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二九章 第二条路线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二九章 第二条路线

  万炼城化作了一片凶险的古灭域,处处诡异。只剩下了无数法器,当年的器师不见踪影。

  半晌之后,炎魈才走出了这种情绪,他又指着九龙炼天炉的那个气泡说道:“你们靠近些再看看。”

  孙大人三个凑上前去,透过了气泡往里面仔细一瞧,不由得笑了,只见那只三足双耳鼎中,懒洋洋的躺着一个小人参娃娃一样的东西。

  这小家伙还没有完全褪去人参的样子,半人半根须的模样,只不过和人参相比,它全身是一种非金非玉非石的状态,却又似金似玉似石。它舒舒服服的躺着,两根小胳膊枕在脑袋下面,睡得正是香甜。

  “这就是南极宝根?”

  炎魈颔首:“老夫要找南极宝根,你要找幽极炫魄宝光,原本不相干的两种宝物汇聚到了一处——原来是这小东西已经有了灵性,自己挪动过来,找了个新家。这九龙炼天炉,对它来说的确大有裨益。”

  说话间,老前辈探出一根手指来,指尖有一丝丝真火的力量蔓延,就要戳破了气泡,捉住这小东西:“此物与老夫属性相合,得了之后对老夫大有益处。”

  孙大人总觉得老前辈没说实话,这南极宝根,以及所谓的【东土四极】一定非同小可。但孙大人也很清楚,自己就算是追问,炎魈也不会说的。

  炎魈在诛杀神雷巴蛇之战中,的确居功至伟,孙大人信守承诺不会跟他争抢这宝物。

  那些真火力量触碰到了气泡,匪夷所思的事情又发生了,明明看上去一戳就破,可是气泡却泛起了一层层涟漪,竟然是轻而易举的就挡住了炎魈的真火!

  “嗯?”炎魈惊讶一声,不断增加了真火的力量,心中却有不祥的预感:老伙计们,我怎么觉得,你们又要坑我了!

  炎魈的真火之力始终无法刺破气泡,老前辈一怒之下举起了火杖,其中一道八阶真火凝聚成一枚火刺戳了下去。

  气泡上的涟漪越发密集,却还是完好无损!

  “气煞我也!”炎魈暴跳如雷,想一想从进入万炼城古灭域开始,看门狗、巴蛇、铁门,再到这里的气泡……老伙计们你们对付外人如何我不知道,对付老朋友那真是相当在行!

  炎魈再次怒吼,火杖中三种八阶真火一起放出,全部灌注到那一枚火针上,气泡连连晃动,涟漪不停泛起,里面的南极宝根也被惊醒了,小东西从九龙炼天炉中翻身起来,一双乌熘熘的好像黑曜石般的小眼睛,惊恐地朝外张望。

  然后,这小东西似乎明白了,外面那个凶恶的家伙进不来,于是在九龙炼天炉中开心的朝着炎魈做鬼脸!

  炎魈气的七窍冒火,孙大人悄悄跟梁玉指说道:“我敢肯定,这小东西钻进去之前,一定从那个镇子经过了,跟那些皮孩子学坏了!”

  炎魈拼尽了全力将火刺用力一戳,那一颗气泡飘动不定,层层涟漪之后,忽然有了变化:浮现出一片片的符号和图形,跟铁门上的十分类似!

  “老夫……”炎魈险些破口大骂,不过分析一下这倒是合情合理。万炼城的器师们如何保证大劫之后,拿到这些宝物的还是自己的后人?自然是靠这些只有他们喜欢玩的谜题了。

  炎魈转头来就对孙长鸣说道:“只能靠你了。”

  这第三次求助晚辈,炎魈是非常的顺滑。总之就是习惯了。

  孙长鸣也不推辞,他也想看看这南极宝根到底有何神异之处。孙大人请炎魈将这个谜题中看不懂的部分翻译出来,自己一个人在一旁开始了演算。

  这一次炎魈三人都对孙大人极有信心,等啊等,一个多时辰一晃就过去了,炎魈才意识到不对头!他背着手在孙大人身后踱来踱去,分明十分心焦却又不敢开口催促,生怕一出声打断了孙大人的思路。

  孙大人最初半个时辰的时候,还是很轻松的,手下演算得飞快,但是渐渐变得越来越慢,眉头也紧紧皱起。到了最后这半个时辰,那真是满脸痛苦……他很不想承认,可是这道题他可能真的解不出来。

  如果说铁门上的那一道题是高中难度,那么气泡上这道题就是研究生的难度!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但怎么跟炎魈老前辈解释?解释了他会相信吗?

  孙长鸣绞尽脑汁,最后努力了一次,然后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无助看向炎魈:“前辈……”炎魈仰天长叹一声:“解不出来?”

