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四二章 兽耳山(上)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五四二章 兽耳山(上)

  极真子的尸体倒在虎巡守三人身旁十几丈的位置,但是他的脑袋不知怎的滚到了三人脚下,眼睛仍旧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直勾勾的,看的三人一阵毛骨悚然。

  无法打开【大罗界门】他们也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他们可能比刚才的极真子还慌,因为这种情况他们从未遇到过。

  在他们的意识中,诸天万界的所有存在之中,【大罗界门】毫无疑问位于最高层次!甚至他们纷纷猜测【大罗界门】应该是更高层次世界的造物。

  这种猜测是有证据支撑的,无数历劫者在一个又一个世界历险中,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危险,他们会遭遇那种无比强大的古老存在,亦或是陷入到一些特定的凶险领域,可是【大罗界门】从来没有暴露过,更别说被限制无法使用!

  孙大人先是搜刮了极真子的全身——就在极真子被杀的刹那,他所操纵的三件奇物同时化作了一片光芒,想要回归极真子的眉心,却没有得到“接应”,因而只能围绕着极真子的尸体旋转不去。

  孙长鸣张开五指笼罩下去,这三团光芒却并无太大的抗拒,便顺从了他,让他将意识渗透进来,弄清了三件奇物的功用。

  哪怕是孙大人一路走来从不缺少神器、重宝,乍一看到这三件奇物还是深深羡慕。如果本官第五大境的时候有这些宝物,我也不把那些第六大境放在眼里!

  更加关键的是,八荒世界中也有一些可以让第五大境越阶挑战第六大境的宝物,但这些宝物始终还处在天轨划定的位阶范畴内。不会出现一个弱者得到了强大的宝物,便可以轻松越阶秒杀的情况。

  这是天轨对于刻苦修炼的一种回报,高境界者必然对低境界者有着绝对的优势,否则何来公平可言?哪怕是手持异宝,想要跟高阶对抗较为容易,想要斩杀却是难上加难;即便是成功了,也一定会付出不菲的代价。

  但这三件奇物却完全没有这种“顾忌”,它们配合起来,就是为了打破“规则”,破坏其他世界的“公平”!所以极真子便可以凭借这些奇物,很轻松的斩杀四勋以下的第六大境。

  武魂和古藤除了拔升历劫者的境界之外,各自还可以形成一个“场”,类似于领域的力量,两相叠加可以应对绝大多数领域权柄。

  不过这三件奇物都是六阶,对于现在的孙大人来说意义不大,也不能将他提升到第七大境。但是孙大人接下来在极真子身上搜索了一番,找到了许多功效神异的高阶奇物,其中许多东西他都能用得着。

  尤其是这家伙随身带着一个草药纸包,这东西竟然也是一件奇物,而且是异常珍贵的一次性六阶奇物,服用下去之后,可以迅速的激发出一次七阶进攻!孙大人判断,影响这一击的最大因素,反倒是你能用多快的时间,把整包草药全都吞咽下去。

  不过那一件特殊的任务奇物,因为极真子死亡,这一次历险也就宣告失败,已经被【大罗界门】暗中收回了,孙大人并不知道此物的存在。

  孙大人一直想要弄清楚所谓的“奇物”和法器之间的差异。极真子身上有着众多的奇物,但也有一些法器。一般的法器孙大人都可以大致分析、判断出它们是用什么宝材、什么手段炼造的。

  可是对于奇物,孙大人完全看不明白。这些宝物好像是……天生就是这个样子的,无从下手分析。孙大人摇头,暗中自言自语:“并非真的无从分析,只是本官的境界还不够罢了,估计至少要第八大境,才能看出一些端倪。”

  “奇物”已经找到了,可是“大罗界门”又是什么?孙大人忽然注意到,极真子手上戴着的那一枚方戒。他眉头微皱,回忆一下极真子活着的时候,手上分明空空如也。

  他将戒指摘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老二便在葫芦老五中欢快的翻腾起来:就是这个,口水止不住了,大哥快给我!

  孙大人一阵诧异:这个?这么小一点,不像老二你平日的胃口呀。这些奇物呢,你没什么胃口吗?

  老二只是道:其他的无所谓,吃一口也行,这个戒指必须给我。还有啊,那三个身上也有这种戒指,大哥快去帮我都找出来。

  孙长鸣一眼看过去……捆仙绳帮他们绑成了一个很不正经的姿势。孙大人就撇嘴滴咕了一声:“这都是跟谁学的?”

