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这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孟飞一边客气地询问,一边拎着老头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按在银晃晃的铝质墙上。这老头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还要轻。

  “别……咱有话好好说。”

  “对,您最好是好好说。”

  孟飞把他拎得更高了,手爪收紧,原本宽松的白大褂衣领渐渐变成了一个勒脖子的绳套。

  要知道前一个所谓的“破解空间的游戏”差点就让他、萧涵还有安盛“捐躯赴国难”了!

  现在安盛是死是活还不清楚,他们却似乎又陷在另一个游戏里没出来。

  既然这老头知道“游戏”的来弄去脉,孟飞当然不愿意在这里死的不明不白。就算要死,也得拉上这老头垫背。

  “我说!我说!”

  布教授一边摊开双手表示放弃抵抗,一边开始讲所谓“游戏”的来弄去脉。

  鹦鹉螺研究所一开始接受的任务就是彻底消除松露镇核污染的威胁。毕竟这玩意就是埋在西洲人卧室门口的一个巨雷。

  北冥帝国时期挖出的巨量核燃料依然埋在松露镇的地下。在帝国崩溃、北冥联邦取而代之之后,北冥早就不管这摊子事了。

  获得这片土地的危月国穷得叮当响,就是想管也管不了。所以最终西洲人联合出资来解决这一切,项目落在了鹦鹉螺研究所的头上。

  想要清除污染就要进入“核棺”。但人类即便穿上最强的防护服也不可能长期在里面工作,很多工作只能通过机器人来做。

  但人类遥控机器人在地下搞研究也同样极为不便,比隔靴搔痒还悲催。机器人自身的智能又堪忧。所以早期整个项目进展缓慢。

  于是布朗格教授搞起了人工智能,把他们量子空间实验室用来进行量子空间实验的强大的空算机和人工智能程序都搬进了核棺。

  “这玩意就叫万物宫殿——建立在量子空算机的基础之上,可计算万物的人工智能系统!”

  老头虽然脖子被扼,性命掌控在别人手里,脸上却洋溢着无比的骄傲,仿佛在介绍自己最得意的作品。

  “万物宫殿?然后呢?然后这玩意儿失控了?”

  从空算机、人工智能程序、量子空间实验室……孟飞联想到了一串东西。

  所谓量子空算机能提供强大的算力,让万物宫殿自我进化,更加强大。当然,空算机并不是永动机,它需要负熵。

  负熵并不一定要从人类社会产生的。如果万物宫殿的程序足够聪明,就能学会如何利用能量来产生负熵。

  能量……那个核棺底下埋藏着海量的核燃料,那些玩意儿直接就是能量。

  从能量到负熵,从负熵到算力,从算力到智慧,这要是形成一个正向循环,那个人工智能可能会强到什么程度?

  成神吗?

  无穷的算力就意味着无穷的穷举能力。通过穷举实现漏洞挖掘,找到缺陷,进而获取世界的系统权限。

  这可不就是成神么?

  “不愧是张峰,你猜得没错,有那么一点点失控。”

  老头赞赏地看了一眼依然死死掐着自己脖子的年轻人。

  “一点点?”

  “人工智能程序似乎掌握了部分超常的力量,已经能够自行扭曲和转换空间。”

  “这叫一点点?”

  孟飞从异能局到异能部也不是一天两天,见过的异能者远超一打,但一个智能程序自行掌握了空间异能,这还真是头一回。

  理论上赤乌派来的具有异能的人偶都是人工智能。但那毕竟是赤乌神本尊在背后操控的。是神而不是程序。

  而布教授搞出来的这一个,是货真价实自然进化到掌握了异能的程序!

  从这个故事来看,他和萧涵、安盛一起在海苔镇的出租屋遭遇空间死循环的大楼,是这个智能程序在搞鬼?

  但这是为什么?它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和青芒人无冤无仇,干嘛把三个刚到神虎的青芒人关在楼里?好玩吗?

  “万物宫殿为什么要玩什么空间游戏?”

  孟飞决定径直问最根本的问题,这关系到他到底能不能逃出去。

  “它在追求更强的智能。他需要引入新的智慧,来提升自己。”

  布教授烟黄的眼睛再次变得雪亮。

  “万物宫殿的设定是尽快解决核污染。要尽快解决核污染就需要更强的智能。

  “他发现了最快捷的方案,就是直接引入人类的辅助。所以他不断地吸引全世界智力最强的人来到这里。然后给他们设置游戏。

  “如果你能从游戏里逃生,就算你的智力通过了它考验。”

  “通过考验?通过考验的人会怎么样?”

  “就会进入下一阶段的考验。”

  “……”

  孟飞想在口袋里掏枪,然后把枪管放进老头的嘴巴让他说话更干脆一点。但他摸了个空。这是在国外,他不能配枪。

  “我是说通过了所有的考验会如何!”

  “这个……我也没有通过所有的考验,怎么会知道呢?”

  老头耸耸肩。

  “我猜他会让这些通过考验的人,来修改他的代码,使得他更强?如果换了是我,我可能会这么做。”

  一个智能的程序掌握了异能,然后他开始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工智能高手来到这里,并且给他们设置陷阱游戏来筛选其中的精英?

  “但这不重要。我们要做的是先要通过考验。如果没有通过,那么我们就会被淘汰。”

  老头摇了摇脑袋让自己的脖子更舒服一点。

  “等等。淘汰?那些被淘汰的人都怎么样了?”

  孟飞第一个想到的是,安盛这家伙是不是被淘汰了?

  要说通关,按理说他们三人应该算一起通关了才对。但要说智力,那家伙确实不怎么样。

  “但按程序的设计,无用的意识体会被废弃并销毁。因为智力不够的意识体会白白消耗能量。对程序提高自身智力的目标不利。”

  完蛋。孟飞心中一沉。安盛这货八成是废了。

  此刻他真想掐死这老头。老科学家以严谨无比的科研精神亲手制作出了一个怪物,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但掐死老头并没有用。老头死了,“万物宫殿”还在,甚至可能活得更加嗨皮。老头活着,或许还有办法关掉那东西。

  “所以你要找到你的芯片来关闭它?”

  “对。”

  孟飞松开了手,老头顺着光滑的墙壁滑到地上。

  “游戏开始了是吧。”

  他看着坐在墙角喘气的老头,心想着是不是应该先帮他找东西。

  “所以我们还能活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