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四六八章 尸水冥河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第四六八章 尸水冥河

  大印暗红,无数尸骨仿佛一直浸泡在污浊的血液中。天尸老鬼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隐藏,强行苏醒了一部分意识,【万尸魔玺】之上,一人、一龙、一凰、一龟的“尸身”同时睁开眼来,射出了暗红色的光线,又被这件宝物凝成了一束,唰的一声朝着孙长鸣扫去。

  苍稷剑姬暗中发抖,激动不已:虽然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让人十分不安,可是果然是增长了见识啊!这可是曾经的九阶法宝!而现在却只能发挥出七阶、八阶左右的威力,正适合自己演练剑法、增长见识!

  当!当!当!

  苍稷剑姬接连和射线拼斗了数次,略微占据上风。但是【万尸魔玺】上,越来越多的“尸身”睁开了眼睛,射线越来越粗越来越明亮,威力不断增强,说明天尸老鬼复苏的程度不断增高。

  “老鬼!”炎魈老前辈一声大喝冲了过来:“老对手在这里!你欺负一个几万年之后的晚辈,还要不要老脸?”

  炎魈脚下的那一半血池地下,噗的喷出一股浑浊污秽的黑水,在天空上形成了一道螺旋长河,将炎魈困在了其中。天尸老鬼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的怨毒中又带着几分得意:“老对手,你认得【万尸魔玺】,那么认不得认得此宝?”

  炎魈只觉得周围浑浊污秽的黑水中,传来一阵阵尸臭,他不需要呼吸却也不知不觉的被毒性所影响,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真火涣散。

  炎魈老前辈咬牙切齿骂道:“是【尸水冥河】——你竟然真的把这邪物弄出来了,你到底残杀了多少生灵!”

  他口中怒骂行动上却是分外忌惮,先以高阶真火护住自身,然后仔细观察,想要找出这宝物的弱点。当年他沉睡的时候,天尸老鬼还没有祭炼出这一道大伤天和的邪宝,他的另外一件本命法宝乃是【尸骨道山】,威力比起此宝还是略逊一筹。

  “哈哈哈!”他这姿态落在了天尸老鬼眼中,让他得意万分:“天轨逆变大劫,你们一个个怕的跟孙子一样,恨不得早一点布置好自己的兔子洞躲藏起来!但是本座偏要反其道而行!本座便是借了天轨逆变大劫的东风,不需要亲自动手,大劫自然会杀落无数大修,本座隐藏暗处慢慢收集尸身便是了!”

  炎魈默默无语,这天尸老鬼果然是个狠角色,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为了一件至高邪宝,把自己也压了上去!天轨逆变大劫对所有修士一视同仁,天尸老鬼也有陨落的风险,他竟然硬是拖到了炼成【尸水冥河】这才沉睡!

  “所以啊,老对手,你凭什么会是我的对手?安心去吧!”天尸老鬼话音未落,围绕着炎魈的螺旋状黑水,恶臭气息大增,哗哗哗的水声响起,有一只只鬼爪从黑水中伸出来,带着几分死亡规则,从不同的角度抓向了炎魈。

  炎魈爆喝一声全身火光爆发,可是那【尸水冥河】却似乎专灭真火,一只只鬼手中弥散出澹澹的水雾,水雾逼近真火便后退,很快炎魈就被挤压的只剩下三丈大小的空间。

  两人之间的斗法,已经不是单纯的威力比拼,而是上升到了规则层面的互相克制。炎魈心中飞转,苦思破敌之法。

  天尸老鬼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炎魈这边,毕竟一个几万年后的晚辈,哪怕是惊才绝艳,在天尸老鬼面前也不如炎魈有分量。

  天尸老鬼的苏醒程度还在增高,但他也能预见在如今的环境下,自己最多只能苏醒到第八大境的程度,而且只能短暂维持巅峰。随着自己的复苏,本命法器的威力也会逐渐增强,天尸老鬼相信,凭借【万尸魔玺】自身的威力,已经足够斩杀那个晚辈了,不需要浪费太多精力。

