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国上医> 第六百五十七章 武哥求医

大国上医 第六百五十七章 武哥求医

  “我真没有,我说的就是实话。”

  武哥急忙道:“医生,你说对方有没有可能是气功大师?”

  这个病武哥是真心想要看好的,毕竟这可关系到他以后的情况,如果治不好,他可是要坐牢的。

  所以对于所有情况,武哥都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都给吴宝双交代了,甚至连方乐是气功大师这种可能都说了。

  “没事少听点故事。”

  吴宝双都笑了:“这世上哪有什么气功大师?”

  相对来说,医院的医生们,信这个的还真不多。

  毕竟医生们接触的东西不同,认知不同,信气功的人也就少,不能说没有,只是个别,而且水平越高的医生,也不会信这个。

  气功真要那么牛,他们还学什么医啊?

  学医多辛苦的,多少年才能出头,而且还有好多病都看不好,真要有气功,这些当医生的可能是最热心愿意去学的。

  再难学,应该比学医容易些吧?

  “从检查来说确实是没什么问题。”

  吴宝双道:“这样,我先给你开点药,你回去吃上几天,看看情况?”

  武哥哪儿还能看情况啊,且不说方乐那边可能不会给他太长时间,就说他这个情况也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啊。

  一小会儿尿一次,一小会儿尿一次,虽然每次尿的都不多,可没有任何征兆,一直尿裤子,这谁受得了?

  “吴主任,您再想想办法。”

  武哥急忙道:“或者有认识这方面的医生,帮我介绍介绍,花多少钱都可以。”

  说着话,武哥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偷偷塞了过去。

  “我们不收这个。”

  吴宝双把武哥的红包推了回去,沉吟了一下道:“要不先住院吧,我给你想想办法。”

  刚才吴宝双没建议住院,是考虑到武哥的经济情况,这年头没钱的人更多,住院花销就大了,没必要,医生也不怎么建议住院。

  特别是各地省城一些较好的三甲医院,对住院这方面卡的还是比较严的,武哥表示不差钱,吴宝双就另有安排。

  “吴主任,我这个事比较急,还希望您想想办法,拜托了。”

  武哥恳求道。

  就丰州省而言,丰州省人民医院、上丰市第一医院都是排名靠前的医院,丰州省骨伤医院名气也不错,但是属于专科医院。

  现在方乐就在丰州省人民医院那边,武哥能选择的医院并不多,也只能在上丰市第一医院这边碰碰运气,要是真的治不好,他也就只能去求方乐了。

  “吴主任。”

  武哥犹豫了一下道:“如果您认识水平高一些的中医大夫,也可以帮我介绍一下,拜托了。”

  “行,你先办理住院手续吧。”

  吴宝双道:“你这个情况,先给你插个管,接一个尿袋。”

  武哥这个情况难受的是尿频,难堪的则是失禁,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然后就湿了,先插个尿管,接个尿袋,也能避免动不动尿裤子。

  说着话,吴宝双给武哥开了单子,然后让去办理住院手续,办好手续,吴宝双给武哥插了导尿管,接了尿袋,武哥暂时在医院住院。

  处理好之后,吴宝双又和武哥商量了一下,这才想着请什么人。

  像这种检查不出来毛病的问题,其实还是中医更擅长一些。

  在各大医院工作的老医生大都有这方面的经验,检查查不出原因,这种病,遇到水平不错的中医,往往解决起来越简单,反而是查出的问题越大,解决起来越是棘手。

  吴宝双在上丰市第一医院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类似于检查不出问题的病症,被中医解决的情况。

  考虑了一会儿,吴宝双找到陈真良的电话号码,给陈真良拨了过去。

  陈真良之前是丰东县县中医医院的主任,水平相当不错,这几年也来过几次上丰市第一医院,和吴宝双见过几次。

  丰东县隶属于上丰市,再过几年也就是上丰市的一个区,只不过这时候还只是县。

  吴宝双打的是陈真良医馆的电话,陈真良退休之后就在县上开了一家医馆,带着几个徒弟。

  电话是陈真良的徒弟接的,告诉陈真良他师父不在,吴宝双告知,要是陈老回来,让给自己回一个电话。

  丰东县,真良中医诊所。

  陈真良回到诊所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这一次出诊,着实让陈真良终生难忘。

  陈真良行医这么多年,倒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棘手的病症,也不是没遇到过看不好的患者,但是像这一次这样的情况,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陈真良作为丰东县中医医院的老主任,在丰东县乃至上丰市都有名气,人缘也好,那是因为前些年丰东县县中医医院几乎就是靠陈真良一个人撑着,不少患者前去中医医院,都是因为陈真良,慕名而去。

  可能是确实因为名气大,这些年被人吹捧,陈真良的性格也或多或少的有点变化,人也有点自负了,有点听不进去别的话了,这一次就差点铸成大错。

  “师父!”

