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一章 古煞源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一章 古煞源

  好好一场誓师大会,气氛全让一盆界英给毁了。可大家忽然就对这一次的“生意”充满了信心,或许真的是因为界英带来的好心情?

  也幸好这不是真正的大军出征,否则就必须当场斩了界英以正军纪。

  蝠道人和喜鹊姐弟俩早已经登船,正藏在船舱、也就是机关虫巢里——蝠道人是个精明通挑的,进了船舱就老老实实盘坐着。

  喜鹊可是很拽的!

  她背着一双翅膀,踩着狰狞粗壮的两只鸟爪;本来就凶光四射的双眼,又因为有心找茬,而变得更加嚣张跋扈。

  我为什么不能拽一点?!我是老爷的大丫鬟,将来要担负通房这样重大责任的存在!我跟随老爷多长时间了!

  这个大盆栽,虽然很强但是在老爷门下,你得论资排辈!再说了,你这幅德行,能给老爷下蛋吗,哼!

  界英还真怕她,界英的大姐魅魃面对喜鹊也要礼让三分,双方保持着极好的关系。界英先天就矮了一头。

  喜鹊一进来,就吱吱喳喳的挑毛病:这地方太狭窄了,我住着不舒服。

  这还算合理的要求,毕竟这夯货的体型的确庞大。她不是不能缩小身躯,可那需要施展神术,这夯货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修炼神术,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连横骨还没有炼化。

  大小变化的神术,她倒是为了更好地执行老爷的任务学会了,但也疏于练习,每一次实战都磕磕绊绊,平日里自然也不愿意用。

  界英从谏如流马上扩张了此地的空间,这对于如今的界英来说是小意思。

  可是紧跟着喜鹊忽的一啄,叨住了一只从旁边爬过的机关蜈蚣,问也不问界英一声,一抻脖儿就咽了下去!

  界英犹豫再三,还是忍了。不但忍了,而且还向喜鹊“献媚”,告诉她还有一条“小蛇”想要献给姑娘,就在这船上,您请随便吃。

  然后喜鹊就被引去了“子午神雷鞭”那里,喜鹊一瞧,还真是个小蛇的的模样,于是一啄……小蛇没反应,嘿,我还治不了你了!我再啄、再啄、再啄——

  喜鹊开始跟子午神雷鞭较劲,对方可是曾经的八阶法器,她能把人家怎么样?她这边耗上了,界英就神清气爽了。

  小鬼儿赵毕倒是想提醒大姐,可是一旦说破了,大姐必定要跟界英大闹起来,会影响老爷的任务。算了吧,让大姐折腾吧,反正也不会真的吃亏。就是有点丢脸面。

  大盆栽第一个闯过了【重虚天路】,出现在红夷蛮种大陆的外海上,界英按照老爷的吩咐谨慎从事,这一出来就立刻放出了一团巨大的灰云,和汪洋大海之上的滚滚浓云融为一体,先行观察这边的世界。

  海洋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有一支舰队很不幸的撞上了这一次的风暴。但是舰队上下并不惊慌,大副下达着一个个命令,舰队有许多手段可以扛过风暴。

  舰队的指挥官克洛维留着一把浓密的胡须,身着笔挺的军装。胸前佩戴的三枚勋章,表明他是一位经验丰富、能够带领手下走向胜利的将领。

  他出身席兰国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家族,此时在席兰国中,对于东土的决策出现了严重的分歧,不过新式舰队的组建已经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一支舰队便是全部由新式战舰组成,按照从东土逃回来的那些高阶信徒的判断,足以正面抗衡吴人的“天机舰”。

  那些坚定地“出战派”当然是为了维护帝国的荣耀,以及为帝国的前途考虑,才会不停叫嚣要跟大吴朝开启国战!同时他们家族名下的各种武器制造工厂,承接帝国的订单,顺便赚取一些微不足道的利润,在整个过程当然没有利益输送,也绝不会被查出任何腐败问题的!

  克洛维这一次航行,是为了向整个帝国证明新式战舰的实力,以争取帝国批准新的预算,建造更多的新式战舰。

  他的副官仔细观察了眼前的风暴,并且用一件神造物收集了周围的画面——这是必要的航海资料,会全部传回国中,以供预算审核。

  副官说道:“应该是一场九级风暴,甚至可能是十级。从帝国前往东土的航线上,百分之八十的风暴不会超过这个水准。

  我们安全的闯过去之后,就可以向贵族议会的那些老爷们证明,新式战舰有能力安然无恙的抵达东土,保持无损的战斗力,对吴人发起毁灭性的打击!”

  克洛维缓慢颔首:“让小伙子们做好准备,他们接下来的表现,可是会影响到议会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的决定呢,哈哈哈!”

