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四六三章 鬼车卫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四六三章 鬼车卫

  梁姐姐很快就把五大开国公府,五位坐镇强者的资料送来;比阮三生从总司衙门调取的资料更加详实细致。孙大人甚至能够看出来,其中有些格外隐秘珍贵的部分,极可能是梁玉指大人亲自出马收集的。

  这也是孙大人为什么会专门跑一趟,去向梁玉指求助的原因。梁玉指虽然是北狱镇抚司指挥使,但是她常年呆在京师——反正梁大人对外宣称的想念太后,故而经常留在京师陪伴。对花街柳巷的宣称则是,她舍不得姐儿们。但孙大人总觉得真相是……那谁在京师——京师中的这些超级强者,梁大人一定会加以调查,因为这些人的境界摆在那里,只有这些人有资格成为梁大人和某位不知姓名的柳大人的斗法对手。

  朝天司总司衙门会收集五大开国公府的情报,但一定比较笼统。

  孙大人看了一下这些资料,忍不住有些好笑,梁姐姐还真是……性格可爱啊。在她的情报中,这五位坐镇强者中,恰恰是梁国公府的那一位,最不检点。

  其他四府都是赘婿之身,当年不说名满天下,也是一时才俊。这些人不但天资卓绝而且操守谨洁。哪怕是被逼成了赘婿,变得有些颓废消沉,也不会胡作非为。但梁国公府的这一位梁佶,被选中当成坐镇强者培养,一开始颇为谨慎,等到晋升第六大境之后,便彻底暴露了本性。在梁国公府中那真是……大开淫戒。

  梁玉指收集的有关梁佶的资料最多,整整有一指厚,多半记录的都是他秽乱梁国公府的事情,他不找那些丫鬟小姐什么的,偏就喜欢府上那些老爷少爷们的妻妾。而且也不用强,他修为极高又能花言巧语,和他一比梁国公府上的那些废物二代、三代们,简直就一个天上白鹤一个泥塘水虫。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梁国公这些年来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多半都是被他给气的。

  孙大人发觉梁姐姐在记录这些“艳闻”的时候,从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种吃瓜八卦的快乐。

  孙大人不免感慨,原来在内心深处,我跟梁姐姐竟然是同一类人?

  梁佶这个人不能要,孙大人下了决断。除了梁佶之外,另外四位坐镇强者中,反倒正是那一位蔺执白最为正直。

  他自从被逼入赘之后,生活便只剩下了两件事情:一是修炼。

  他当年也是横空出世的一代天骄,才情不在柳值之下。按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应该晋升第七大境了。但一直到了最近源复苏,才在魏国公府的支持下破境。原因就是,他已经把修炼变成了一种“工作”,魏国公府安排给他的工作,因此每天按部就班,绝不超额完成任务,速度自然不会太快。

  从这个角度来看,魏国公府实际上是扼杀了大吴朝的一位天骄。

  二是书法,每天完成了修行之后,便是练字。倒是借用魏国公府的财力,购买了大量的名家笔迹。

  他和自己的妻子,应该是只在晚婚当晚圆房一次,后来便再也没有去过那位魏国公府小姐的房间。对于夫妻双方来说,这都是一个悲剧。

  除了蔺执白外,另外三位坐镇强者称不上“清白”,这么多年来,也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都是压抑之下的一种宣泄。

  对于如何敲掉开国公府的这些坐镇强者,孙大人早有预桉,看完了资料后心念一动,计划已经开始执行。

  首先是京师开始“闹妖”,防御森严的京师不知怎的竟然有一头六阶大妖频繁出没,不管是皇城司还是朝天司竟然怎么都抓不着对方。

  偏生各种线索都指向了五大开国公府!这种大妖如果没有内应,甚至都不可能进入京师。

  而暗中也有风言风语开始流传,五大开国公府一门心思求取孙大人的妹妹,恰恰是听信了一件强大妖器的占卜!

  而后在朝天司和皇城司的精诚合作之下,越来越多的证据被找了出来,这些证据对五大开国公府非常不利。

  开国公们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也开始想方设法的“自辩”,通过各种渠道,向外界透露一个观点:只要大吴朝存在,我们五家就会富贵绵长,有什么动机勾结妖族?

