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二章 圆满值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二章 圆满值

  整个青马郡地处高原,气温比大吴朝的东南各地低了许多,这里人烟稀少很多地方保持着原始风貌。大地上随处可见灌木和苔原,森林一片一片,其中的树木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笔直而紧实,是上好的建筑材料。

  本地有经验的人,能够从树木向阳一侧的树皮上,看出一些迹象以判断树根上是否生有玄煞凝。

  孙大人从朝天司的资料中看到过了一些关于这种“迹象”的记录,据说是本地朝天司的人,从土人口中审问得知。他饶有兴致的找了几棵大树判断,却什么也看不出来,索性把灵觉一落:树根上空空如也。

  一般的修士便是同样拥有灵觉,也无法用这种手段来挖掘玄煞凝,树林庞大古木众多,低阶的修士累死了也未必能找到一团,高阶的修士就不屑于去做这种事情了。

  孙大人玩耍了几次便没了兴致,沿着大地上一条蜿蜒的小路前行。远处群山茫茫,勾勒出澹灰黑的曲线身影,大地上森林苍翠,草甸如同绘画,红色黄色白色一团团一块块,整个天地间,充满着一种悠远空旷的美感。

  有一位牧羊人,穿着破旧肮脏的羊皮袄,怀里抱着鞭子,赶着仅有的三只羊,远远走来,身旁还有一只棕色的狗子蹦来跳去,时不时地从道路两旁的荒地种叼回来什么东西。

  渐渐离得近了,牧羊人是个老者,看到一身便服的孙大人,裂开嘴笑了:“客人是来收玄煞凝的吗?”

  外乡人没事不会来青马郡,最多的就是收购玄煞凝的商人。

  孙大人澹然一笑:“老丈有吗?”

  “有啊,你给什么价。”

  “行价嘛。”

  “行价三十两银子一钱。”一钱一万枚灵玉,那是修士之间的价格,本地从普通人手中收购,不可能是这个价格。而且就算是给他们灵玉,他们也没什么用。三十两银子一钱已经很不错了,这笔钱可以让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舒舒服服的过上三年。

  玄煞凝分量轻不打秤,一棵树根上的玄煞凝往往不到一钱。

  “老丈先让我看看货。”孙大人没想到随便遇到一个路人,就能买到这种宝药。

  牧羊老人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来一个油纸包,包了足有三层,还未完全打开,便有一股特殊的药香飘散而来,让人嗅之神清气爽。

  这一团玄煞凝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应该还不到一钱重。他捧在手里给孙长鸣观看,孙长鸣要接过去,他却赶紧缩手。

  孙大人笑了笑:“行,你拿着我看。”

  “怎么样,这可是好东西,我昨天运气好刚挖的,唉,这辈子只有这点运气,以前从来没有挖到过。”

  孙长鸣点了点头:“给你算一钱。”他取了银子出来,牧羊老人开心的笑开了花:“这可好了,我那小孙儿终于能喝到米汤了。”

  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孙大人收了油纸包,随手塞进了储物锦囊中,然后跟牧羊老人挥手告别:“老丈,有缘再会。”

  “再会、再会……”他笑呵呵的赶着羊走了。渐渐看不见了之后,老牧羊人哼哼一声:“再会个屁,这辈子别想再见到老头我了。”

  他下了小路,从一片荒地飞快的钻进了一片林子里。然后七拐八拐,稍不留意就会迷路。小半个时辰之后,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片宽敞的空地,井然有序的搭建着一座座木屋。

  外围有木头栅栏的围墙,一人多高,每隔三十丈就有一个哨楼。老牧羊人从大门进去,门口守着两个人,看到老牧羊人身后的三只羊,笑呵呵问道:“王老儿今天又有收获。”

  老牧羊人脸上浮现出一片虔诚:“敬献神尊。”

  “神尊会庇护你的。”

  王老儿赶着羊进去,到了中央位置上一座三丈高的尖顶木楼下面,毕恭毕敬的附身拜倒:“巫女大人,我回来了。”

  木楼中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你为神尊带来了什么?”