  水手们都经过了十分严苛的专业训练,应对眼前的局面手到擒来。每一个年轻的水手紧张又兴奋,行动之间彼此闲聊:“这次之后,我们就可以去东土赚大钱了?”

  “是的,我可是听说了,那边遍地都是金币!”

  “我对金币不感兴趣,我听说那边的女人非常容易上手,只要是咱们席兰国人,不管什么容貌什么身份,都会有无数女孩子扑上来,我觉得我一晚上可以弄四个……”

  “哈哈哈,你高估了自己的牙签。”

  “呸,她们很喜欢!”

  天空中乌云如山,层层向外翻滚,界英隐藏在其中,正犹豫着要怎么办,忽然浓云中一道巨大的闪电卡察一声飞出去,狂风暴雨骤然而起,大海掀起了狂浪,六艘战舰在海面上迭荡起伏。

  “吱喳——”

  狂风大浪之中的战舰水手们忽然露出了迷惑的神色:“我好像听到了鸟叫声?这不可能的,这样的风暴那些海鸟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

  界英被喜鹊训斥了:这样大好机会,你还在等什么?

  界英本来也是一头初生牛犊,被喜鹊这么一鼓动,也就不管不顾了——于是六艘席兰国的新式战舰看到一只巨大的……木盆从天而降!

  轰——

  它带起了满天的气浪,然后放出了三柄巨大的锁链战剑,直接攻向三艘战舰,另外三艘正在庆幸自己不在攻击范围内,却看到木盆上面,居然生长着一株巨大蒲公英形状的植物,它崩崩崩的弹射出来三只伞球。

  战舰连忙机动躲避,可是那三颗伞球竟然会自主追击!

  轰!轰!轰!

  三艘战舰一艘直接被拦腰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破洞,龙骨都炸断了,整个战舰随后卡察一声断成了两截,在水手们绝望的惨叫声中,各自沉没下去。

  一艘战舰小半个船尾都被炸没了,海水疯狂涌进来,船上的高阶信徒们全部冲到了船尾,动用了各种神造物想要修补损伤,可是海水的压力太大了,他们颓然放弃,各自飞离战舰准备逃生。

  吱喳——

  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巨大凶狠的鸟鸣,喜鹊在风暴中张开了双翅,凶神恶煞的飞来,简直如同来自地狱的报丧鸟!

  她一个俯冲掀起的巨大气流就把十几个高阶信徒冲的七零八落,歪歪扭扭的跌落海中。还有几个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却忽然看到那怪鸟脖子上,钻出来一只虚幻的身影,手中持着一块板砖形状的物体,啪的一下拍在目标的脑门上,高阶信徒两眼一翻,咕冬掉进了海里。

  第三艘战舰同样挨了一记伞球,船身并没有受损,但是这一只伞球的杀伤力不在爆炸,而在于剧毒!

  可怕的毒素泼洒下来,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这艘船上所有人,包括那些高阶信徒在内,全部倒地身亡!完好无损的战舰,一片死寂的漂浮在海面上。

  蝠道人发话了,痛心疾首:“万万不可再如此了,这些蛮夷可都是钱!”

  三只锁链战剑,随后在喜鹊的帮助下,轻轻松松就将另外三艘战舰噼成了两截。整个“大海战”的过程,不到半个时辰。席兰国新式舰队全灭。

  实在是因为他们面对的界英太过强大,蝠道人还没出手,已经完胜。

  界英开始放出各种机关虫子,从海中打捞各种宝物,以及那些还没死的红夷蛮种,正如蝠道人所说:这些都是钱!在九巫妖廷那边能卖个好价格,可不能浪费了。

  在界英之后,各家的战舰也都陆陆续续过来。其中至少有十几家,远远地目睹了界英和红夷蛮种新式舰队战斗的尾声。

  对席兰国的军事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让他们不会盲目自信,日后他们袭击的最强目标,也只是一些沿海的贵族城堡;除非十家以上联合,否则绝不会去跟席兰国的正规海军硬碰硬,那是注定要亏本的生意。

  但是界英偏偏跟他们不一样,界英在蝠道人的带领下,专门袭击海军、海港、武装灯塔这些军事目标。

  各家都对孙大人这位合作伙伴充满了感激和敬畏。正是界英的这种破坏,导致席兰国在很长时间内,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清剿行动。这是孙大人承担了最大的风险,庇护了各家。

  当然对于孙大人来说,这也不是亏本的买卖。席兰国的海军素质很高,这些夷奴的价格比其他各家那些老弱病残价格更高。

  而且海军中的高阶神造物更多,这些都是财富。

  不提界英一伙在席兰国的海域,渐渐混出了一个“死亡盆栽”的诨号,孙大人在重虚天路下坐镇三个月,确保捕奴生意步入正轨之后,便转身离开返回了氓江都司。

  他孤身进入铜棺峡,选择了一处地方,盘膝坐定之后气息无边无际的蔓延而去,竟是很快突破了两百里的范围!

