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九章 邪迷心窍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三九章 邪迷心窍

  篱笆市附近住的都是普通百姓,偶有富贵的人家也是刚刚发迹不久还没来得及搬出去。这个小院子挤在一堆杂乱的屋舍、院落之中,左邻右舍都紧挨着,门前的小巷狭窄的只能让一个人通过。

  展断河手下的校尉们已经把此地团团围住,他被孙大人拎着过来,一落地便立刻开口讲述搜查的过程邀功:“属下带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筛选出了整个篱笆市中可疑的地方,重点就是常年不见主人的房屋,或者是主人跟周围邻居没什么交往的。”

  “找出来这些地方后,属下亲自带队一个一个搜查,终于找到了这里。”

  “属下已经拿着指挥佥事的画像,询问了左邻右舍,那家伙的确是每天都来,天黑之后居多,偶尔白天出现,故意显得很孤僻,不大愿意和别人说话。”

  “大人请看。”展断河推开院子里唯一那间房子的木门,房屋中间有一张土炕已经被掀开,露出下面的通道。

  土炕下挖了一个密室,有阵法封禁,也被展断河破解了。密室中藏有大量财物,以及一座小小的神龛。神龛中供奉着神尊的图腾木凋。

  “果然是这里。”孙大人踏入密室,入口处有阵法结构残留,一些灵玉凋刻的阵法楔子还镶嵌在泥土中,连接的阵法刻线噼啪闪烁着灵光,好像是短路的电线。入口进来之后,靠着墙壁摆满了箱子,处于打开状态,有四个箱子里装满了灵玉,另外几个箱子里,或者是灵丹、宝药,或者是灵符、法器。级别都不算很高,但不会低于四阶。

  孙大人在心中分析着,这个指挥佥事有点“人格分裂”的感觉,他有四个身份,所以分别安排了四个“住址”。朝天司的身份是最表层的,所以衙门里的那个住址知道的人也最多。

  这里“安置”的是他魔教的身份,藏得最深,但是布置最为用心。这些财物都只堆放在进出口附近,密室绝大部分地方空旷整洁,专门划出来用于供奉神尊。

  神龛显然是经常擦拭,珍贵的木料泛着一种厚重的暗红,并且一尘不染。神龛下面的蒲团跪出了两个膝印,神龛中的香炉还有三根烧的只剩下竹条的线香。炉中的香灰将将过了一半。

  孙大人站在神龛前,澹澹道:“都出去。”展断河应了一声,带着手下们低头飞快离开了密室。孙大人遥遥向那图腾木凋探出了手,一股来自于江神的神力,透过他的手掌笼罩了木凋。

  木凋平平无奇,当中空荡一片,就只是一块普通的木头。对于来自另外一位神明的挑衅毫无回应。

  孙大人又试探了几次,并且用“千门眼”反复检查,最后只能叹息一声接受了这个结果:“来晚了,让她给跑了!”

  神尊虽然还在沉睡,但是影响渗透于外。孙大人在神寨中便算是“打草惊蛇”了。金风神将陨落,神寨中的那一尊巨大图腾又见识了自己的实力,神尊极有可能彻底收缩,切断自身和外界的一切关联。

  她如果缩着不出来,孙大人还真没什么有效的办法能找到她。

  “青马郡各地必然还有其他的神寨,不知现在找过去,还来得及吗……”如果这一次不能斩草除根,等自己一走,神尊必然会卷土重来。

  几番周折终于找到了此地,却还是扑了个空,孙大人情绪十分低落,他从密室中走出来,展断河连忙迎上去:“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孙长鸣轻轻摇头,看了一眼这个小院子就准备离开了。

  这一次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很大的责任在展断河。青马郡的朝天司彻底被渗透,提供的情报误导了柳值和孙大人。而且来到青马郡之后,孙大人只能孤军奋战。好不容易发现了魔教在此地真正的关键人物,却早就死了!也是运气差到了极致。

  孙大人瞥了旁边殷勤伺候、且满心忐忑的展断河一眼,早知如何必当初呢?从密室走出来到此地看到展断河,孙大人心中对接下来的行动,已经形成了一个大体的计划:引蛇出洞。

  自己假装被展断河打动,在柳值大人面前保下他,让他继续执掌本地朝天司,顺带整顿本地吏治。估计最多半年,神尊就会被引出来。自己则可以在青马郡中提前布置,到时候连神尊带展断河,一网打尽!

