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六章 装神弄鬼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六章 装神弄鬼

  陈子元和孙长鸣进入了四百一十八号灭域之后,苍凉诡异的连台营中,接连出现了几个人,郡守大人、师爷、两位千户,以及郡守招募的几位第五大境强修。

  他们不敢跟踪六境尊者,一直等到孙长鸣进入了灭域才敢现身。一双双眼睛布满了血丝,直勾勾的盯着灭域的入口,有几个沉不住气的,不停的在自言自语:“神将大人应该出来了,对付一个凡人而已,根本不用花费多少力气。”

  “肃静!”郡守大人低声喝斥,自己挺直了身躯,又提点其他人:“神将大人随时可能从里面走出来,尔等若是一幅患得患失的样子,被神将大人看在眼里,必然误会我等对她信心不足!

  神将一怒之下,会有什么后果,不必本大人跟你们多说了吧?”

  指挥佥事昨夜“失踪”之后,大家一起接手和神将沟通,短短半天时间内已经深刻体会了什么叫做“暴躁”。郡守府已经有十四个下人被神将吸干了一身精血之气!

  众人暗自一哆嗦,急忙调整状态,站在入口外恭候神将大人凯旋。他们也自我劝慰:其实不必担心什么,神将大人也是曾经的神祇,面对一介凡人便是一时大意失了先手,也能挽回局面镇杀对手。

  师爷满脸屈辱和仇恨,咬牙切齿道:“陈子元那个畜生最好别出来,他若是就此死了,还能算是为了神尊捐躯!他若是活着走出来,我必然拼尽全力报复他!”

  郡守大人安慰了几句,又说道:“他若是真的活着回来了,那可是大功一件,你就……忍耐一二吧,神将必然不准你动他。”

  师爷露出了大屈辱的神情,便是两位千户也觉得郡守大人有些不近人情,师爷毕竟是你的心腹。

  可是郡守大人心中却在暗自咒骂,你这老王八就喜欢这一口,你那小妾可不就是得了你的暗示,才回去勾搭陈子元?他再去看师爷,果然大屈辱之后,苍老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潮红!

  ……

  陈子元进来之后,就按照事先约定的计划,迅速地冲向灭域深处,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潜伏下来。接下来只要等到神将大人诛杀孙长鸣,自己便可以凯旋而归!也就不必担心自己跟师爷小妾奸情暴露的问题。

  只要神将大人护着自己,区区一个师爷又能如何?说不定自己跟小妾成全好事的时候,他就在隔壁听着,却不敢站出来,嘿嘿嘿!

  他算了算时间,神将大人应该已经跟孙长鸣交上手——那不也就意味着即将斩杀孙长鸣嘛。陈子元活动了身躯,已经准备出去了。

  “啊——”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灭域轰然摇晃,陈子元一愣:这声音,不像是孙长鸣啊。他很快又镇定下来:不慌,优势在我。神将大人定是有些轻敌了,不过一位神祇面对凡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落败的。他们这些信徒,已经被魔教灌输了神明至高无上的思想,并且稍稍泄露了一些神明、神祇在天轨中的位置,晓得凡人不敢弑神,否则必受灾殃!

  陈子元有这个信心,却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裹挟着大量狂风呼的一声从自己头顶上冲了过去。

  陈子元躲藏在几块石头中间,这狂风瞬间将他的发髻吹散了,整个人披头散发颇为狼狈。而他此时呆呆地站在原地,因为刚才过去的好像是……神将大人!

  她为何如此狼狈?

  忽然一些闪烁着金光的鲜血从长空之上洒落,其中一滴落在了陈子元的脸上,他耸然一惊,颤抖的手摸了一下脸上的神血,还没等他有下一步的反应,便有看到高空之上,有一位“神人”紧追而来!

  他的身上有一种悠远宏大、不可触犯、不可直视的可怕气质,陈子元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这位神人全身笼罩在一圈圈的神光当中,哪怕是他的心中已经认出来这位神人便是死敌孙长鸣,却还是身不由己的跪下来,深深叩拜,将脑袋埋在两腿之间,不敢再抬头去看一眼!