  孙长鸣默默点头。炎魈一时间心中诸般念头升起,的确也曾怀疑孙长鸣是不是故意的,为了从自己手中抢走南极宝根。

  但是他很快摒弃了这些无端的猜疑,摆手道:“是老夫福缘不够,不怪你……”炎魈是真的有这种想法,自己这一道分神提前苏醒,就是为了本体的彻底复苏提前布局。

  可是这一路上诸般不顺,让他隐约感觉到:这不是属于本座的时代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赤龙道主在他的那个年代,也曾经体会过“天选之子”的感觉。而修士们更是明白,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这样接连不顺,是因为这个时代有自己的宠儿。

  孙长鸣感激老前辈的体谅,然后勐然想起了虚空通道的巨石城门也在气泡中——不妙啊!他立刻冲了过去,取出石锥一戳,果然气泡上也在层层涟漪之后,浮现出了一片符号和图形。

  孙大人更尴尬了,手上迟疑几分。炎魈看出来了:“这个谜题,你能解开?”孙长鸣又是默默点头,炎魈洒脱摆手:“去做吧,老夫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说完之后,他还是发出了一声幽长叹息。

  九龙炼天炉和夸功天碑那两个气泡位置最高,接下来是湮幽暗河跟地龙火脉,虚空通道这些位置最低,估计也是因此,这一层的谜题难度最低,只比铁门高了一点,勉强达到“大学”的难度,孙大人绞尽脑汁还是做出来了。

  气泡却没有散去,只是飘荡的飞向了孙大人的掌心。

  炎魈说道:“若是在这里破碎,虚空通道便会直接在这里释放坐落下来。”孙长鸣捻住了气泡,已经可以将自己的意识渗透进去。

  炎魈问道:“里面的幽极炫魄宝光够用吗?”孙长鸣数了一下,松了口气:“足够的。”

  “这便好。”炎魈颔首之后,指着这一层其他的气泡:“你都试试看,既然来了,能带走的咱们全都带走!”孙大人总觉得老前辈说这话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反正炎魈不说,孙大人也会一一尝试,宝物这东西,谁还嫌多呢?

  炎魈则在一旁坐下来,手里握着火杖,气哼哼的拿眼睛始终盯着九龙炼天炉的那个气泡——他生气的对象不是孙长鸣,还是当年的那些老伙计。

  然后绞尽脑汁想办法,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孙长鸣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将最低一层的谜题全部解开,得到了各种在器师们看来十分重要,对于别的修士来说却未必的宝物。

  比如一个气泡中,包裹着一块太湖石,上面布满了怪奇的石孔,孙大人还以为这是某种高阶宝材,却原来是一件“容器”,每一道石孔中,都囚禁着一头古老的兽魂!经过炎魈老前辈解释,孙大人才明:当年万炼城几乎所有的器师,都沉迷于一个歪门邪道的课题,那就是抽取强大妖兽的兽魂,注入到刚炼造出来的法器中,将兽魂转化为器魂。

  比如之前的雷神巴蛇妖异,就是他们这个课题失败的产物。可是那些器师们偏偏鬼迷心窍了,就觉得很有搞头!这太湖石中的兽魂,便是他们收集的试验材料,而且每一道兽魂生前都十分强大。

  这些家伙们到底是对这个课题有多么的沉迷?大劫之前的最后布置,舍弃了整个万炼城那么多的物资,却还要把这些兽魂小心翼翼的保存起来?!

  还有一个气泡中,封存着一枚法印。孙大人原本以为是城主大印之类的权柄宝物,却原来是一本“账簿”!里面记录着天轨逆变之前,所有的大能人物,从万炼城赊欠、借用的全部债务!

  孙大人甚至还从其中找到了有关赤龙道主的部分,整整七条!赤龙道主果然是跟万炼城的关系极佳,今天借个九阶战刀,明天赊欠着先帮我炼造一套八阶枷锁,后天有个朋友拿着他的手书过来,借走了七八种高阶宝材……

  万炼城这些器师倒是不傻,这法印之中记录的债务,全都有大道协议,耍赖不得。万炼城若是有东山再起之日,这些曾经的大能人物,至少也有一半应该复苏了吧?呵呵,我万炼城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诸位的债务,是不是该结清一下?

  还有一个气泡中封存着三枚棋子,一枚木头的、一枚铁的、一枚石头的。孙大人收取之后,还颇为兴奋,这该不会是某种强大的规则类法器吧?以这天下为棋盘,吾来落子!想一想就很带感。可是仔细一看,这三枚棋子分别代表着不同的材料。只要万炼城的后人选中了合适的地方,将这三枚棋子丢下去,便立时能够自动建起一座县城规模的城池,作为新万炼城的核心,日后依托这个核心继续扩建就是了。

  这三枚棋子的设计和构造可谓十分精巧玄妙,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所有器师的水准——但是对孙大人来说鸡肋呀,有什么用处?