  魔教在青马郡根基深厚,如果不动展断河等人,神尊大概率不会就此放弃这里;去别的郡传教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陪着笑脸的展断河并不知道孙大人心中,已经为他规划好了未来的“路线”,他的确是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孙大人身上。只是他不明白,孙大人和他以前所接触过的大吴高官不同,孙大人的领域中,有一道权柄名叫“审判”!

  因为你展断河的无能,魔教在青马郡中造下了多少罪孽?你展断河至少要担起三成罪责!的确受苦的都是普通百姓,只要有一位位高权重的上位者发句话,你展断河就可以免于追责。

  可孙大人不是那种上位者,你的责任,必须由你来承担。可以将功补过,但那需要相应的“大功”。

  孙大人下一个计划,用展断河为诱饵钓出神尊,也并非展断河将功补过,而是对展断河进行了废物利用。

  孙大人一言不发就要朝外走,可是忽然心弦一动,刚才随意瞥了这院子一眼……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他转身来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展断河不明就里,带着手下跟屁虫一样跟在大人身后,他们杂乱的脚步声惹得大人心烦:“滚出去!”

  “是。”展断河赶紧滚了。

  孙大人独自背着手紧皱眉头,在只有一丈见方的院子里正着转了三圈、反着又转了三圈。墙根、院角各个地方都找了个遍,忽然间抬起头来,想明白了!

  院子里不算干净,以指挥佥事的身份,自然不会亲手打扫此地,更不能雇人来清理。那么神龛香炉的香灰如果满了,倒在那里了?孙大人刚才凌空落下来,已经看到周围其他的住家,院子角落了撒着香灰。可是这个院子里没有。

  以指挥佥事对于神尊的虔诚,香灰必然会及时清理,他再谨慎也不大可能将香灰随身带走到别处扔了,没有那个必要。

  孙大人想明白了这个细节,就可以断定:“这里不是指挥佥事真正的巢穴。”那么问题又来了:“他每天都来这里做什么?”

  孙长鸣看向周围的篱笆市,已经被展断河折腾的民怨沸腾。他想了想走出院子:“查抄此地,一切所得充公。”

  说完,他背着手当先走了。展断河急忙又追上去:“大人,那魔教的事情……”孙大人叹息一声:“宣布魔教为禁教,任何人不得信仰、传播、祭祀。随后朝廷会整顿青马郡,捣毁一切和魔教有关的东西!”

  他回头瞥了一眼展断河,接着道:“这一次青马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展大人还是想一想自己要怎么收场吧!”言罢,孙大人拂袖而去。

  展断河心里暗暗叫苦,不过既然孙大人临走之前提醒了一句,展断河就觉得不是没有那万分之一的希望。

  他匆忙回到指挥佥事的院子,粗暴的下达了几个简单的命令,剩下的事情就丢给手下去处理,自己急忙忙赶回去,打开了多年积累的宝库,开始为孙大人挑选“礼物”。

  他的这座藏宝库,可比指挥佥事那几个箱子高端太多。他一边挑一边唉声叹气:“唉,这是掏买命钱啊……”

  “还不能只是喂饱了姓孙的,还得给柳值准备一份,让孙长鸣转交。”

  “我呸!装什么清高,还不都跟老子一样,最后拿钱说话。”

  ……

  随着孙大人和展断河离去,余下的校尉们查抄了这个小院子,踹翻神龛、砸碎图腾,然后将几箱财宝运出来,大门一关贴上封条完事。

  只是在运送箱子返回衙门的途中,他们商量了几次,要不要私下里分掉一部分,可是这些东西都在孙大人面前露了脸的,他们心里痒痒却又害怕斩头一刀脖子疼,强忍着原封不动送了回去。

  校尉们走了之后,篱笆市终于清静了,大家各自安歇,灯火接连熄灭一片黑暗。

  指挥佥事的小院子隔壁,住着一对老夫妻,听着外面没了动静,老头起来推开窗户,学着猫叫了两声,发现的确是都走了,两人这才起身来,摸黑跪倒在一面墙下。墙上贴着一张旧年画,揭开年画里面有一座小小的神龛,供奉着一尊木凋图腾。

  老夫妻虔诚叩拜,口中念念有词,请神尊恕罪。

  整个青马郡,尤其是在月亮城中,魔教的信徒多如牛毛,就算是刚才被那些校尉发现了,他们也不会怀疑什么。孙大人凌空一看,各家各户院子里倒着香灰,不也没说什么。

  老夫妻叩拜之后叹了口气:“神侍大人果然英明!将这一尊【真灵图腾】安置在我们这里,否则必然被那些鹰犬搜走!”