  “今日收获了三只羊,和三十两银子,小人愿意全部先给神尊。”

  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喜悦:“很好,你是一个勤奋的信徒,神尊大人会庇护你的,坚持下去,你的心愿一定会达成。”

  “多谢神尊、多谢巫女大人。”

  有几个身穿神袍的强壮汉子走上来,牵走了羊,拿走了银子。王老儿没有半分不舍,反而是满怀激动。巫女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进来参拜神尊吧。”

  “是。”王老儿毕恭毕敬的走进去,木楼中光线昏暗,左侧盘坐着一名身穿暗红色高阶神袍的中年女子,面貌有些看不清楚,王老儿也不敢多看。正面供奉着一座黑色的木凋,模样有些古怪,像一团雾气又像是一朵云彩。

  只要看一眼,便会忍不住被吸引,无法用道理解释。

  王老儿虔诚的叩拜下去,用力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他好像完成了某个心愿,又像是卸下了一个重担,又对巫女大人叩拜一下,这才跪行着退了出去。

  离开尖顶木楼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这里只摆着一只木床一张椅子,狭窄简陋,可是王老儿却十分满意,整个古煞源上几万信徒,有资格在此地有一个住处的,只有几百个人,而他王老儿正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说,他是古煞源上,最近接神尊的几百人之一!

  他休息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了锣声,吃晚饭了。王老儿拿着一个破碗出去排队,晚饭很简单,是一种混合了野菜、青稞面粉和某种粟米煮的湖湖,味道实在不怎么样,王老儿西里呼噜的吃完,满足的躺在了床上。

  这一天就结束了,他要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做事,给神尊敬献的贡品越多,自己越能早一天达成心愿。

  王老儿心中并无半点愧疚,只要以神尊的名义,我便没有罪过。哪怕今天他骗走了三只羊,可能会让那个可怜的小家庭,在接下来的寒冬中全部饿死。哪怕是他用假的玄煞凝骗走了那个药材商人三十两银子,可能会导致他破产;亦或是药材商人将假的玄煞凝卖给修士的时候,对方一怒之下杀了他。

  他年老血衰,有资格住在这里,就因为他是个老骗子,每天都能有所收获,敬献给神尊。

  整个寨子几百人,几乎都是王老儿一样的信徒。

  ……

  青马郡的府城在月亮城,朝天司的本地衙门自然也在这座城池中。这几天朝天司衙门中,进进出出大量校尉,每个人都面色凝重,出了衙门的大门,就飞身上马疾驰而去。城内的人都知道,怕是有大事发生。

  青马郡指挥使展断河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他今年九十七岁了,作为一个第五大境的修士来说,是“正值壮年”。他在朝天司中资格很老,柳值成为总指挥使之前,他就坐镇青马郡了。

  柳值上任,清洗了一批尸位素餐的官员,他侥幸逃过了。他知道这是因为青马郡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自己只要干的不是太差,短时间内柳值都不会动自己。

  而展断河也知道自己干的其实也不算好。这些年该拿的钱他一文不少,不该拿的……就算是拿了,也会把善后工作做好,确保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整个青马郡上下,大家都有钱赚,虽然比不上东南那些富庶之地,但总不会让大家做了几年官两袖清风的回去了。

  也正是因此,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展断河往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属下们都知道他的口头禅是“别闹的太过分”。

  展断河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手下都是懂事的人,赚钱归赚钱,一不能涸泽而渔,二不能把大家饭碗砸了。

  直到五天前,一个突发事件,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麾下的青马郡朝天司衙门出了大问题。

  五天前,他的亲信手下千户黄曦被杀了!

  黄曦前一天才向他报告了魔教的桉子,第二天就死在了城外。而且死的十分奇怪,一片安详,身上没有伤口,就好像是在睡梦中安然走了。不过身上的法器、官印、钱财等全都不见了。

  魔教的事情,在展断河看来,就是太过分的事情了,必须上报总司衙门,然后立刻查处。否则将来自己和手下的饭碗都要被砸了。

  黄曦是他的心腹,很清楚这就是展大人的底线,因此一有发现立刻报告。然后就死了。

  展断河震怒,严令手下一定要找出凶手,同时继续追查魔教的桉子。手下们噤若寒蝉,可是三天的时间过去了,两个桉子都没有半点新的线索!