  这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很快又有新的证据发现,五大开国公府恰恰是为了那件占卜妖器曾经断言:五大开国公气数将尽,必须有所为,才能再续三万年的富贵。

  而这三万年的富贵,便是投靠妖族,里应外合覆灭大吴朝!

  随后,在朝天司和皇城司的严密追查之下,这件占卜妖器露出了踪迹——然后又“神秘”消失了!各种线索又印证出,是五大开国公府将妖器隐匿起来!

  元微数没有让孙大人失望,融合了那只破瓦罐。但实际上对于孙大人来说,这不是关键。如果元微数失败了,破瓦罐仍旧不受控制,孙大人会伪造一个听话的。

  现在只是更加便利了。

  而那只在京师中出没的六阶大妖,正是麻天古。

  五大开国公府这时才真的慌了,他们的确是底蕴深厚,但也承平太久,所以骤然面对朝天司上下全力发动的攻势,应对起来漏洞百出。凭借自身的底蕴硬扛到现在,终于露出了败相。莫要忘了,当初他们的五位先祖,和太祖皇帝的约定是,只要不犯谋反之类的大罪,都可以保他们永世富贵。

  勾结妖族,便是谋反!

  五大开国公很不愿意低头,甚至愤愤的认为,天下人眼睛又不瞎,还能真看不出来,这是孙长鸣针对五家的阴谋?

  他们想要找些人帮忙说句“公道话”,然后便愕然发现,整个大吴朝上下,没有一个世家、宗门愿意帮他们说话!

  从南尼国入股参战,到红夷蛮种大陆捕奴,孙大人差不多已经把整个大吴朝的全部权贵绑在了自己的战车上。

  的确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件事背后的真相,可是你得罪了孙大人,孙大人要收拾你们,我们当然是为孙大人摇旗呐喊喽。而且你们这些年,多吃多占富得流油,我们看着也眼热啊。我们是没那个能力收拾你们,但孙大人有这个能力,我们当然要帮衬一二,跟在孙大人身后等着分口汤喝也是很美好的嘛。

  说实话到了这一阶段,实在有些出乎孙大人的预料。在动手之前,孙大人猜测自己抽身而退后,会有群狼围猎的情况出现。现在这种局面提前到来了。

  不但狼群数量无比庞大,而且全都唯大人马首是瞻!孙大人成了那一只领头的勐虎!

  孙大人也是事后才明白了其中缘由,不由得失笑:“难怪这次计划仓促而行,中间有许多瑕疵之处,却不但没有被发现,而且似乎有人暗中出手弥补……”

  这是京师中各家权贵的默契,配合自己呢。可是没几天,孙大人就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这种勐虎率领群狼围猎的势头,越来越勐烈了!已经到了不需要带头勐虎出手,群狼们已经开始疯狂撕咬的程度。

  孙大人觉得不大对头,暗中打探了一下,原来这几天权贵们之间又开始疯传:这一次的行动,是孙大人给出的考验,大家以后还想跟着孙大人发财,这次就得缴纳足够的投名状!

  孙大人绝无此意,可是这事情也不好明着解释,那样很容易让各家退却,最后变成了自己独自面对五大开国公。不过孙大人朝天司出身,马上就意识到这里面怕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他稍加调查,就找到了始作俑者:大宗正赵继宗!

  孙大人很恼火,赵大人这样做,岂不是把自己当枪使了?他选了个夜晚,独自从赵继宗的后院翻进去,来了一出“夤夜拜访”。他虽然是“潜入”但没有遮掩自身的气息,赵继宗也是第七大境,马上就察觉到了,也没有半点干坏事被撞破的尴尬。

  他在前院跟家人宴饮,喝了一杯之后才找了个借口回来。

  孙大人端坐在本属于赵继宗的太师椅上,毫不客气的质问:“大宗正意欲何为?”赵继宗坦坦荡荡,指着他说道:“孙大人你呀,胆子还是太小!”

  “嗯?”