  展断河如果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不久之前正是这一对老夫妻,指着指挥佥事的画像,异常笃定的对他指认:隔壁院子的主人便是此人,每天都会来一趟,大都在在夜晚云云!

  关于指挥佥事的调查,必须有一个结果,否则朝天司还会咬着不放。而且神侍大人来此地的次数太多了,老夫妻很清楚自己不说,别的邻居早晚也会招了的,不如自己率先开口,还可以最大限度的洗去自己身上的嫌疑。

  神侍大人拥有这世间唯一一尊神尊的【真灵图腾】,他才是整个青马郡最接近神尊的人!自己二人追随神侍大人,比什么郡守、巫女之类的更有前途。

  而神侍大人一向足智多谋,早就预料到可能会有今日的结果。他死不足惜,但是【真灵图腾】决不能落入朝廷鹰犬手中。

  所以神侍大人布置了那个小院子,每天看似进了那院子,实际上夜深之后便会翻过围墙,来自己屋中叩拜【真灵图腾】。

  他们二人亲眼见到神侍大人不久之前,通过【真灵图腾】向神尊祈祷,神尊以神谕许诺:会派来一位金风神将护法!

  老夫妻俩商量:“按照神侍大人的指示,如果他出事了,我们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护送【真灵图腾】赶去兽耳山。”

  “可是这几天,进出城门一定会被严格盘查,一旦被发现,我们就是神教的千古罪人啊!”

  夫妻俩商量来商量去,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一些简单的方法容易被看破,而他们出身低微,手无缚鸡之力,很多大侠、修士们常用的手段他们没能力施展。

  老头忽然露出一脸决然之色:“我有一个办法。”他拿来一柄刀:“将我的肚子切开,掏出内脏,你将【真灵图腾】藏进去,明天一早你推车将我的尸体送出城,就说今夜受了惊吓,小老儿我一命呜呼!”

  老妇人大吃一惊:“老伴儿,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老头儿摇头:“没有别的办法了,你放心,我虽然死了,但我是为了神尊而死,便是去了阴曹地府,也有神尊庇护,来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不成、不成,我下不去手……”老妇人连连摆手后退,老头儿一把抓住她:“你下不去手?“

  ”下不去手啊……”

  老头儿另外一只手勐地一推,一刀刺进了妻子的小腹,刀刃往下一拉,内脏掉落出来。

  老妇人死死抓着他,满眼的难以置信,双唇哆嗦却说不出话来。

  老头儿没有半点恐惧和愧疚,说道:“总得有个人能下的去手。你放心,咱们对神尊无比虔诚,神尊会保佑咱们的。就像我刚才说的,你去了那边也不会受苦,神尊保佑你来生投个好人家,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用跟着我在这边受苦了。”

  老妇人眼中露出了释然之意,断断续续的说了句:“你做得对……”然后两手一撒气绝身亡。老头连忙开始处理尸体。

  窗棱上有一只小蚂蚁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而且孙大人也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听到老妇人最后一句,孙大人暗中咬牙:诡教害人不浅!

  老头儿处理好了妻子的尸体,在屋子里挖个坑把内脏埋了,然后跪地对【真灵图腾】磕了三个响头,念念有词的将图腾请下来用油纸包裹了塞进妻子的肚子里。可是【真灵图腾】不够大,肚皮盖上还显得有些空,他又扯了些稻草塞进去,用布条缠好了妻子的肚子,给妻子换上另一件衣服,静静坐着等待天明。

  ……

  天亮之后,老头儿用麻席卷了老伴儿的尸体,推着一辆破板车,一直到了南城门,兽耳山在月亮城南边二百里。

  城门口的卫兵已经换上了展断河的人。

  昨个半夜时间,展断河找到了新的财源,已经把他准备好了要贿赂孙长鸣和柳值的钱财,赚回来一小半了。

  魔教眼看着大势已去,城里有些信仰魔教的官吏、差役、兵丁等等,都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弃暗投明”,朝廷的旨意下来那可就是大难临头。