  好在除了这些奇葩的宝物之外,还有几件大型法器,应该是给后人用来守护城池使用的。此外还有几件珍贵的高阶宝材。

  这一层最后的一只气泡中,封印着一口棺材,孙大人十分期待,器师们炼造一具“奇尸”也并不意外的对吧?毕竟这些器师的脑回路……属于固执的一定要用兽魂转化器魂的那种,他们如果忽然想要进行一些“活体炼造试验”,至少孙大人是绝不会感觉到诧异。

  他将这一只气泡收取之后,神识探入了棺材之中,还有些小心翼翼,可别被里面的“怪物”伤到了本官的神识。

  结果里面死气沉沉的一片,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古怪人造生灵,而是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二十四根圆柱。

  孙长鸣一愣,迫不及待的取出来一根:“前辈,您看看这是不是九宝玄沉岩柱?”炎魈懒洋洋的瞥了一眼:“正是,你小子运气真好,一次就把重虚天路剩下的问题全部解决了。唉,老夫怎么就没有这种好运气,兜兜转转白忙一场。”

  孙大人狂喜,仰天吐出一口气来,咬牙切齿道:“红夷蛮种给我等着,你爷爷们来了!”

  上面两层的气泡,孙长鸣就解不出来,别说九龙炼天炉和夸功天碑,便是湮幽暗河跟地龙火脉也没能拿到。可是孙大人此时归心似箭,这些宝物甚至不能羁绊他的心神。

  “前辈。”孙大人对炎魈说道:“不如您守在此地,以免南极宝根被别人取走。晚辈回去之后,立刻组织我大吴朝最聪慧的一批人,为前辈钻研破解这些谜题。”

  炎魈苦笑摇头:“老夫留在这里没有意义。此地虽然没有了神雷巴蛇的守护,但只是外面铁门上的那一道谜题,恐怕除了你小子,就没人能够解开。”

  “老夫也先回去,除了这南极宝根之外,还要寻找其他的宝物。”他又不肯多说了,孙大人也就不问:“那好,咱们一起回去。”

  这一趟虽然万炼城留下的最重要的几件宝物没能入手,但孙大人的收获已经十分丰厚。尤其是对于此刻的孙大人来说,幽极炫魄宝光和九宝玄沉岩柱,可是比九龙炼天炉更加重要。

  而孙大人暗暗记住此地位置,若有突破会再来光顾一次,争取把几件重宝全都带走。

  回程中,探玛茜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对孙大人谏言道:“大人,万炼城古灭域出现在安泰国境内,若是完全不准许安泰国的修士前来猎取物资,属下随后的工作会很难做。”

  她进一步解释:“属下已经绝不敢再妄想安泰振兴之类的计划,只是从实际出发,不能对安泰国的修士过于压榨。”

  对此孙长鸣早有腹稿:“朝天司会派出一批强修来安泰国助你。你不要多想,本官的意思是万炼城古灭域,可以向两国修士共同开放,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

  我们一起制定一个赏罚机制,对于朝廷有贡献的修士,可以凭借功劳进入古灭域中一定的时间,功劳越大,时间越长。

  当然若是延迟了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惩罚,如果的确是因为遇到了危险出不来,就将多出的时间记录下来,下一次立功兑换奖励时长的时候,从其中扣去就是了。”

  孙大人一挥手:“大致宗旨便是如此,具体的细节你们慢慢商议完善。这一项政策,也不是完全为了限制修士们,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这座古灭域毕竟是太危险了。”

  探玛茜松了口气,孙大人有胸怀,不是那种要将所有好处都霸在自己盘子里的上司,自己今后会好过很多。

  ……

  云凡带着人守在光芒长桥外,事实上朝天司在此地的实力并不强,真正的强者都已经进入古灭域了。安泰国的这些修士被赶出来,难免有些怨气。这几天的时间内,他们不是没有兴风作浪,可是每一次刚刚开始,就莫名其妙的被扑灭了。

  哪怕带头的是第五大境,也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云凡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位强者暗中出手,却非常肯定,这就是大人安排的。

  孙长鸣没有让万魂王跟进去——只是在面对神雷巴蛇的时候,短暂的借用了它的力量——便是防备这些安泰国的修士!

