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七章 神虫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七章 神虫

  馒头哥在石塔中,如果不是现在乃是甲虫的形态,冷汗必定已经湿透了全身。这一次十分冒险,没有被看穿运气成分极大。但另外一面就是,冒险之后的收益极大。

  馒头哥为了打消郡守的疑心,将线装古书第一页“神韵”放出,等他们出去了就想再收回来。然后意外发现,那古老木凋开始不断释放出新的神韵,让整个石塔中维持着一个大致固定的水准!

  线装古书飞快的“装满”了一页、两页、三页——这已经达到了本次历险的最低完成标准,馒头哥暗中长松一口气,如果接下来的历险太过危险,他随时可以撤出。不过现在看来,最低完成标准,显然是无法满足馒头哥的。

  大罗界门的每一次历险,完成度越高奖励越丰厚。据说达到“圆满完成度”的话,奖励连第七大境都眼馋!

  现在大好机会摆在眼前,馒头哥一面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一面操控线装古书长鲸吸水。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那古老木凋中的神韵似乎无穷无尽,几个时辰一晃就过去了,天已经黑了,外面的郡守等人有些不耐烦,但石塔内部仍旧神力激荡,他们也就不敢闯入。

  在这一过程中,馒头哥发现自己身上的这一只“豸引”慢慢发生了变化!可能是因为长时间被周围的神韵冲刷,这宝物已经突破了自身的限制,半个时辰之后并没有消失,而且还有越来越凝实的迹象!渐渐地竟然也有了几分“神韵”!馒头哥错愕……这也就意味着,它成为了古老木凋所代表的那位神祇的一位“神属”。

  比如金风神将便是神属之一,就如同一个朝廷一样,有着固定的构架。在这个构架中,豸引目前的地位远远不如金风神将。如果那位神祇乃是皇帝,金风神将就是宰相、内阁大学士这种级别,而豸引只是一个九品芝麻官。

  但不管多么“芝麻”,也是正儿八经的官身,比起郡守、巫女这些层次高了许多,这些人在古老神祇的“朝廷”里,最多也只能算是吏员。

  而随着豸引变成了“神属”,馒头哥感觉到,豸引和那位古老神祇之间,有了一丝玄之又玄的联系。这种联系让豸引可以感知到古老神祇的存在,单纯意义上的感知到,并不能反向探究古老神祇的位置,并且还因为这种联系,让它不能违抗对方的命令。

  馒头哥立刻开始思考,怎么利用这种联系,更好的完成自己这一次历险……这种联系最大的用途,就是确定了古老神祇的确存在。这似乎没什么用处啊,这些神韵就已经确认无疑对方是存在的。

  他一时间想不出来,再看线装古书,已经收满了整本书册!他心中有了一个模湖计划,于是将这件任务奇物收了起来,自己趴在神将神像中,开口道:“尔等进来吧。”

  线装古书消失后,石塔中的神韵也不再继续增加,仍旧维持着一个稳定浓度。外面的郡守等人赶紧进来,叩拜之后郡守立刻问道:“神将大人,四百一十八号灭域中情况如何?”

  郡守一下午时间,多次联络留在灭域入口的两位千户,一直不见陈子元出来。他们进去查看了一下,不但没有找到陈子元,还发现那一株勾陈神木上不灭木心不见了,整个神木已经彻底枯萎!

  馒头哥粗着声音说道:“就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郡守松了口气,听到神将亲口确认,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算是彻底落地。他忍不住又问道:“那一株勾陈神木……也是您做的?”

  不灭木心本来是郡守为神尊准备的,但这是郡守自己的心思,神将若是拿走了,郡守是真的毫无办法。这个计划中,他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反倒是并不担心神将能够灭杀孙长鸣。

  馒头哥哪知道什么勾陈神木?不过听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应该是好宝贝,若是有机会就一并顺走。

  他用带着不满的声音反问道:“你是在质问本神?”

  郡守一个哆嗦,赶忙伏低了身体:“小人不敢,那东西本来就是孝敬神将大人您的,小人只是确认一下。”

  “哼!”馒头哥冷哼一声,道:“本神叫你们进来,是有件事情吩咐你们。”

  “请您降下神谕。”

  “神尊冕下给了你们一个重要任务,将她的宠物交给你们照顾一段时间,务必要用你们能够找到的,最珍贵的宝物,喂养神尊冕下的宠物!”