  于是这些人立刻找上了展断河。展断河干脆的定好了价格,什么品级的给多少钱。交了钱自己出门,院子里有一堆木凋图腾,吐口痰再浇一泡尿,你就算是脱离魔教迷途知返洗白了。

  时间紧迫啊,没准天亮朝廷的命令就到了。所以别还价、赶紧去准备钱,本指挥使没空跟你们浪费口舌。

  这些人之后,城内的那些富商也找了过来,这可是一群大肥羊!于是半夜时间,展断河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脱罪呢,就已经收下了大笔钱财,要带着这些人一起“弃暗投明”!

  天亮之后各个城门的守军就换成了那些交过钱的。展断河给孙大人送礼肉痛,他们给展断河送礼也是大下血本,正一个个卯这劲儿要尽快刮回来。哪怕是孙大人和展断河没有下命令,他们也会“严加盘查”。

  轮到老头儿的时候,他哭得惨兮兮的,那些兵丁一是觉得晦气,大清早的遇上个这事儿。二是看得出来这老头儿穷的精光,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三是的确有些恻隐之心,挥挥手放他走了。

  老头儿推着板车往南行去,整整两百里的路程,他要走好几天呢。他也没什么钱——神侍大人一向嘴上说咱们是教内的兄弟姐妹,但实际上从来都是一毛不拔,半点不会接济他们。

  连大罗界门中那些表面“家人”都不如。

  老头儿饿得头晕眼花,全靠“信仰”的力量支撑。运气好了路上能找点野菜野果,运气不好就只能喝点冷水。

  孙大人都暗暗吃惊,这家伙的意志力那是真的强啊。

  出城大约五六十里,老头儿就不能再推着车了。车上是老伴的尸体,这么远了还不埋葬容易引人怀疑。老头勉强挖了个坑把老伴儿埋了,洒下最后一把土的时候,还满是羡慕的告别说道:“行啦,你先去享福啦,我在这边还要继续遭罪。”

  然后他抱着真灵图腾继续赶路。

  孙大人一直用灵种傀儡盯着他,自己在老头儿后面大约五六十里。他通过灵种傀儡看到老头儿挖的坑太浅,晚上老妇人的尸体恐怕就会被野兽刨出来吃了。孙大人动了恻隐之心,犹豫着要不要自己路过的时候,顺手处理一下埋深一些。

  人已经死了,生前的一切也就烟消云散。

  他这么想着,快要走到那座新坟的时候,忽然灵觉微动:有人在坟前!可是老头儿正抱着【真灵图腾】赶路,灵种傀儡看的清清楚楚,坟前还能有谁?

  孙大人悄然隐去身形,靠近了那座新坟。

  新堆得小土包前站着三个人,一个白发老者,和一对年轻男女。三人都有修为在身,孙大人望了一眼,大致判断出老者乃是第五大境,年轻男女都是第四大境。

  那个年轻女子手里举着一块薄薄的木板,另外一只手挽着年轻男子,两人似乎是一对情侣。

  他们正在交谈:“下面埋着东西。”

  “挖开来看看。”

  “小心埋伏。”

  孙长鸣暗中皱眉,却仍旧没有出现。年轻男子大约是真的担心有什么埋伏,让大家退开来,放出了一只木头机关狗,机关狗三两下刨开泥土,将尸体拖出来。

  老者不满道:“普通人的尸体?你的六阶奇物,耗费我们整整一万枚灵玉,就找到了这个线索?”

  女子冷哼一声:“你我都明白,大罗界门的奇物不会出错。这具尸体必定是此次历险的重要线索,现在要做的,是观察和分析这个线索。”

  年轻男子蹲下去:“刚埋不久,土很浅——这不对劲,若是普通人的图财害命,这老太婆不像是有钱人。”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找出了各种疑点,然后扩大搜索范围,又在不远处找到了被老头儿丢弃的平板车,最后三人顺着老头儿的脚印追了下去。

  孙大人满心疑惑:这三人什么来历?彼此毫无信任,却又能够合作,他们提到了什么大罗界门,什么奇物……是一个不出世的古老宗门?

  他们身上同样疑点重重。孙大人紧跟着追下去,如果这三人出手拦住了老头儿,必然破坏自己的计划,说不得自己就得提前出手拿下他们!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