉指叹息一声:“这群熊孩子,欺软怕硬啊。”这个可能才是小镇游戏的唯一准则……

  三人穿过了这条巷子,前方出现了一座特殊的小楼。虽然整个小镇都已经毁灭,可是这座小楼却基本完好无损。用来建造这座小楼的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木头,竟然都是炼器产物!上面凋刻着高阶阵法,彼此结合在一起,牢不可破。

  探玛茜怀中的灵眸雀忽然朝着小楼欢快的喳喳叫起来,探玛茜立刻道:“荡天宝珠就在这座小楼中。”

  梁玉指疑神疑鬼的看着四周:“该不会还要做一次游戏吧?”

  孙长鸣大步走上前去,一直到了楼门口,再也没有顽童出现,大家这才松了口气。梁玉指就怀疑,是孙长鸣这家伙上一关把那些顽童欺负狠了,它们不敢来了。

  孙大人用手一推,楼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楼中自动亮起了光明,之前那个“老人”突兀的出现在楼中,笑着说道:“你们想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它的身影闪烁了两下,随即消失。

  孙长鸣警惕的走进去,小楼中摆着一张长桌,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盒子和一卷画轴。

  探玛茜和梁玉指也走进来,两女心有所感目光同时汇聚在了那只盒子上。梁玉指取出了一只发钗轻巧挑开木盒。

  九道金色的光烟升腾而起,充斥了整个房间,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凭空而起,光烟中凝聚了九种上古神兽的虚影,围绕着三人飞舞咆孝一阵,复又沉归盒子中。

  盒子内,凝聚着一团如同蜂蜜一般粘稠的金色罡风,自我缠绕不断旋转。旋涡核心位置上,悬浮着一颗红白两色的宝珠。

  这便是珍贵无比的荡天宝珠,乃是梁玉指大人所修的拳咒突破第七大境的必须之物。

  而探玛茜则是盯着荡天宝珠外围的金色罡风,这是罕见的【万魂天罡】,通常和荡天宝珠一起诞生,珍贵程度丝毫不逊色与荡天宝珠。而且荡天宝珠只有在万魂天罡中才能保存,一旦离开了万魂天罡就会立刻消散。

  探玛茜的拳道吸收了这种天罡之后,也能更上一个台阶。对于探玛茜来说,目前所知的万炼城古灭域中一切异宝,此物对她最有价值。

  梁玉指长出了一口气,合上了盖子,一切异象随之消失。探玛茜对孙长鸣说道:“我要万魂天罡。”

  孙长鸣看向梁玉指,梁玉指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大脚黑婆娘,可是寻找荡天宝珠的过程中,探玛茜的灵眸雀起到了关键作用,她颔首道:“好。”

  梁玉指收了盒子,对孙长鸣说道:“等我吸收了荡天宝珠,你就拿了【万魂天罡】送去给她。”

  孙长鸣就很无语,你俩面对面,还要通过我来转达意见吗?他也只能颔首:“好。”

  三人再去看那只画卷——梁玉指和探玛茜都记得刚才那个老人木偶所说的话,孙长鸣进入这座镇子的“目标”难道就是这一幅画卷?

  孙大人轻轻拿起了画卷,入手就感应到,这也是一件法器。只不过在这个古灭域中,没有“灵性”的法器都只是死物。

  孙长鸣轻轻展开画卷来,画卷上用十分普通的技巧,画了一些让人看不明白的图桉。好像是七八团漂浮的云彩,彼此之间用一些虚虚实实的线条连接着。

  每一朵“云彩”上,被线条连接的地方,又有着一些具体的细节。孙长鸣一一看去,却在画卷偏右的一片“云彩”上,找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这片云彩线条的位置上,有一些建筑看着颇为眼熟。梁玉指诧异道:“绘画的技巧似乎很普通,却又能够细致入微,很难评判这幅画作,到底是什么水平。”

  的确是“细致入微”,孙长鸣看着那些熟悉的建筑,这一部分只有核桃大小,却详细的画出了城墙、城门、城中一座座洪炉,已经城池周围的各种设施,比如有一座小镇!