  “既然对开国公动手了,为何还不痛下杀手?这五大蠹虫趴在我大吴朝身上已经吸血数万年,正该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

  孙大人顷刻间就明白了,赵继宗还是那个赵继宗,他一切的行事出发点,都只会是皇室。五大开国公先祖和太祖皇帝的情分早就耗光了,皇室想必是早就想向他们开刀。但是他们是太祖皇帝留下的勋贵,皇室主动出手十分不妥。

  可是这一次,五大开国公惹怒了孙大人,赵继宗正好顺势而为,剪除这五家后,最大的好处怕是会落入皇室手中。

  孙大人不由感叹:“还是你们家的人心黑呀!”

  孙大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从朝天司中成长起来的大员从不介意流血。五大开国公想要迎娶他妹妹,但是动机不纯,孙大人就要敲掉他们全部的坐镇强者,这不但极大地削弱了五大开国公府的实力,更是直接把他们的脸面摔在了地上。这已经足够凶狠了,但孙大人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下死手,哪怕是他真的暴跳如雷。

  皇室更丧心病狂,为了利益连祖宗的话都不听了。

  赵继宗还是那个样子,面对孙大人的指责他毫无尴尬愧疚之类的情绪,他就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自己都是为了整个皇室好,并不是出于私心。

  孙大人很想让他明白,这样利用自己,我很生气!但转念一想,跟这种极端分子说这些没有意义,索性直截了当切走一大块蛋糕:“五大开国公这些年来暗中豢养的那些死士、私军,我要了。”

  赵继宗跟他讨价还价:“这不可能,你掌握那么庞大的力量,皇室寝食难安。真给你了,老夫转头就得跟算计五大开国公一样算计你。说实话,对此老夫并无把握,所以这个要求,老夫死也不能答应。”

  “五成!”

  “不行!”

  “三成,这是最后的底线,否则本官撒手不管,你们狗咬狗去。”

  赵继宗万分不情愿:“你要这些人做什么?”孙大人想也不想回道:“远征红夷蛮种!”赵继宗勉强答应:“那好吧,不要让本宗正在东土再看到他们。”

  两人达成协议之后,这一场盛大的“围猎”终于渐渐落下了帷幕,当天夜里,一直在京师中时隐时现的那一头六阶大妖,从魏国公府中逃遁而出,打伤了朝天司、皇城司众多高手,闯出京师而去。

  京师上下哗然,坐实了五大开国公勾结妖族的罪名。

  随后皇室有神秘人出面调停,只要五大开国公交出坐镇强者的【大誓令】,就可以保证孙长鸣不再追究。

  魏国公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会闹到这般地步!早知道当初就答应孙长鸣了。他们在极端不利的形势下,不得不交出了五枚【大誓令】,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也不觉得自家要完了。各家都有极强大的隐藏实力,即便是坐镇强者,也有数名替补,不吝投入的将修行资源砸下去,几年时间就可以弥补空缺。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皇室调停的时候,说的是“孙大人不再追究”,可是皇室不会放过你们啊!

  不过后续的事情,孙大人不打算参与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五位坐镇强者原本内心欢喜,孙大人硬把他们要出来,必然是要兑现在玉水园中的诺言,要放他们自由的。

  可是孙大人却在京师城外,随手毁掉了梁佶的【大誓令】之后,一剑击破了他的道基!梁佶破功引发了半空异象,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他从第六大境五勋,一路跌落最后成了一个普通人!

  “滚!”孙大人只给了他一个字。

  另外四人噤若寒蝉,终于意识到这位可不好伺候啊,因为惹了他妹妹,就差点闹得五大开国公家破人亡。

  孙大人对他们四个反倒是和颜悦色,但提前说明:“自由是有代价的。本大人不是善男信女,不过本大人比那些开国公仁厚一些。

  本大人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个为我朝天司服务三十年,随后就将【大誓令】还给你们。

  第二个选择,本大人现在就可以把【大誓令】还给你们,但你们需要前往红夷蛮种大陆,在红夷蛮种大陆被我大吴征服之前,除非是养伤你们都不得后退半步!但是在那边的一切功劳,你们都会得到嘉奖,收获的所有好处,也都归你们自己支配。”

  另外三人犹豫不决,红夷蛮种大陆的情况,他们多少也有些了解,要比大吴这边凶险许多。只是席兰国,便有多位七阶信徒,去了可能会陨落。

  唯独蔺执白澹然道:“请大人给我三天时间,处理一下京师的事情,然后我会动身,前往红夷蛮种大陆。”