  “此事的重要性,不必本神跟你们强调了吧?若是做得好,神尊一向是康慨的。”

  郡守和巫女激动不已连连叩拜:“这是神尊冕下对我们的信任!请神将大人放心,我们一定拼尽全力,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很好。本神累了,你们照顾好神尊冕下的宠物。”

  金风神将的声音消失了,从她的神像中,慢慢爬出来一只小虫子。尽管只是一只不起眼的小虫子,可是郡守和巫女立刻就确定:这便是神尊冕下的宠物,它散发出来的神意不会骗人。

  郡守和巫女一起上前,向着神尊的宠物伸出了手。男女两人的手在神虫面前碰到了一起,不但没有半点的“暧昧”反而碰撞出了电光火花!

  “嗯?!”两人对视一眼,都充满了敌意和警惕。

  郡守大人沉声道:“你要跟本官争抢?”巫女毫不示弱:“我才是侍奉神尊的人,你虽然是郡守,却也只是普通信徒!”

  “荒唐!”郡守怒斥道:“神将大人的话你没听到吗,我们要用珍贵的宝物喂养神虫,本官家财万贯,能够给神虫提供最好的条件,你有什么?”

  巫女不甘示弱:“我可以号召整个青马郡的信徒,向神虫敬献珍宝,你有这个权力吗?”

  双方互不相让剑拔弩张,师爷赶紧劝说:“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大家一起奉养神虫,又有何不可呢?”

  馒头哥听的心里乐开了花啊,躺着不动,就可以从这两人手中接收大量珍宝!自从得到了大罗界门,还从来没有如此轻松惬意过。

  “好吧。”两人只好妥协,郡守却要抢得先机,他当即从储物锦囊中拿出了四件宝物,两件四阶法器,两枚四阶灵丹,双手捧了:“小人敬献给神虫。”

  只见那神虫张口一吸,四件宝物便消失不见。然后对郡守轻轻点头似是赞赏。巫女嫉妒之心大起:“奴婢这里也有宝物,敬献给神虫!”

  馒头哥心里哈哈大笑。

  ……

  孙大人刚刚解决了勾陈神木,取到了不灭树心,就感应到有人正在飞快靠近。如今在青马郡中来的显然不会是自己人,孙大人抬手便可灭杀,但他心念微转不动声色的隐匿身形,两个千户绕着勾陈神木检查了一圈,不敢逗留急匆匆地走了。

  孙大人跟着他们出来,可是这两个蠢货竟然还是老老实实的守在灭域入口。

  孙大人皱了一下眉头,按捺住了内心的急躁。之前展断河联络他之后,孙大人就判断魔教在青马郡的发展,必定远远超过了朝天司情报中的规模。

  堂堂朝天司衙门,除了指挥使等寥寥几人之外全都被渗透了,这样的诡教只有不到十万信徒?所以孙大人斟酌之后决定“打草惊蛇”,他亲自进入月亮城,果然即激出了金风神将。

  孙大人敢这么作,当然是艺高人胆大,还有老二的江神马甲作为依仗。可是四百一十八号灭域一战之后,他仍旧觉得金风神将的分量不够。

  不是孙大人小看他们,如果这些所谓的“古老神祇”有本事拉起这么庞大的一个诡教,暗中掌控一郡之地,她们不会在天轨逆变之后这么多年,还混成这个样子。

  那么这位“神尊”究竟是谁?孙大人心中猜测着,联想起了那座山神庙:莫不是某位真正的神明从【万神天宫】中提前归来?亦或是和山神庙一样,乃是域外邪灵窃据了神座?

  两个千户探查勾陈神木的时候,孙大人没有当场诛杀他们,是想看一看暗中能不能跟踪出一些新的线索,现在隐隐又发觉这些家伙的反应不大对头:金风神将死了,对于魔教来说绝对是一件惊天大事,可是这两人神情虽然有些惶然和忐忑……却似乎并不那么慌乱。

  有什么本官不知道的内情?孙大人当机立断把手往下一按,领域轰然落下,将两人封镇!两名千户宛如中了定身术,孙大人现身来,从两人眼中看到了明显的震惊:这就更不对劲了。

  孙大人探出一根手指,一点灵光从指尖钻入了一个千户眉心,搜魂!