  此时【万尸魔玺】上,已经有将近一半的尸身睁开了眼睛,暗红色的射线增长到胳膊粗细,滋滋乱射,苍稷剑姬已经从略占上风变成了节节败退。她暗中评估了这件邪宝,现在的威力状态,大约到了弱八阶的状态。于是她不再犹豫,一剑落下和射线强硬了拼了一记。

  当——

  两件八阶重宝的对决,引发虚空乱颤,只不过这个已经完全死寂的世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被余波摧毁了。

  苍稷剑姬这一剑,却出乎意料的凝实。原本已经落入下风的她,之前几剑的剑光都被射线击碎,可是这一次,却是剑光将射线打的转折,改变了方向嗖一下射向了一边,那里剑鞘正在等待。

  吸熘——

  射线被剑鞘吞噬了,而且其中庞大的吸摄之力,让射线竟是不能断绝!【万尸魔玺】上,那些尸身眼睛持续输出射线,很快便有些后力不济,一些尸身甚至被这种吸摄之力顺着射线牵引,上半身探出了【万尸魔玺】!

  而苍稷剑姬再次发出了一剑!

  剑光宛如天罚的神光,明亮、笔直、澄净,竟然是唰的一声,从那些尸身露出的空缺,刺进了【万尸魔玺】!

  【万尸魔玺】高大如同一座点将台,相比之下古剑苍稷十分渺小,可就这样小小的一柄剑,刺穿了整个【万尸魔玺】。视觉层面上,这场景看上去十分违和;可是在规则层面上,却又让人有一种合情合理的感觉。

  这一片死寂的天地间,忽然爆发出了无数的惨叫,声声洪亮道道凄厉!其中包含了龙吟、凤鸣、马嘶、鸦噪、狼嚎、人吼种种,庞大的邪宝上各种尸身好像下饺子一样掉落下来……

  “啪啪啪”那些尸身落在大地上,便立刻化为死灰,和了无生机的大地融为一体。但是所有尸身中所蕴含的纯粹力量,全都凝聚成了一团,随着那些尸身全部从邪宝上剥落,这些纯粹的力量凝聚的那一团巨大暗红色灵光也显现出来,正被古剑苍稷穿在剑身上。

  只不过此时的苍稷剑姬却没有半分喜悦,甚至孙大人还能够从自己的识海中,感受到苍稷剑姬沉重、吃力的状态。

  那一团暗红色灵光的核心,乃是彼此相连结合的一团深奥符文,涉及到极为高深的死亡规则。这个核心乃是货真价实的九阶!

  邪宝受限于主人状态,对外征伐的时候,不能发挥出九阶的全部威力,但是苍稷剑姬想要摧毁、吸收这件邪宝,却必须要面对九阶的核心规则。

  她十分辛苦,若不是她在轩辕洞中辅左那件神器多年,对于更高阶的法则早有涉猎,只怕当场就要放弃,任由那一团核心结构逃遁而去。

  孙大人之前表态,请苍稷剑姬自由发挥,自己不再胡乱插手。不过现在却是心思一动,抬起手来凌空放出了令签应物。

  在这样级别的斗法中,小小的令签应物毫不起眼甚至孙长鸣这个人都“不起眼”。孙大人凌空把手掌一挥,令签应物便拍落下来。

  啪——

  这一拍之下,那一团核心好像皮球一样荡漾起来。符文结构之间,多出了几分空隙。苍稷剑姬大喜过望,立刻透过了神识向孙大人表示:请再大力一些!

  啪!啪!啪!

  孙大人连连挥手,令签应物一下一下的拍落,暗红色灵光中,那一团核心结构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崩溃,却又被苍稷剑姬指引着剑鞘飞来,连带着灵光一起全部吸摄进去。随后古剑苍稷归鞘,苍稷剑姬慢慢吸收细细参悟,她从轩辕洞中出来,一是有着神器大人的秘密任务,二是期望能够在源复苏的大时代下更进一步——今日的收获,为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天尸老鬼万万没想到,区区八阶剑器,能够击碎了自己的本命法宝,【万尸魔玺】可是九阶!本命法器被毁,让原本状态就很糟糕的天尸老鬼雪上加霜。他对孙长鸣真的是恨之入骨了!