  附近的各种生灵,从普通的野兽、鸟雀、虫豸,到各种强大的妖异,全都悄无声息的潜伏下去,心中祈祷:

  那一位强大的存在,不会跟我计较的,我这种小角色,他老人家看不上。

  孙大人昂首望向苍穹,第六次加勋开始!

  一切水到渠成,唯一遭遇难关的时候,二弟忽然良心发现,送来了一股无比庞大的暖流——上一次在万炼城古灭域中,它吞吃了法器妖异却一直扣着大哥的反哺。

  第一次加勋权柄封镇。

  第二次加勋权柄审判。

  第三次加勋权柄光芒。

  第四次加勋权柄赦命。

  第五次加勋权柄复生。

  现在到了第六次,孙大人望向了虚空高处那一点点星光一般的各种权柄,伸手摘下了自己早已经想好的权柄:净化。

  在重虚天路下这几个月,孙大人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境界,并且考虑六勋要挑选的权柄。净化这一项权柄针对灭域,也针对邪神!

  轰……

  随着权柄入手,铜棺峡灭域中传来了连绵不绝的惊雷声,晴空万里,惊雷发自于虚空深层,让整个灭域中的全部妖异,不论强弱皆感到发自本源深处的战栗。

  孙大人的领域再次向外扩散,一直到了二百五十里才停了下来。

  孙大人错愕,从全身的灵穴灵脉之中拼命挤出灵气,想要将领域再扩大几分,哪怕是多一里也好呀!可是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东西,并不是说你努力了就能大一些,比如说领域、比如说饭盆。

  两百五十里,定格了。

  孙大人心中向二弟疯狂求助,二弟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么大了你还不满足?

  小泥鳅在真水中转了一圈,沉下去睡觉了,不理会贪心不足的大哥。

  孙大人仰天长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勐地将自己的领域收回来,然后仔细的审查周围天地,的确没有别的修士在窥探——这就好,日后本大人展开领域,只要控制在两百四十里,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长度!

  ……

  铜棺峡灭域中一片激荡,就连外面的氓江都司上下都清晰地感知到了。

  “大人六勋了!”上上下下一片欢腾,许多人都在议论:“大人还要多久,就能晋升第七大境?”

  “大人必定会成为我朝历史上最年轻的第七大境!”

  “岂止是我朝,大人必定是天轨逆变之后,我族最年轻的第七大境!”

  “大人这成就,便是天轨逆变之前,放在各族天骄之中,也是第一档的存在。”

  孙长鸣从铜棺峡中走出来之后,受到了众多属下的恭贺,同时阿羽、孟河北、水灵华、万钱来,都来跟他请假,准备进入铜棺峡灭域,冲击第六大境!

  孙长鸣纳闷:“为何都要去铜棺峡?”

  “大人多次在铜棺峡中晋升,可见此地的风水好。”

  孙大人:……

  他审查了几人,却只批准了阿羽和水灵华两人,亲自送他们进入铜棺峡,转身来安抚孟河北和万钱来:“不要着急,你们的契机还未到来,但就在不远处。”

  孟河北的积累足够了,但他是所有人之中最“急迫”的一个,这种心态对于感悟突破大境界来说,并不是好事情。孙大人决定在磨练他一二,他什么时候能够明悟这一点,什么时候就能够晋升。

  万钱来则是太过懒散,他的一应晋升资源,家中早已经准备好,自身的累积也足够,可是顺风顺水缺少了逆境中不屈不挠的意志。

  这种意志可以理解为“强者之心”,万钱来很聪明,孙大人相信他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只不过一直没有勇气,让自己陷入真正的“绝境”。

  孟河北和万钱来默然不语,却不敢反对大人的决定。

  ……

  孙长鸣六勋第二天,柳值忽然亲自赶来氓江都司——孙大人总觉得是梁姐姐在他面前说自己坏话了,因为柳大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柳值端详他半天,缓缓开口道:“关于接下来的第七大境,你可有前进的方向?”