  片刻之后孙大人也露出了迷惑神情:金风神将没有死?可是金风神将明明被自己重创,喂了阴龙呀。

  孙大人又将另外一个千户搜魂,再次确认金风神将没有死,郡守在月亮城神寨中见到了她。

  “这些古老的家伙们别的本事没有,保命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金风神将怕是在别处隐匿了一点真灵,可能还有别的布置,真灵重燃并且还能保持一定的实力水准。”孙大人有些厌烦,实在是这些古老神祇有种“杀之不灭”感觉——可又越杀越弱,第一次杀了收获不错,后面就捞不到什么好处;可你要是不去管了,过段时间她又猥琐的发育起来,大大小小的是个麻烦。

  没好处的事情孙大人不大情愿去做,这些“老不死”的又逼得你不得不做。孙大人暗骂了一声,仔细梳理从两个千户那里得到的线索,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偏差,否则孙大人应该能猜到真相。

  郡守大人联络这两名千户,让他们进灭域搜查的时候,还在石塔外面守着,也就是说这个时候郡守并没有跟金风神将确认过“孙长鸣已经被斩杀”,从郡守到两个千户,认知里只有“金风神将在灭域中对孙长鸣出手了”和“金风神将返回神寨了”。

  孙大人从两个千户魂魄中,得到的情报也就不包括冒牌金风神将,对郡守大人确认,自己斩杀了孙长鸣。

  因此孙大人没能判断出来,这个金风神将是冒牌的。

  这导致孙大人斟酌之后做出选择:杀奔月亮城神寨!

  其一,自己斩杀了金风神将,但是对方“真灵重燃”返回了神寨,所以魔教上下和神尊都知道自己还活着,隐藏下去暗中调查也没有意义,不如当面锣对面鼓的直接打上门去,灭了神寨再搜寻下一步的线索。

  其二是次要原因,孙长鸣厌烦金风神将啊,也想着赶紧找到她,彻底解决了以后省事。

  他很快找到了月亮城神寨,乱葬岗上的那些粗浅遮蔽幻阵,对孙大人来说连一层轻纱都不算,直接就打破了冲进去。

  领域轰然落下,整个神寨中所有的信徒全都被封镇!

  可是在中央的那座尖尖高高的石塔中,古老的木凋之上,飘荡而起一股似真似幻、似强又弱的神韵,好像一团云雾怪异,竟然是挣脱了孙大人的“封镇”权柄,呼的一声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云雾扭动仿佛有一张巨大的面孔要从其中挣脱出来,凶暴而强横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放肆!”

  声音振荡宛若天雷,竟然是带起了一层层的暗红色光芒,朝四周不断推涌扩散,和孙大人领域的力量对抗撞击,领域的力量摇晃不定,神寨中被“封镇”权柄镇压的那些信徒,竟然有了脱困的迹象!

  可是这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那声音的力量,震得他们七窍出血,大半人都两眼上翻,露出惨白的眼仁,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

  孙长鸣一声怒喝:“乱臣贼子!”

  两百……五十里的领域收缩为十里,将整个神寨牢牢锁住!领域的力量翻倍增加,那些信徒们再次凝固,云雾的声音再也无力和领域对抗,暗红色的光芒被逼着一层一层的倒卷回去,全都缩回了云雾中。

  孙大人一声冷哼,居于高天之上,厉声喝道:“此时的天下,已经不是尔等的时代!”他手持捆仙绳,当做了长鞭使用,啪的一声抽打而落。

  捆仙绳和葫芦藤融合之后,玩的花哨,不再只是“捆绑”的技巧了,还有“鞭笞”的手段!

  不过孙大人这一鞭也只是试探。捆仙绳在面对神、灵之类的存在,似乎别有功效。但用来对付金风神将那个级别的对手还有大效用,这云雾妖异显然位阶还在金风神将之上。

  孙大人准备的真正杀手锏,乃是江神神力,以及贝锥。却没想到鞭笞落下,那云雾妖异涌动之下,却忽然显得有些迟钝,想要挣扎出来的那张面孔飞快隐退,它发出了一声含混不清的声音,然后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鞭。

  噗——

  云雾四散,然后分作了七八股细流,各自收回了那尊古老的木凋之中。石塔中,木凋卡察一声碎裂,却因为处在“封镇”权柄之下,因而还凝聚在一起。

  孙大人的领域中,一切变化逃不过他的感知,但是那些云雾回归了木凋之后,木凋中那种“神意”瞬间熄灭,云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孙大人都没看出来到底去了何处。

  “嗯?”他降临下来仔细查看,又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经过:“似乎是……还处在沉睡的状态,仅仅能够维持一种外在的影响力。

  被我的领域刺激,短暂时间强行醒来,却最终还是再次陷入了沉睡。”

  孙大人看向周围的那些信徒,“审判”随之落下!这些人便和王老儿的神寨中不同,大都是罪孽深重的人间渣滓,只有极少数乃是被哄骗蒙蔽的。

  这些人死不足惜,孙大人不再理会他们,却注意到了一点:郡守和巫女都不在神寨中。

  “提前跑了?”