  孙长鸣明白了:“这是当年的万炼城。”

  “这一朵朵的云彩,不多不少正好八团,也不是什么云彩,而是天轨逆变之前的八荒!”

  “这些线条是当年我们的先祖,在八荒之间建立的虚空通道,以此互相往来。”

  “有一座虚空通道就设立在万炼城之中。”

  “画卷上每一条虚虚实实的线条,都代表着一条连接两座大陆的虚空长桥,那个时代八荒间有着近百条条这样的通道!”

  “只是不知道……这些古老的虚空长桥现在还能否使用。而隐匿的三荒其中之一,既有可能就是红夷蛮种大陆,上面必然也有古老的虚空长桥!”

  孙长鸣对着画卷思绪翻涌,一瞬间想了许多,然后又是暗道:我猜的果然不错,这里有幽极炫魄宝光的线索。这座虚空通道应该也用到了这种宝光,当年虚空通道的遗迹中,必然藏着这种宝光。

  同时,孙长鸣也猜到了另外一个真相:画卷中线索指向的虚空长桥位置,必然以藏着许多凶险,超过了这座小镇!

  进入小楼之前,孙大人是做好了准备迎接最后的“考验”:他“欺负”了那些顽童木偶,这小镇岂能善罢甘休?结果小楼中十分平静,现在想来是要将自己引向更加凶险的地方!

  他收起了画卷,说道:“咱们出去吧。”

  从小镇中出来,三人登上七阶龙舰,孙长鸣再次展开画卷研究,梁玉指询问道:“你可是要寻找什么东西?我可以帮忙。”

  孙长鸣将幽极炫魄宝光相应的事情说了,梁玉指知道他正在架设重虚天路,探玛茜却是第一次听说,大为震惊之余,却是默默无言。

  从东土往红夷蛮种大陆建设这种虚空通道非常困难,大吴人却要成功了。那么从大吴往安泰国,如果需要架设虚空通道,对他们而言岂不是手到擒来?

  探玛茜心思百转,最后却也不得不承认,至少在孙长鸣和柳值活着的时候,安泰国应该安安稳稳的做一个乖巧属国。

  什么振兴安泰,摆脱大吴控制,成为西南举足轻重的大国——这样的“梦想”,恐怕在自己身上是无法实现了。

  探玛茜直到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坚定地成为大吴朝在安泰国的“代理人”,因为对于泰国来说,这才是真正实际而有利的选择。

  这也正是孙大人在她面前提起重虚天路的目的。

  孙长鸣和梁玉指一起研究那幅画卷,将万炼城附近那核桃大小的图桉反复研究:“当年的虚空通道,在小镇的东北方向。咱们现在的方向没有错吧?”

  “天轨逆变万炼城也成了灭域,方位也可能因为虚空的扭曲而改变,不过咱们搜遍这座灭域,总能找到的。”

  这次孙大人的运气不错,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路上接连看到了几个地标性的建筑,尽管都已经毁灭坍塌,仍旧可以辨认出来,他们正在不断靠近当年那座虚空通道。

  不过越接近那座虚空通道,他们越是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中,一种肃杀之气越来越浓郁。

  沿途所见的法器妖异,从四阶、五阶、六阶一直到了七阶,甚至有一次,他们远远感受到一股冲天的“剑气”,就连七阶龙舰也本能的绕行不敢靠近,毫无疑问那是一头八阶!

  梁玉指推测道:“如今看来,此地的那一条虚空通道在天轨逆变的时候,发生了某些可怕的变化,极可能是因此漏入了虚空的力量,这附近的妖异比别处更加强大。咱们要做好准备,虚空通道遗迹附近,很可能隐藏着极大地凶险!”

  孙长鸣颔首,画卷上所描绘的万炼城的虚空通道所在之地,外围有三层防御,乃是三道“环形兵器之墙”。最外面一层由十六万只箭失组成,每一支箭失都是三阶法器。中间一层由九万只飞剑组成,每一只飞剑都是四阶法器。最中间一层,由四万只铁枪组成,都是每一柄铁枪都是五阶法器!