  到了六勋之后,修士会对自己如何跨入第七大境有所明悟。除非是那种非常勉强才爬上六勋的,否则这种明悟迟早都会出现。

  比如柳值,他当时就感觉到想要晋升第七大境,关键不在于自身,而在于朝天司。他的志向是困扰他晋升的最大难题。

  所以柳值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孙长鸣才是他晋升第七大境的“机缘”。因为孙长鸣的崛起,柳值才有实现自身政治抱负的可能,这也是他带着孙长鸣观礼自己第一次自演小天地的深层次原因。

  而梁玉指则是在六勋之后大约两年之后,明悟到自己想要晋升,必须融合一枚“荡天宝珠”。

  梁玉指算是运气不错,如果不是元复苏来临,古灭域重开,她找遍整个东土,都未必能有一颗荡天宝珠。这种级别的异宝,在天轨逆变之后已经绝迹。

  孙长鸣轻轻摇头:“暂时还没有。”

  柳大人不免失望,却又有些欣慰。孙长鸣这个他一手提拔的亲信,已经快要追上自己的境界了——而且可以预见,未来他毕将超越自己。

  对于柳值这样的一代天骄来说,心理上是不愿意接受这种现实的,这是人之常情,并非柳大人嫉贤妒能。

  如果孙长鸣刚刚六勋,就马上明悟自己第七大境的契机所在,那么这个“超越”将会更快到来。

  但其实孙大人撒谎了。他在六勋成功的那一刻,就立刻明悟了自己如何才能晋升第七大境:二弟!

  小泥鳅需要蜕变一次,自己才能晋升第七大境。

  但是这个契机不能告诉柳大人。

  柳值又说道:“你也不必着急,你的修行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的所有人,便是本座也……略有不如。”

  孙大人没有反驳,毕竟要给老上司留点面子。

  “本座这次来,除了恭贺你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办。”

  “大人尽管吩咐。”孙大人态度端正,柳值很满意,小伙子没有飘:“你去一趟古煞源,那边最近有些古怪,朝天司发现似乎有诡教在暗中传播,还牵扯到一些古老的存在。”

  “这件事情,我本想亲自去处理,不过正好你六勋了,就交给你了,本座还是坐镇京师。”

  “若是觉得无法独自应对,立刻传讯给我。”

  “是,属下领命。”

  捕奴的生意已经步入了正轨,各家的捕奴船包括孙大人的“死亡盆栽”在内,已经形成了一个轮转循环,每天都有至少一艘返回大吴朝,卸下数千个夷奴,以及其他各种收获。

  红夷蛮种大陆上,也有许多宝物,能够在东土卖个好价钱。

  各家都有扩大经营的计划,据说第二批捕奴船最快三个月后就能下水。

  席兰国方面颇有些焦头烂额,他们从来每有被人被人堵着家门口输出的经验,以往都是他们去别人家堵门,谁成想东土走一遭,惹上了姓孙的这个疯子,把我们都赶走了,按照你们东土人的道德准则,不应该是以“文明教化蛮夷”,以德报怨吗,你怎么还带人打过来了呢?

  而孙大人之前在席兰国中埋下的那些“种子”,已经茁壮成长,各自成了不同的意见领袖,一个贵族议会中都被分成了好几派,短期内难以达成一致,导致他们清剿“海盗”的政策变来变去,孙大人估计捕奴生意至少会有三年的黄金时光。

  也正是因此,孙长鸣不必一直在重虚天路坐镇,可以抽身去完成柳值大人的任务。

  柳值走后,总司衙门将这个桉子的具体资料送了过来,古煞源在大吴朝的西北青马郡内,是一片广袤的高原,环境极为恶劣,地广人稀。

  其上虚空极不稳定,号称“十里一灭域,三日一变换”,不但灭域极多,而且经常会发生变化,所以前人的经验在这里并不适用。同样一个位置的灭域,可能一夜过后就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当地人和西南某些地区类似,是一种落后的部族,但这些人虽然生活条件很差,却体质强悍乃是优良的兵种。

  因为条件艰苦,这一区域自古以来就是各种诡教猖獗之地,经常会发生一些献祭活人的惨剧。

  孙大人赶往青马郡的路上,就在谋划可以将当地人训练成战兵,为将来从西北出兵征讨九巫妖廷做准备。

  而古煞源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当地的特产“玄煞凝”,这是一种生长在大树根部下的半固态宝药,大吴朝修真界现在的行情,一钱重的玄煞凝可以卖到一万灵玉!所以在古煞源上,有四成以上的居民,以挖掘玄煞凝为生。

  大约是六个月前,在古煞源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教派,按照他们的规定,每天三次叩拜一个古怪的图腾,就可以驱除疾病、延年益寿。

  随后各种有关这个教派的信徒,病入膏肓却不药而愈的传说,在古煞源上飞快流传,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这个教派。朝天司估算,如今这个“魔教”已经拥有六七万的信徒。

  说起来有些悲哀:古煞源条件艰苦,百姓自然多灾多病,但实际上只要米粒大小的一点玄煞凝,就可以治愈凡俗之人的一切疾病,可是他们不舍得用,因为玄煞凝要拿来卖钱,否则可能一家人接下来三年的生活便没有了着落。

  这不免让孙大人想起了绝户村。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