  神将大人是带着无穷狂风而走,她的狂风之中隐藏着庚金之意,刮过大地就好像一柄细密的钢丝刷子扫过,不管是地面还是岩石都留下了一片深深的痕迹。

  陈子元毫无所觉,但实际上他的衣衫已经成了一道道布条,皮肤上也出现了伤痕渗出鲜血。

  孙大人经过的时候,带着一片虚幻的火海,看似轰轰然十分恐怖,却是对整个世界秋毫无犯。只此一点,双方实力高下立判。

  神将大人和孙长鸣大人一追一逃,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孙长鸣追出去时间不长,陈子元便又听到了苍穹之上传来了神将的第二声惨叫!他的心脏勐地颤动了一下。

  如今的孙大人和铜棺峡一战时,已不可同日而语。古老神祇们因为经过无尽岁月的煎熬,虽然位格仍在,但真实实力已经算不得惊世骇俗。

  她们面对普通修士最大的依仗,反而是因为位格带来的那一层“保护”:凡人弑神、必受灾殃。

  可是孙大人偏偏是不畏惧这种诅咒的人,他引来了江神的力量,自身的那一滴神血让他可以承受神力。虽然时间不能太长,但是捉拿神木,斩杀眼前的“金风”完全不成问题。

  偏生他手中还有着两种克制金风神将的宝物,老二的火丹,以及人族大圣至宝贝锥。

  金风神将的真实实力约么也就是第六大境,没有了最大的依仗,就只能如同普通修士一般和孙大人斗法,自然是一败涂地。

  孙大人追上前去贝锥第二击,便是没有贝币,金凤神将连挨了两击也有些撑不住了。她身遭重创,一路洒下滴滴神血,在灭域中兜了一个圈子,绕到了孙大人身后,朝着入口处逃了去。

  孙大人紧追不舍,却似乎也有些黔驴技穷,毕竟是以凡人之躯挑战神祇,凭借诸般手段可以打败对手,却难以将对方彻底磨灭。

  毕竟不是“江神”亲自出手——而老二又极其厌恶江神,不可能亲自操纵精神的力量帮助孙大人。

  金风神将也很清楚这一点,上一次在铜棺峡中,那样不利的局面下,不还是让神木最后一点真灵给逃了?所以金风神将虽然愤怒痛苦,却不存在什么绝望的情绪,她兜了一个圈子之后,便往入口处而去,逃出去之后,她回头愤恨的望了一眼紧紧追在身后的孙长鸣:该死的凡人,有朝一日本神一定要将你的肉身和灵魂,永远镇压在本神的神座之下反复折磨,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无尽痛苦绵绵不绝!

  然后她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先不跟你一般见识,本神去也!

  嗖——

  金风神将从四百一十八号灭域中窜了出去,她知道外面必定有高阶信徒在等候,驱使着他们阻拦孙长鸣一下,为自己赢得逃脱的时机。至于那些高阶信徒的生死无关紧要。

  “嗯?”金风神将忽然发现自己一头撞进了一个特殊的世界中,周围的一切全面混沌,不分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她甚至无法分辨出来,自己究竟是站立着,还是头朝下倒栽着。

  “怎么回事!”金风神将立刻感受到了大恐惧:”这是一方特殊的小天地!是谁暗算了本神?胆大包天,难道不知道凡人弑神必受灾殃!”

  可是不论她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却无法撼动这个小天地一丝一毫!这里茫茫无边,又是混沌一片,只有阴森森的力量弥漫各处,让人产生一种灵魂战栗!

  金风神将勐然想起来:“阴间?冥土?这不可能!阴间早已经和八荒世界脱轨,已经多少年没有六道轮回了,否则红夷蛮种安敢如此作孽,天道早将他们轮回到了畜生道!可红夷蛮种已经国运昌隆数万年了!”

  她冷静下来沉思片刻,便有了几种应对方桉——可惜这些方桉,都需要八境以上的实力支撑,金风神将满心无奈,虎落平阳啊!

  在那无穷无尽的深幽当中,忽然浮现出一道如龙似蛇的黑影,它游动而来分外矫健。金风神将看到了,也想要躲避或者搏斗,然而处在这一方小天地中,不论怎样的应对,都会被小天地的规则压制而变得毫无意义。

  阴龙一口将金风神将吞了下去,然后心满意足的沉入了冥渊深处。

  ……

  郡守大人带着一众人等守候在四百一十八号灭域外,果然没多久时间,便看到一片绚烂金风,神将大人凯旋而归!他们大喜过望便要上前拜见——他们所有人之中,修为最强的乃是郡守大人招募的一位五境六餐,但是所有人完全没有察知,在他们出现在灭域入口外之前,便有一张恢弘广阔的鬼脸,高高悬浮笼罩了方圆十里!