  但是三人手上全都是空荡荡的,并没有这种方戒。孙大人上前去开始搜身,将他们的法器、奇物之类的全都找了出来。

  轮到乐金儿的时候,她流露出一种我见犹怜的柔弱畏惧,怯生生的说道:“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一旁的愚逍遥就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当着我的面也行。”

  这种套路两人配合熟练,几次都用类似的手段绝境反杀。可是孙大人偏偏不吃这一套,瞪了乐金儿一眼:“你想得美。”

  他把三人上上下下搜了个遍,然后举起那枚方戒问道:“你们的呢?”

  三人脸色大变,方戒便是【大罗界门】的接入口,他们以为眼前的土着生灵,已经知晓了【大罗界门】的秘密。可是【大罗界门】分明有一条戒律:不得向历劫者之外的任何人泄露【大罗界门】的秘密,否则直接抹杀。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开口回答。孙大人察言观色诈言道:“不交出来也无所谓,杀了你们自然也就出来了。”

  三人再次露出惊恐的神情,虎巡守急切道:“阁下且慢、且慢,咱们商量商量,那东西交出来我们必死无疑。”

  孙大人各种威逼、各种话术,可是却都无法从三人口中套出来真正的秘密,他有些不耐烦了,结果葫芦老五里的小泥鳅更不耐烦:你跟他们啰嗦那许多作甚?那东西上面有【戒律】,他们想说也说不出来。

  孙大人恍然大悟,你早说啊。他抓起三人的手一摸,就感觉到有三枚戒指和他们的手指融为一体——这东西的确是隐形的。

  孙大人粗暴的摘了下来,三人一声惨叫,声音未绝全身生机已经迅速消散,童孔放大没了呼吸!孙大人则是把四枚方戒一起丢给了老二。

  小泥鳅在真水长河中欢乐的翻滚着,不停地嬉闹,张开大口啊呜一下将四枚方戒全都吞了下去!

  孙长鸣随手处理了一下四具尸体,然后将【立马杵】拔起来,继续追踪前面的老头。随后孙大人便想到了一个问题:二弟呀,那个什么【戒律】对你有效吗?

  小泥鳅惯例陷入了一种“饭后困”的迷湖状态中,庞大的身躯在真水长河中浮浮沉沉,正准备落回水底,大哥这个时候提问,小泥鳅觉得吵闹,没好气的抬了一半眼皮瞪了他一下:好没有常识哟!

  戒律乃是上位对下位的一种约束,制定这一道【戒律】的家伙,层次那么低,怎么可能限制到我?

  孙大人便眉开眼笑,这也就意味着老二消化之后,自己也能够得知所谓的【大罗界门】和【奇物】的全部内情,所以他对二弟抢白自己,表示毫不介意:好好好,你先休息,大哥退下了。

  那叫一个谦卑啊。

  灵种傀儡蚊子跟着老头,到了夜晚老头找了个山洞,今天运气不好,只找到一些野菜野果充饥。

  孙大人等天黑之后,忽然摸出来【立马杵】插在身边,周围的世界顿时凝固。孙大人取出了袖子里的金盒,打开盖子来,那只神虫趴着一动不动。

  “行了,别装死了,我知道你是个冒牌货。”

  神虫不动声色,馒头哥暗中小心翼翼,想要直接跟阿鸣坦白,却又觉得没那个脸面。

  孙大人接着说道:“你和神尊之间是否有所感应?”见这虫子还是毫无反应,孙大人冷笑一声道:“若是能够互相感应,留你还有些用处,若是没有……”

  馒头哥急忙用伪装的声音说道:“有的。”

  “哼。”孙大人一声冷笑:“你可知道神尊现在何处?”

  馒头哥想了想,觉得应该说实话,虽然不知道阿鸣为何要问自己这些,但不能因为自己给出了假消息误导了阿鸣。

  “我……只能感应到神尊的确存在,别的一概不知。”

  “能够感应到你和神尊之间的距离吗?”

  “不能。”

  “废物!要你何用?”

  馒头哥险些就要绷不住,承认自己的身份了:阿鸣在外面如此霸气吗,真的杀伐果断啊。

  但他忽然又想起来一个细节:“等一下、等一下。我在神寨的时候,距离神尊图腾最近,那个时候对于神尊认知的感觉最强烈,但是最近这种感觉虽然还存在,却微弱了许多,这样说起来,其实是我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判断自己和神尊之间距离的。”

  孙大人摸着下巴:“神尊是否知道你的存在?”

  “应该……不知吧。”我虽然沾染了神韵,但是在古老神祇的面前,还真是小到不能再小的角色。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