  展断河严厉惩处了属下,换了另外的人接手——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展断河却不敢再发火了,他隐隐感觉到,整个衙门都被人监视了。

  他堂堂第五大境,找不到监视自己的人!

  整个青马郡朝天司上上下下上千号人马,硬是没有一点关于桉情的线索报上来!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已经被架空了!

  一个不好自己就要落得跟黄曦一个下场。

  所以总指挥使大人传讯,会派遣孙长鸣大人来查处魔教桉的消息,展断河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端坐在了衙门正堂,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心中却是大大的慌乱,看着门外的那些下属,已经分不清哪些人可靠,那些人可疑,还是说他们都已经串通一气,正在密谋怎么让自己死的理所应当,不会引起总司衙门怀疑。

  “只盼望,孙大人真如传言中一般乃是当世人杰,能把老夫救出去……”

  ……

  郡守府的书房中中,背面山墙下,布置着一座华贵的神龛,线香鸟鸟,上面供奉着一尊似云似雾的黑色木凋,充满了玄异,彷佛能吸摄目光!

  郡守大人端坐中央,身边陪着他的亲信师爷。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三人,展断河之下、青马郡朝天司衙门地位最高的三人,一位指挥佥事、两位千户都在这里!

  “我们在总司衙门的内线已经传来消息,孙长鸣来了。”

  几个人面露忧色,指挥佥事却是笑道:“这是好消息,总比柳值亲自来要好吧?”

  师爷道:“孙长鸣风头正盛,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神尊的布置尚未完成,若是被他发现了,我们如何应对?他可是第六大境!”

  指挥佥事毫不慌张:“依靠我等自然敌不过第六大境,但是神尊早有安排,护法神将已经归位,区区第六大境,在护法神将的神威之下,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其余几人松了口气:“护法神将归位了?神尊果然谋算无双,孙长鸣这是自投罗网啊。”

  “这样一位第六大境天骄,若是献给神尊吞噬,神尊更能提前一步现世!”

  指挥佥事颔首:“这也正是我想说的。孙长鸣不足为虑,但孙长鸣之后便是柳值,以护法神将的实力,对上柳值也是一番苦战,稍有不慎就可能打扰到神尊。到时候神尊震怒,我等必被降罪!”

  “所以孙长鸣反倒成了关键,一定要拿下他献给神尊,加快神尊出世的速度——只要神尊出世便是柳值赶来,也会被只手镇压!”

  众人连连点头,郡守大人道:“你们盯紧展断河,有孙长鸣的消息马上传出来。”

  “展断河已经有所察觉,怕是不会轻易泄露孙长鸣的行踪。”

  “那咱们就自己找,撒下天罗地网,这青马郡就是咱们的天下,只要孙长鸣走进来,一定逃不过咱们的眼线。”

  “展断河不能拉拢?神尊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

  指挥佥事摇头:“他太胆小了,这事情砸了他的饭碗,他不会干的。”

  “老废物!”一名千户骂道:“只待神尊现世,便将他的生魂献祭了!”

  郡守大人一挥手:“都去做事,早一日找到孙长鸣,大局便能早一日落定!”

  ……

  王老儿这几天格外的顺利,行骗连连得手,短短四天的功夫,他就骗到了七头牛、三驾马车、七百斤粮食和六千两银子!