  七阶的万魂王便在这里,高高在上注视着一切,宛若神灵。

  金风神将冲出来的瞬间,没等来郡守大人他们的迎接,便一头扎进了冥渊之中。

  “咦?”郡守大人感觉到眼前一花,神将大人怎么就不见了?他们甚至没有发现在他们和灭域入口之间,横亘着一座小天地。

  “神将大人先行回归了?”师爷说道:“我们怎么办?留在这里继续等候陈子元还是返回城中?”

  万魂王有些不明白,少主为什么吩咐自己只要捕捉金风神将,外面这些蝼蚁放其逃生?随手收拾了就是。

  它并不畏惧弑神的灾殃,因为它已经就位小阴间的职位,位阶上大家平起平坐,万魂王甚至更高!

  郡守大人想了想,吩咐道:“两位千户留在此地接应陈子元,其余人跟本官回去,咱们去神寨参拜神将大人。师爷,你准备一些祭品,神将此次大发神威力挽狂澜,咱们不能空着手去。”

  “学生遵命。”

  万魂王暗自好笑,你这大官儿还挺懂人情世故啊。

  他们分作了两批各自去了,孙大人在灭域中,远远望着那一株勾陈神木:参天入地,树冠之下有一层层的云霄,高处不见尽头!遒劲有力的树根,深深地扎进大地,好似一条条大蛇到处蔓延。

  这一株神木的枝条、树根,都显现出了某种神蛇的姿态。

  树干粗如山岳,正中央的位置上,时不时有翠绿色的光华泄露出来。

  孙大人露出了一个笑容:“来都来了……”

  陈子元还在原地趴着,瑟瑟发抖,也不敢出去……他总觉得自己稍一动弹,便会引来苍穹高处那一位神人随手一击。

  可是他不动弹,这灭域中的妖异们却是动了,一团团漆黑如墨的影子从树林中滚了出来,将他团团围住!陈子元全身冰凉:完了!

  ……

  馒头哥在月亮城的市井间厮混了大半日,已经把这里的掌故打探的一清二楚。

  自从拿到方戒,进入了大罗界门成为“历劫者”,他已经经历了四次历险,正是这四次生死历练,他才能飞快地提升到了四境巅峰,修行所需要的一切资源和感悟,都可以从大罗界门中获得。

  馒头哥也在这些历练中飞快成长。他根据自己打探到的情报,很顺利的就混进了一群魔教信徒之中。

  然后找到了城西一条街道信徒们的头目,一个跛足的巫汉。据说半年多前,这个巫汉还是两腿瘫痪,便是每日虔诚的叩拜神尊,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并且毫无疑问只要保持这种虔诚的信仰,他现在还跛着的那条腿,早晚也能恢复健康。

  他用了大罗界门中的一件奇物,轻而易举的就跟踪巫汉,发现了城外的一座城寨。城寨位于城西三十里,隐藏在一片坟堆之中。

  这里曾经是月亮城的乱葬岗,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没有亲人认领的尸体,以及斩首的死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关此地的各种诡异传说开始在城内流传。

  有些大胆的趁着正午烈日时分闯入其中,却还是遭遇了鬼打墙,有些再也没有回来,好不容易回来的也是大病一场,身子骨大不如前。后来渐渐成了一片禁地,可凡夫俗子却不知,有人在坟头之间布置了迷幻阵法,遮掩了里面的这座神寨。

  魔教在青马郡的发展规模,远远超过了朝天司的情报,信徒早已经过百万,各地神寨多达二十座。

  但是每一座神寨中的信徒,都被告知这是整个魔教唯一的神寨,你们是所有信徒中最接近神尊的人!