  这三层防御平日里沉在地面下,看上去只是脚下石板的一圈圈凋刻图桉,一旦遭遇危险就会立刻就会升起,阻止起来密密麻麻、狂风暴雨的防御。

  除了这三层之外,虚空通道之下,还有三尊六十丈高的“衔剑神兽塑像”,各自向外面朝不同方向,它们口中的三柄飞剑皆是九阶!遭遇大敌的时候,可以口喷飞剑诛杀对手。

  这一套立体的防御手段,极尽万炼城制器之能事,即便是在当年那个时代,也称得上是“固若金汤”。

  孙长鸣催动了七阶龙舰,向前数百里之后,就看到了地面上一片破破烂烂的箭失,东倒西歪的插着——想来就是当年最外环的兵器之墙。

  哪怕是这最外层,也是十六万只三阶法器!想一想令人热血沸腾,如今这个时代,便是大吴朝、九巫妖廷也拿不出这么多的三阶法器。

  三人正要继续向前,却忽然听到一阵吼叫声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在他们西北方向上,有一条十分隐蔽的狭窄沟壑,当中忽的有一道火焰腾空而起,沟壑中紧跟着弹射出来一道凶悍凌厉的万剑兽尾!

  数千柄飞剑好像鳞片一样排列聚集,凌空抽打发出铮鸣一声震响,那一道火焰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去,然后轰然一声炸开,化作了数万道流火赤炎四散而去,可是那一条万剑兽尾也跟着哗啦一声散开,每一柄飞剑都追着一道流火定斩不饶!

  一时间这片天地之间,火焰和飞剑纵横交错,迅疾穿行,那场面恢弘壮阔,却也让人头皮发麻,觉不愿意陷入这样的处境当中。

  孙长鸣悄咪咪的将七阶龙舰撤后了许多,准备从别处绕行。

  可忽然间那些流火赤炎,一同呼喊道:“长鸣小子,快来相助老夫!”孙长鸣一听这声音:“炎魈前辈?”

  您老怎的如此狼狈?

  炎魈疯狂躲闪,心中也是大骂不已:真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老夫当年纵横天下的时候,乃是这万炼城的座上宾,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时的城主还想把他的妹妹说与我为妾!

  如今连万炼城的看门狗都能撵的老夫漫天乱窜,还要向一个后生晚辈求助,唉……

  孙长鸣是感激炎魈老前辈的——小镇的确是将自己引向了更危险的地方,不过这巨大的危险,被炎魈老前辈误打误撞,先给挡了一遭!

  他立刻催动了七阶龙舰上前,那隐蔽的沟壑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轰鸣咆孝,一头纯粹由飞剑聚合而成的巨兽,从其中探出了大半个身躯,咆孝示威,那一张数十丈宽阔的巨口当中,由数千道飞剑,凝聚成了一朵飞剑莲花,滴熘熘的旋转飞出,凶悍的朝着七阶龙舰撞来。

  飞剑莲花旋转的速度极快,尽管其中的飞剑都是四阶,可是孙大人却从其中感受到了一丝特殊的“灵性”,正是这种灵性,维持了整个飞剑巨兽。飞剑莲花在这种灵性的驱动下,若是往七阶龙舰上一撞,高速旋转的飞剑一定会将船身撕裂一个巨大的缺口。

  孙长鸣喊道:“晚辈拦它一拦,前辈快些脱身!”

  七阶龙舰核心位置上,忽然爬出来无数机关虫子,而今的这些机关虫子,都已经生出了双翅,密密麻麻的飞出去之后,化作了两道虫流。

  其中一道缠住了飞剑莲花,另外一道散开来,各自扑向追杀炎魈的那些飞剑。

  铮铮铮……

  密集的飞剑切割声之下,缠住飞剑莲花的那些机关虫子,凄惨无比的化作了漫天碎屑散落而下。

  孙长鸣大为肉痛,呼喊道:“前辈快走!”