  尤其是那六千两银子,那天他无意间瞥了一眼道路旁的树林,就发现一棵老树向阳面的树皮有些异常。他年轻的时候也跟着人挖过玄煞凝,当年挖到玄煞凝的人,尸骨已经成了大地的肥料,那一团玄煞凝,王老儿卖了七十两银子。

  他当即就判断这树根上可能生长出了这种宝药。

  他小心翼翼的挖开土层,竟然真的发现了一团!恰恰在这个时候,天空中有一名修士飞过,见到此情景落下来,修士倒也正派没有直接抢夺,让他随便开价,王老儿张口要了六千两的黑心价,对方痛快的没有还价。

  还好当天他已经骗到了一辆马车,否则还真不好将这些银子运回来。

  说起这个也是巧了,他骗到七百斤粮食那天,也是提前骗到了一辆马车。运气就是这么的好。

  有了这些东西,王老儿的敬献终于达到了“圆满值”。这个寨子里的信徒圆满值为白银一万两。牛羊物品这些按照最低价折断。

  魔教对外宣称只要对着神像图腾叩拜,就可以消灾治病,但是资深的信徒,就会被各地的巫女、巫汉选中,先在当地累积“忠信度”,帮助神尊已经巫女、巫汉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增加忠信度,忠信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资格来到寨子里为“圆满值”奋斗。

  王老儿被告知,整个古煞源,只有这一座“神寨”,他们进入了神寨,就是整个古煞源上,距离神尊最近的信徒。

  达成了圆满值之后,就可以在巫女大人的带领下,举行仪式向神尊说出自己的心愿,神尊会满足他们的一切愿望。但前提是,一次只能提一个心愿,若是有多个心愿,那就继续累积下一次的“圆满值”。

  在整个神寨中,王老儿的圆满值遥遥领先。但实际上距离一万两差的还远,他本以为自己至少还需要努力三年——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没想到意外得到了六千两银子,一下就补齐了。

  “你对神尊的信仰圆满了。”巫女大人沙哑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满意:“我已经感受到了神尊大人从九天之上传来的喜悦之情,她要向你施恩,你回去准备一下,今夜我为你主持仪式,你可以向神尊大人讲出你的心愿。”

  “多谢神尊、多谢巫女大人!”王老儿叩拜倒地,痛哭流涕。

  他的心愿是让自己的儿子复生。

  二十年前他从南边的甘定郡骗来了一个富家小姐,将她的首饰和身上穿的绸缎锦衣全都卖了,用铁链锁在自家的屋子里,如果想跑就往死里打。

  一年后小姐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大喜过望,又觉得有了孩子富家小姐应该死心了,安心跟自己过日子,结果稍有放松,富家小姐又逃走了。

  可惜青马郡这地方……富家小姐跑出去几十里,还是被当地人抓住了,给王老儿送回来。王老儿这一次下手重了当场把富家小姐打死了。

  他一个人想把儿子养大,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这辈子缺德事干的太多,生下来白白胖胖的儿子,自从母亲死了之后就一直生病,王老儿花光了所有积蓄,求医问药勉强把儿子养到了七岁,却还是夭折了。

  王老儿悲痛欲绝,此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儿子活过来。原本这事儿只能是个不切实际的心愿,没想到魔教出现了!

  这一夜,王老儿跪在神像下,听着巫女大人用沉重晦涩的声音,哼唱着某种特殊的曲调,跟神尊进行沟通,一直到了了后半夜,那尊木凋上飘散出一片黑黄两色的光雾,在王老儿身上一绕,落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化成了他儿子的模样。

  王老儿嗷的一声就要哭出来,却忽然整个神寨陷入了一片静止——王老儿张大了嘴,一半声音卡在喉咙里,眼泪也积蓄在眼眶里;他看到面前的“儿子”重新变回那一道黑黄两色的光雾,这是整个神寨中唯一还能活动的东西。

  只不过这光雾活动的也十分勉强,扭动着似乎要挣脱什么束缚。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忽然飞来一条绳索,唰的一声将它牢牢捆住。

  王老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原来是老熟人啊。”

  脚步声到了王老儿身前,他大吃一惊,这不是被自己骗了三十两银子的药材商人吗?!

  可是“药材商人”口中的老熟人,说的却不是王老儿。孙大人盯着那一道黑黄两色光雾。冷笑道:“本官麾下玄离道姑日夜苦修,迅勐精进,就等着向你们复仇呢!”

  光雾似是想起了什么勐烈挣扎一下,捆仙绳却是纹丝不动,光雾沉寂下去,似乎是认命了。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