  巫汉的确虔诚,每日都会亲自将信徒们敬献的祭品送来神寨,尽管神寨中的高阶巫汉曾经告诉他,每半个月送来一次便可。

  他不辞辛苦给馒头哥提供了便利。馒头哥捏碎了一只“豸引”,悄然进了神寨观察一番,然后咋舌而退。

  这座神寨了不得啊,里面不但有数百狂热信徒,还有几十位修士。其中第五大境一位,第四大境三位!只是这些力量,馒头哥便不能力敌。

  他悄然隐藏在神寨外面,一边等待机会,一边琢磨着怎么才能自己创造机会。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馒头哥忽然有了个大胆的主意,他又捏碎了一只“豸引”,爬进了神寨中,途经一座仓库的时候,他悄悄在堆积如山的货物之中塞进去了一枚“火舌梗”。这是一种十分廉价的奇物,乃是最低级别的那些历劫者,在野外生火使用。

  馒头哥完全是因为穷怕了,不管什么东西都会一直保留在储物锦囊中。火舌梗慢慢燃烧,馒头哥已经以最快速度离开了此地,然后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神寨中央那座十丈高的石塔外,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石塔中有神寨最强大的第五大境巫女坐镇,这么爬进去即便是对方看不穿自己的伪装,可是那女人多半会随手把自己这个小虫子拍死。

  豸引的时效有限,馒头哥进来之前早有了一整套的方桉,他耐心的等待着,同时盘算着时间,如果豸引的时效过了一半,仓库那边还没有动静他就会转身离开。

  火舌梗引起的火焰未必一定引起火灾,也可能被人提前发现扑灭了。好在这一次馒头哥的运气不错,忽然一震嘈杂声响起,紧跟着就是信徒们慌张大叫,敲着铜盆:“走水了、走水了……”

  巫女往那边看了一眼,重视起来。仓库中存放着全部的“祭品”,都很值钱。她起身来出了石塔,亲自赶往仓库,第五大境出手,火灾很快就会被扑灭,馒头哥不敢怠慢以最快速度冲进了石塔。

  线装书已经有了一页色彩,这次吸摄之后再多一页,这次历险就完成了大半!

  他正要将线装古书展开来,塞进了石塔中央那一座三丈高的木凋中。忽然感觉到有几股强大的气息进入了神寨,其中竟然有多位第五大境!而且这些人一出现,巫女立刻迎了上去,他们挥手间灭了火灾,然后直奔石塔而来。

  馒头哥暗暗叫苦,豸引状态下他只能像个虫子一样慢慢爬着,这些人眼看就要进来了,自己来不及退出去,万一豸引的时间到了……

  他忽然看到那座三丈高的木凋一侧,还有一尊特殊的神像,只有一丈来高,臣服在木凋脚下。而这座神像竟然是中空的!在神像的背面,有一排排黄豆大小的小孔,馒头哥立刻钻了进去。

  他计算了一下,自己还有十四只豸引,应该可以坚持七个时辰以上。

  馒头哥刚在里面藏好,郡守大人他们就进来了。然后馒头哥目瞪口呆,这些家伙叩拜了木凋之后,竟然直奔神像而来:“神将大人?”

  馒头哥一动也不敢动。

  郡守大人脸色一变,询问巫女:“神将还未归来?”巫女摇头:“我守在此地的时间内,神将大人没有回来。”郡守暗自滴咕:按说不应该啊,神将大人如今状态特殊,不会在外面逗留。

  他忍不住上前查看,馒头哥大呼不妙,郡守也是第五大境,被他察觉到神像里有个小虫子,这乃是亵渎神灵的罪行,立刻便会将自己清理了。

  紧要关头馒头哥忽然灵机一动,催动了线装古书,将第一页上的“神韵”逼了出来。“呼——”一股宏大的气息蔓延开去,充斥于整个石塔中。

  郡守大人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下去:“神将大人,您归来了。”

  馒头哥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道:“本神累了,无事你们便退下吧。”郡守几人面面相觑,但是神将已经发话了,他们也就跪拜退下。到了外面郡守心中有些怀疑,再次询问巫女:“你说神将大人未归?”

  巫女也不敢十分肯定:“刚才仓库起火,我出去了片刻,神将莫不是在那个时间点归来?”

  郡守大人轻轻点头,想了想神将大人诛杀了孙长鸣,恐怕真的是耗费了许多神力,在灭域外面来不及跟我们打个招呼便急忙回来修养了。

  馒头哥悄悄松了口气,展开线装古书开始汲取周围的“神韵”,这一变化又被外面众人感知,馒头哥厉喝一声:“本神正在修炼,尔等守在外面护法!”

  郡守几人即便是心中有些疑惑,却也不敢直接就闯进去,可能神将大人真的受伤了,正在借用神尊大人的力量疗伤呢。

  “护法吧,等神将大人恢复了,咱们再询问灭域中的情况。”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