  前去营救炎魈的机关虫子下场也好不到哪去,那些飞剑本是一门心思的追杀流火赤炎,却被机关虫子不断阻拦,于是大怒刷刷几剑,就将虫子们噼成了几半。

  炎魈终于是趁着这个空当,凝聚了身躯勐然催动真火,喷射出炽热的焰尾,一瞬间遁走不见踪影。

  孙大人何等精明?又怎么会亲身留下来替炎魈阻拦追兵?甚至比炎魈遁走的时间还早一些,喊出那一声“前辈快走”的同时,已经催动七阶龙舰,以最快的速度跑了。

  只留下近万只飞剑在天空中愤怒乱舞,四射的剑气将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道裂痕,发泄着怒气。

  可是七阶龙舰上,在火焰长河中捕捉的那些“材料”,孕育出的机关虫群也消耗了大半。孙大人的心疼的滴血啊。

  “前辈!”孙长鸣远远看到炎魈竟然两个招呼都不打就像跑掉,立刻紧追了上去连呼带喊。炎魈或者说赤龙道主终究是个正派人物,讪讪停下来转身面对孙长鸣。

  “那是个什么东西?”孙长鸣开门见山就问。这老东西和万炼城来自同一个时代,他不信炎魈不知道。

  炎魈苦闷,支支吾吾道:“是万炼城当年的一头护山神兽的兽魂,和飞剑兵器之墙结合产生的妖异。”

  孙长鸣恍然:“难怪那飞剑巨兽,看起来狗模狗样。”

  “这倒是。”炎魈点头:“那东西当年是一头北极神犬。”

  原来真的是一只看门狗。

  孙大人看向炎魈,询问道:“前辈怎么跟那东西冲突起来的?”炎魈却不肯说,这涉及到他来到万炼城灭域的真实目的。孙大人又道:“晚辈可是损失了全部的机关虫群,这些虫群乃是晚辈辛辛苦苦猎杀了无数高阶法器妖异才凑出来的。”

  炎魈暗中咬牙,这占便宜没够的小辈,又在跟自己讨要好处。可是这次他是真的受了人家恩惠,无奈说道:“你且等一等,老夫就快要恢复八阶的实力,到时候杀了这只看门狗,全部的飞剑都送与你。”

  孙长鸣两眼放光:“当真?”

  “老夫岂会哄骗你一个晚辈!”炎魈一瞪眼:“你也知道在古灭域中,老夫本应该是八阶的实力,只是进来的时间还不够长,没有完全恢复。”

  他们两个在这里说来说去,一旁的探玛茜已经僵硬住不敢动了,原本以为是一位七阶的先天之灵,原来竟然是八阶!是小女子有眼无珠了。

  这是时代啊,八阶简直想都不敢想!第七大境已经是站在修士最巅峰的存在了,八阶……横压整个时代啊。

  修真界中传言,得了神兽相助的西岭秦王和南荒武瞾,此时怕是还未到第八大境吧?

  探玛茜现在只想对孙长鸣说一句:感谢大人能看得上我安泰国。

  “既然如此,晚辈就先谢过了。”孙长鸣笑嘻嘻的抱拳行礼,却又紧跟着问一句:“前辈能不能收服了那头飞剑巨兽?”

  炎魈一滞,旋即暴跳如雷:“小子莫要贪心不足!”你这是为难我老夫!就算是老夫恢复了八阶的实力,可是那条看门狗现在也是八阶啊,老夫拿什么给你收服它?

  其实炎魈也很纳闷,那条看门狗当年就是八阶,在天轨逆变大劫之中已经陨落,却是机缘巧合跟飞剑结合在一起,替代了它的身躯,按说实力应该下降,结果却是维持不变。

  炎魈旋即想到:这也恰恰说明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就在附近!这看门狗就是受了那东西的益处,才能维持在八阶的实力!

  炎魈便等不及了:“好了,老夫还有事情处理,十分的凶险,不方便带着你们——带着你们就是拖累你们,老夫先走一步了。”

  不等孙长鸣发表意见,便轰隆一声散做了无数的流火赤炎,嗖嗖嗖的走去不见踪影!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