  万魂王出手,自然是无声无息,这些作乱分子死的不明不白。

  于是安泰国的修士们彻底安分下来,毕竟……刺儿头都已经被干掉了。他们还守在这里不肯离去,一部分人是探玛茜的属下,自然要等候阁下归来。另外一部分则是怀着侥幸,万一那些大老们搜刮了这座古灭域之后,善心大发放我们进去,总能捞点剩下的残羹冷炙填填肚子。

  云凡忽然注意到光芒长桥中涌起了光芒,立刻精神一震:“大人出来了!”朝天司中人立刻抖擞了精神站的笔直,要在大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光芒长桥是双向的,从外面进去,就会被直接冲进古灭域;从古灭域进入,就会被喷出到真实世界中。

  光芒闪动之间,果然是孙大人他们出来。云凡立刻带着所有人叩拜迎接:“大人!”

  孙长鸣一摆手:“不必多礼。”对于安泰国的那些修士孙大人懒得搭理,都交给探玛茜去处置。

  他吩咐云凡带人继续跟随炎魈,炎魈匆忙忙又走了。虽然说老前辈已经有所醒悟,如今已经不是自己的时代,可终究有些不死心,还想要去寻找其他的宝物。

  至于他是如何追踪南极宝根这一类的重宝,孙大人没有问,这是人家老前辈的秘密。

  朝天司另有一只队伍正在赶来的路上,他们会和探玛茜联络,共同“治理”安泰国。孙大人在安泰国最后一项事务却十分重要:他请了五皇子准备好了册封的诏书,然后自己用破虚神通取过来,亲自前往安泰国王宫,宣读诏书,册封安泰国主和探玛茜。

  国主心中自然是一百万个不情愿,但是看到探玛茜都乖乖的跪地谢恩,他也只好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受了册封。

  随后,孙大人和探玛茜密谈了一场,定下来安泰国今后的各种国策,这才和梁玉指大人一同离开。万魂王自然是早已经回归小阴间不提。

  梁玉指本以为自己两位应当迅速离开安泰回归大吴朝,却不成想孙大人半途忽然在一片荒山野岭停了下来。面对梁姐姐疑惑的目光,孙大人笑道:“等一等孟双行,此外……还有点别的事情。”

  孙大人将麻天古的尸体取了出来,分出了一朵灵种落进去。

  将麻天古变为傀儡,按照常理来说意义不大。麻天古乃是六阶,他往来友人必定也都是高阶妖族,一个不好就会暴露。

  而且傀儡状态的麻天古战斗力大降,遇到了五阶还能欺负一下,遇上六阶必败无疑。它有没有二老爷、蝠道人那样的机缘。

  可是孙大人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冒险一试。因为孙大人准备借助麻天古规划第二条从大吴朝往九巫妖廷,贩卖夷奴的路线。

  而且只要这条线路成功,便会带来巨大的利益,到时候牵扯多方势力,麻天古如果被发现了,孙大人不介意通过麻天古,直接跟九巫妖廷内部势力对话!

  鹰妖那一条路线,如今已经不仅仅是贩卖夷奴了,还有大吴朝各种享受的奢侈之物,论起享受,妖族简直就是处在蛮荒时代,远远无法跟心灵手巧的人族相比。

  麻天古的这一条商路未来也必定是如此发展,根据如今鹰妖的收益估算,每年都是数十、上百亿灵玉的收益!

  这么庞大的利益,就算是麻天古暴露,孙大人相信那些从商路中获利的九巫妖廷各方势力也舍不得放弃。那么这个时候是真的跟麻天古合作,还是跟大吴朝的朝天司合作,又有什么区别呢?

  麻天古翻身坐了起来,孙大人又用《荒冥九变》做了一些细节的调整,相信回归碎颅山的“麻天古”,绝不会被手下们看出来,然后就是迅速铺开这一条商路。

  孙大人跟梁玉指解释:“将来北征妖族会有两条行军路线,麻天古的这条商路,就是隐蔽的那一条。”

  梁玉指颔首:“此事,本座绝不会泄露给任何一个人,包括太后殿下。”她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麻天古腾空遁走,自行返回碎颅山不提,孟双行很快按照约定来觐见孙大人,孙长鸣赏赐了法器,跟他强调了接下来在安泰国的工作重点,他们仍旧在暗,监视探玛茜和国主的一举一动。孙大人又勉励一番之后,和情报头子告别,同梁玉指返回大吴朝。

  两人在边境分别,梁玉指返回北方,准备晋升第七大境。

  孙长鸣直奔海岛,这一次材料收集齐全,就要大显身手!路上的时候,孙大人就传令氓江都司方面:准备好舰队!

  这个命令通过氓江都司转达给大吴朝各方势力,各家早就做好了准备,纷纷赶往海岛,只等孙大人的重虚天路建成,便会一窝蜂的杀向红夷蛮种大陆。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