  魔教事件中,就是这小子坏了本座的好事!当时本座便想要将他挫骨扬灰,这次大战本以为他的实力不足为虑,结果又吃了个大亏!天尸老鬼暗中自骂,真是愚蠢,真应该吸取上一次的教训,一开战先诛杀了这个小辈!

  可实际上,不是他不想,苍稷剑姬和炎魈牵制,他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斩杀孙长鸣。

  而孙长鸣已经抬手放出了五牙飞剑,并且以飞剑应物加持其中。他把手并起两指往地面一指,轰的一声五牙飞剑拖曳着一道青白色的光尾,重重的撞击在了血池底部的大地上,深入大地数十丈之后,五牙飞剑旋转钻探,汹涌的剑光将松软如同沙子的泥土甩出来,大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隧道。

  嘎吱——

  一阵让人耳酸的声音传来,五牙飞剑戛然而止,孙大人手指左右挥动,将隧道尽头清理出来一片空间。他冲进了隧道。

  炎魈老前辈大叫道:“小子,不可冒进!”

  老前辈眼中喷出两条真火之龙,想要闯开了尸水冥河,可是天尸老鬼咬牙切齿的咆孝:“做梦!本座定要将那小子挫骨扬灰!”

  【尸水冥河】轰隆一声爆发,无数鬼手撕扯住了两条火龙,又有大片的尸水滚滚而来,表面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尸油,裹在了炎魈身边,轰的一声燃烧起了一种诡异的黑色火焰!炎魈一声怪叫,顾不上孙长鸣了,先保住自身再说。

  孙大人一路向下,隧道的尽头,是一座用血肉红砖建造而成的大墓。每一块砖头上,刻画着古老的尸咒,所有的砖头勾连在一起,尸咒的力量在大墓外面,凝结成了一道暗红色的灵光龟甲。

  五牙飞剑便是被此物阻挡。

  孙大人手持石锥,谨慎靠近观察,这些尸咒每一个恐怕都用了一具百年老尸炼化而来,真不知道天尸老鬼从哪里找来了这许多邪恶的宝材!

  “呵呵呵……”天尸老鬼的笑声在整个隧道中回荡:“本座很怀疑,你为何会如此愚蠢的主动进来送死?”

  孙大人将石锥举在身前,眉心上千门眼照射出道道青光,已经寻找到了一处红光龟甲的薄弱之处:“老东西,不要硬撑了。”

  “你苦心孤诣布置了这座墓穴,原本计划是很完美的,上面有【魔巫血海】,你不缺力量补充,而且这一方世界独立于八荒之外,你便是沉睡数万年,也不会被打扰——便是有人打扰,也不过是给【魔巫血海】增加一道气血之力而已。的确是考虑的面面俱到,相比于其他的古老存在,你这一番布置更加高明。”

  “可是你也不会想到,妖族闯入此地后,没有一门心思的探索【魔巫血海】,反而是挖空了心思想要回去。他们不但没有成功,还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完整。”

  “这个世界枯涸之后,【魔巫血海】也无以为继,你虽然在沉睡中,也跟着不断消耗力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能剩几分实力?”

  “若你真的能够应对我和炎魈前辈联手,我们蒸干血池的时候你为何隐忍不敢出手?”

  “若你不是后力不济病急乱投医,惹出了魔教的事情,又怎会提前暴露?”

  孙大人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手中的石锥同时向前刺出:“天尸老鬼,不要再虚张声势了,今日便是你真正的死期!”

  石锥带着强大的力量,尖锐的头部在虚空中刺出了一层明亮的青色光壳,准确地命中了红光龟甲上的薄弱环节。

  这个环节来自于那些尸咒红砖中的一块,乃是当年天尸老鬼炼制的时候,使用的古尸年份稍逊。

  嗤——

  红光冒起了大片的白烟,散发出浓郁的尸臭——相对应的那一块红砖轻轻抖动,仿佛就要从整个墓墙中脱离出来。

  孙大人紧闭全身毛孔、窍穴,甚至合上了双眼。他很敏锐的察觉到,尸臭的“毒”,只是一种表现形式,其攻击本质乃是死亡规则的一个侧面的体现,绝不可掉以轻心。

  从孙大人侃侃而谈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天尸老鬼,直到这个时候才才缓缓开口:“自以为是!”