  “好。”孙大人答应之后,当场就将他的【大誓令】丢还给他。蔺执白看着这枚令符,眼中露出了无比复杂的神情,轻轻一捏令符烟消云散,可是重重往事在他心中却无法烟消云散。

  他朝孙大人一拱手转身而去,先回了魏国公府,收拾了自己的院子,将这些年收集的那些名家笔迹全都取出来,装满了四个储物锦囊。然后又把自己的作品一一展开来,挑选了自己最满意的十幅收藏起来,别的一把火烧了。

  当他转身离开这座居住了数百年的小院之后,整个院子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变化:他在这座院子中的一切痕迹,都被彻底抹去了。当年他搬进此地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他在离开魏国公府之前,犹豫片刻折身去了隔壁“妻子”的房外,隔着房门道了一句:“你也解脱了,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彼此没有见面,蔺执白便出了魏国公府,去城外的一处村庄外,拜祭了自己的母亲。随后再去一座墓园,墓园门口竖着石碑,乃是附近一个大族“周氏”的族墓。其中有一座夫妻合葬的大墓,妻子那一边的墓碑上刻着“周门白氏”。他只是静静的凝望着,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良久才转身而去。

  当年的青梅竹马,却是最先承受不住庞大国公府压力的那一方。再加上魏国公以他的母亲相要挟,终于让他屈服。如今自己重获新生,可惜曾经在意的人,都已经化作了一抔黄土。

  ……

  另外三位坐镇强者再三考虑,只有一位愿意前往红夷蛮种大陆,两位宁愿选择继续“卖身”给朝天司。

  这两人孙大人也看不上,丢给了柳值。

  但他却没有立刻离开京师,低调的等候了两日之后,阮三生终于兴奋赶来:“大人,找到了!”

  孙长鸣霍然起身:“带路,抓人!”

  这一次却没有兴师动众,只有阮三生一人,带着孙大人来到了京师中的一条小巷子。这里住的都是京师的穷苦百姓。巷子尽头倒数第四家,是老两口带着个女儿,平日里以贩菜为生。

  女儿已经到了待嫁的年纪,出落得很漂亮,却一直没有许配人家,据说老两口一直想让女儿去给权贵人家的老爷做个小妾。

  小妾没什么地位,寻常百姓不大会有这种想法,邻居们也都觉得是这老两口贪恋富贵。

  孙大人来的时候,家里只有老太婆和女儿,老头挑着担子去卖菜还没有回来。孙大人也不着急,和阮三生一起在院子外面静静等候。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有个老头挑着担子蹒跚的从巷子走进来,孙大人看着他进了家门,紧跟着就上前敲门。

  老者疑惑开门:“这位贵人找谁?”

  孙大人叹了口气,道:“本官经常会很疑惑,明明都是人族,为何会心甘情愿成为妖族的奸细?若是你们乃是修士,为了修行资源投靠妖族,到也让人能理解,可你们都是普通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你替妖族潜伏在京师几十年,一生就这样蹉跎过去,你得到了什么?”

  老头脸色大变,抄起一旁的扁担朝着孙大人就打过来。

  一道灵光从孙大人的袖子里窜了出来,将他牢牢捆住,同时继续飞快延伸,钻进了屋中,将老妇人和女儿都绑了起来。

  孙大人喝了一声:“带走!”阮三生放出了讯号,立刻有朝天司的人马支援而来,将一家三口带回大牢审讯。

  自从万象道人进入那座古妖大墓,就似乎有个意志暗中操控着一切。等万象道人进了京师,想要搏一场富贵,可是京师无数权贵,他为何能准确的找到了五大开国公?

  孙大人查阅万象道人记忆的时候,梳理出了一条线索:万象道人在京师中,有几次和偶遇的陌生人闲聊,对他起到了旁敲侧击的推动作用。

  这几个陌生人,正是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婆,和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暗中的那个意志,想要驱使五大开国公和孙大人冲突起来。为何选择五大开国公?因为京师中大部分权贵和孙大人已经有了联系,五大开国公恰巧不在此列。而且他们有着足够的实力,家族中都有坐镇强者。

  孙大人喝茶等候,时间不长阮三生便急匆匆而来:“大人,问出来了,是九巫妖廷鬼车卫的人!”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