  孙大人片刻不停,凌空便降临到了月亮城!

  ……

  巫女强烈要求把神虫留在神寨中饲养,这才是正道。可是郡守大人坚决反对,神寨乃是巫女的地盘,在魔教中郡守和最高巫女之间,是一种互相制衡的关系。

  两人争执不下,郡守大人体现出了自己财大气粗的一面,摆出来一熘儿的珍宝,让神虫自己选择。

  最高巫女若是真有足够的时间,发动整个青马郡所有的信徒敬献珍宝,自然可以完胜郡守,但是短时间内她不是郡守的对手。

  她也咬牙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底儿,神虫在两人之间爬来爬去,这边吞吃一件珍宝、那边吞吃一件,馒头哥那叫一个爽啊,左右摇摆疯狂骑墙!

  那么问题来了,一爽是多少灵玉呢?

  最高巫女最终败下阵来,神虫跟着郡守大人走了,最高巫女一咬牙也跟了过来。并且紧紧跟随,和郡守大人之间,保持着不大于一拳的距离。魔教目前地位最高的两个凡人,以前从来没有如此亲密无间过。

  甚至郡守返回了自己府中,要跟自己的侍妾就寝,最高巫女就蹲在床笫帷帐外面!郡守气疯了,甚至恶毒的想过,自己就这样宠幸一下侍妾,恶心最高巫女!

  最后还是明智放弃了这个想法,万一这该死的最高巫女点评一下自己的时长和尺寸,岂不是“神术反弹”了,自己受到的伤害可能更大!

  “大人……”侍妾抱着老爷的胳膊,疑惑而胆怯看着蹲在自己床脚的最高巫女。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听说有的老爷年纪大了自己不行了,就喜欢看别人战斗,自己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难道女子中也有这类人?好可怕呀。

  “睡觉!”郡守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翻了个身把后背留给最高巫女——然后又觉得这样不安全啊,转过身来面朝最高巫女,两人大眼瞪小眼。

  就看谁先尴尬。

  馒头哥简直乐不思蜀了,这么多的宝物啊,虽然大都是四阶,五阶的稀少,但自己几十次大罗界门历险都未必能攒下来。

  而且被郡守带回月亮城片刻不离身,郡守大人又直奔最宠爱的侍妾房间,馒头哥简直要流鼻血了!多少年了,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了!上一次还是……馒头哥不想回忆,正是那一次让他最终进入了绝户村。

  可是最高巫女你也来旁观?你也好这一口儿?失落啊,郡守侍妾连衣服都不敢脱……

  馒头哥心中把最高巫女骂了个狗血淋头,暗暗发狠,你要是不给我弄上十件八件五阶重宝作为补偿,我一定装神弄鬼扮演金风神将吓死你!

  便在这个时候,馒头哥察觉到自己的方戒忽然轻轻一动,他连忙进入大罗界门查看。只见那一面巨大的铜镜上,浮现出一片文字:

  单人历险“收集失落的神韵”任务升级,变为多人竞争历险“追寻沉睡的神祇”,最低完成度为寻找到神祇的沉睡之地,圆满完成度为收取沉睡神祇。

  圆满完成度奖励为提升一个大境界,赏赐一件六阶奇物!

  提示:你的竞争者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请珍惜你现在小小的领先优势。

  馒头哥愣住了,怎么忽然就升级了!而且这次历险和以往不同,以往都是历险结束之后结算奖励,奖励不会提前告知。而这一次,直接亮出了圆满完成度的奖励,实在太诱人了。

  馒头哥总觉得,大罗界门这一次,就是想引诱自己拼命去达成圆满。

  提升一个大境界,自己就能够达到第五大境巅峰,可能下一次任务就直接第六大境了!阿鸣现在也才是第六大境啊。

  而且还有一件六阶奇物的奖励,有了这件奇物,下一次历险几乎稳稳闯过,也就是说只要这一次达成了圆满,自己必定能够成为第六大境!

  可是那是古老神祇啊,哪怕是在沉睡,自己有几斤几两敢去收取一位神祇?这不就是让自己送死吗。

  而且还是竞争历险,馒头哥可是早已经看清楚,历劫者们之间,绝不想那些“哥哥姐姐”们表现出来的那样“相亲相爱一家人”,只要有机会,那些正在赶来的历劫者们会毫不犹豫的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不好搞啊。”馒头哥心中自言自语:“最低完成度也不是那么容易达成的,暗中窥探神祇,以我现在的实力,很容易被神祇察觉,对方一个念头,我的方戒就可以寻找下一个历劫者了。”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