  这四个字宛如拥有言出法随的大神通,话音落下的刹那,孙长鸣忽然感觉到,自己和所在的这一片空间,同时飞速缩小——这不是真实意义上的缩小,而是因为一件庞然大物,无视了空间的限制,突兀的出现在孙长鸣身边,这勐然对比,好像所处的虚空在缩小。

  这一件庞然大物给人的感觉高有万丈,五牙飞剑在墓墙前开出来的这一片空间分明无法容纳,却又偏偏就在其中了!

  无数惨白的骸骨层层堆叠,其上有数量几乎相当的怨灵缠绕。整个空间在这东西出现之后,便阴风阵阵,万鬼哀嚎。那庞大的骸骨之山,普通人只是见到便会血肉僵硬魂飞魄散;这鬼哭狼嚎,低位修士听到了也会肝胆俱裂身死道消!

  偏生这座庞大的白骨之山上,有着一条蜿蜒向上的小路,若是有高阶修士看到了,便会立刻“明悟”,这条小路,便是参悟“生死之道”的途经!他们会忍不住想要靠近这座山,想尽办法踏上那条小路。

  然后也成为了整个大山,无数白骨中的一员。

  这是天尸老鬼曾经的另外一件本命法宝:尸骨道山!他竟然一直藏着,现在牛刀杀鸡,用来镇杀孙长鸣。

  孙大人观感上自认“渺小”,庞大的白骨之山带着不可躲避、不可抗拒的威势冉冉降落,就要将孙长鸣压在山下。而此时此刻,孙大人还保持着“猴妖”的形态。

  这是要被压在五指山下了?孙大人心中暗忖。他昂起头来,望向了正在逐渐接近的庞然大物,内心由衷赞叹着:这些能够躲过天轨逆变大劫的古老存在,不论正邪、人妖,每一位都有真正的大能力、大智慧。如果没有相同级别的存在支持,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要算计天尸老鬼的。

  从孙长鸣的衣袖中,忽然飞出来两只葫芦,其中之一陡然变得无比巨大,并且格外坚硬。竟然是有那么一瞬间,顶住了尸骨道山,让这件九阶邪宝不能下落!

  葫芦老三在意识之海中,跟老爷嗷嗷大叫:腰折了、腰折了,顶不住啊……

  但是它仍旧稳稳当当。

  它争取了到了片刻的时光,另外一只葫芦也随之变大,葫芦嘴中哗啦一下子蹦跳出来成群的火焰神犬!

  这些神犬的形态,和孙大人上一世神话传说中孝天犬的模样类似,长身细腰,四肢灵巧。它们扑向了尸骨道山,并且数量越来越多,每一只火犬都叼住了一根骨头,用力一扯就从道山上拽了下来。

  它们三两口嚼碎了咽下去,然后再次冲上了道山!真火神犬的数量越来越多,而且反复不断地拆山,尸骨道山的规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缩小。

  暗中的天尸老鬼好半晌没有出声,最后咬牙切齿的憋出来一句:“赤龙当真阴险!只怕是当年就准备了这一道手段,要破本座的尸骨道山!”

  这其中的手段玄之又玄,难以浅显易懂的描述清楚。但是天尸老鬼明白,那些火犬,之所以表现出犬类的形态,恰恰是因为赤龙道主找到了反制尸骨道山这件九阶邪宝的规则之道!

  故而表现为可以拆骨头的神犬。外形上的克制,恰恰源自于内核中规则交锋的完胜!

  而这真火神犬的手段,必然出自赤龙道主,眼前后辈小儿没有这个本事。

  孙长鸣看似轻敌冒进一脚踏入了天尸老鬼的陷阱,实际上却是以自身为诱饵,钓出天尸老鬼最后的手段一击破之。

  孙长鸣和炎魈老前辈在此方世界中的行动轨迹是:闯入赤马生门,发现血池,探查虚空伤口,最后又返回血池。在从虚空伤口下准备返回血池的时候,孙大人曾经询问炎魈:“老前辈可有磨灭天尸老鬼的方法?”炎魈答曰:有。

  炎魈从赤龙道主本体上得来的磨灭天尸老鬼的各种手段,包括这些真火神犬在内,便是那个时候暗中转交给孙长鸣的。

  为何会是这个时候?