  陈真良刚刚进门,一位三十来岁的青年就急忙接过陈真良背着的行医箱,接着陈真良进了门。

  诊所这边除了陈真良,现在还有两位年轻医生,都是陈真良收的徒弟,一位是从县医院开始就跟着陈真良,一位则是陈真良退休之后才收的。

  “我走这会儿没遇到什么棘手的患者吧?”

  陈真良一边走进医馆,一边问。

  “没有。”

  徒弟一边给陈真良倒着水,一边道:“就是刚才那会儿上丰市第一医院泌尿科的吴主任打来电话,说您要是回来,让告诉他一声。”

  说话的时候,徒弟也是满脸骄傲,语气中也有着羡慕。

  三甲医院的科主任动不动都打电话请自己的师父,这是多大的面子?

  “行,我回个电话。”

  陈真良说着话,进了后面,给吴宝双回了电话过去。

  “陈老,情况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吴宝双把武哥的情况说了一遍:“从检查来看,并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患者就是尿失禁、尿频。”

  “喝水多不多?”

  陈真良问道。

  “喝水并不算多,即便是现在尿失禁、尿频,喝水也就比平常多一点,而且每次排尿量也不算大。”

  吴宝双说道:“我怀疑患者没有说实话,但是患者一口咬定自己说的都是实情,就是昨天晚上出现的这种情况。”

  在临床上,类似的查不出原因的情况,西医一般都归类为心理问题或者精神问题,有可能是惊吓,有可能是心理诱因,原因不能一概而论。

  可吴宝双通过询问得知,之前也没有什么征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行,我过来看一看。”

  陈真良说着挂了电话,出来之后对自己的徒弟道:“我去一趟第一医院。”

  “师父,这会儿这边不忙,我跟着您一块去吧?”

  说话的是陈真良退休之后收的一位徒弟,今年三十一岁,名叫姜杰。

  “行吧。”

  陈真良点了点头。

  姜杰急忙帮陈真良背上行医箱,然后在门口拦车。

  这会儿出租车不多,特别是丰东县这边,等了一会儿,姜杰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徒两个人到了上丰市第一医院。

  今天吴宝双还要坐门诊,所以提前交代了副主任在科室那边候着,陈真良到了那边,副主任急忙迎了上去:“陈老。”

  “刘主任。”

  陈真良向刘副主任点了点头,问:“患者呢?”

  “在病房,我带您过去。”

  刘副主任很客气,一边走一边道:“今天我们吴主任还坐门诊,我已经给我们吴主任说过了。”

  “没事,先看看患者。”

  陈真良点了点头。

  刘副主任一边带路,一边说着,他总觉得这一次陈真良和之前几次有点不一样了。

  陈真良是第一医院这边的常客了,每个月可能都会来两三次,所以医院这边的医生对陈真良也熟悉,刘副主任之前也见过陈真良。

  之前陈真良来的时候虽然面上架子没有多大,但是给人的感觉那都是自带一股子傲气的,这一次却好像好说话多了。

  当然,刘副主任也不多问,像陈真良这种水平不错的中医大夫,在任何地方地位都是不低的,他们第一医院这边动不动请陈真良,那也是有所求,人家拿捏一下也是应该的。

  病房是普通病房,病房里面住了两位患者。

  刘副主任带着陈真良师徒进了病房,武哥正在病床上躺着,已经插了尿管,尿袋都已经有了不少尿液了,插了尿管之后,武哥其实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尿了几次了。

  他自己是没感觉的,之前只能根据裤裆发热判断,现在都不好判断了。

  “这位是陈老。”

  刘副主任给武哥介绍着。

  “您好,您好。”

  武哥急忙向陈真良打招呼。

  陈真良六十多岁了,背后还跟着徒弟姜杰,姜杰背着行医箱,这儿又是第一医院,人家请来的中医大夫想来水平不低,武哥心中满怀希望。

  在武哥看来,他这个病还是要中医来看,不过肯定要水平不错的中医,他自己又不认识。

  (谢谢大家关心,这几天都在医院,昨天出院回家了,这几天我慢慢还欠下的,中途可能还要处理一下住院费报销等问题,又耽误会更新少一些,今天保底三更,尽量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