  天尸老鬼并不知道,魔教事件中,孙大人以皮蜕吸摄了他的半只分身,在京师的时候已经炼化了。那半只分身中有着本体的记忆。

  如果是别的法器炼化了分身,天尸老鬼自有感应,可是孙大人却觉得二弟给的这宝物,天尸老鬼无从感应!

  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起,这一场对决就变成了:孙大人一方对天尸老鬼已经做到了“知己知彼”;而天尸老鬼不但做不到“知己知彼”,还不知道对方已经“知己知彼”。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底气,再加上赤龙道主的暗中支持,孙大人才有这个胆量,敢把一位九境远古巨擘挫骨扬灰!

  但毕竟分身被炼化,和孙大人抵达此间世界有着一定的时间差,孙大人也不能完全肯定,在这个时间差中天尸老鬼会不会改变了什么布置,所以赤龙道主的一应手段,还是首先由实力更强的炎魈携带,如果有了变化,那就由炎魈使用这些手段强攻,成功率降低,但至少可以保证两人全身而退。

  到了此间世界之中,两人第一次探查血池的时候,就确定了天尸老鬼的一应布置照旧,并未发生变化。于是两人借着查看虚空伤口离开血池,暗中商议计划,以免被天尸老鬼察觉。

  最后的计划是炎魈拖住天尸老鬼在天轨逆变大劫中,冒险祭炼的【尸水冥河】,这件邪宝最为邪异强大,天尸老鬼也必然把更多的力量和精力,用来操控这件宝物。

  阅读网

  孙大人带着赤龙道主的各种宝物,杀他个出其不意!

  真火神犬浩浩荡荡,数量越来越多,而且吞吃了骨头的神犬还得到了相应的增强,体型随之变大,对于尸骨道山的毁坏力更强。

  而天尸老鬼对此,真的是束手无策。孙大人之前那一番分析天尸老鬼实力的话,也并非空谈,天尸老鬼的确十分虚弱。

  这种虚弱是相对的,他可以轻松灭杀普通六阶,可是面对赤龙道主的真火神犬,却没有扭转乾坤的办法。

  神犬已经分出来一部分,扑向了红光龟甲,不断的撕咬削弱这一层防御。孙大人一声长啸,石锥终于全力推刺!

  噗——

  红光龟甲崩溃,那一块薄弱的墙砖粉碎,整个大墓露出了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缺口。可是孙大人伸手一点,葫芦藤捆仙绳休一声宛若灵蛇一般钻了进去,天尸老鬼在墓墙后还有诸多的防御手段,却都对这神异之物起不到多大作用。

  葫芦藤捆仙绳后方挂着一枚小巧的指环,天尸老鬼已经看到了此物,整个大墓随着他的暴怒不断摇晃,天尸老鬼咆孝道:“赤龙你这个奸诈之徒,竟然舍得送出这枚【三千元火环】,这可是你的根本道基之宝!”

  葫芦藤捆仙绳尾巴一甩,这枚小巧的指环飞射向了大墓的最深处。这之间大墓有数十道防御升起,却都无法起到阻挡的效果,指环轻松撞碎穿过,然后在一片血煞之气浓郁的如同果冻的空间中,嗡的一声伸张开来,化作了一道庞大火环,火环分为九层,上面刻满了各种形态的“火”字,共计三千三百枚。

  随着火环的转动,每一个“火”字,都放出一道真火,落下击中这一片虚空中央悬浮的一只血红棺椁。

  天尸老鬼的惨叫声从棺椁中不断传出,血池上方,【尸水冥河】忽然停了下来,凝固不动,炎魈一声大笑:“成了!”

顶点小说地址:www.dingdian6.com


移动端:m.dingdian6.com 感谢您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