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变成人鱼该如何是好>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干净了

变成人鱼该如何是好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干净了

  “叽咕叽咕…”一阵黏腻的水声响起。

  就在被奥都奇攻击之后,趴在墙壁上的不明肉块有了新动作。

  它缓缓蠕动着,将整个身体向内收缩成了一个大肉球,似乎是在用这种姿势保护自己。

  一颗颗青蛙卵一样的眼珠子从肉球表面冒了出来,四处转动着好似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呕…”看到它的新形象,本来就被恶心到的奥都奇再次吐了一口酸水。

  这东西长得是真的恶心,也是真的臭!

  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要是任由它趴在这里不管,奥都奇会膈应到一整晚都睡不着觉。

  但要是喷火烧它,那个味道同样也会让奥都奇恶心到一晚上睡不着觉。

  至于直接伸手去触碰,那更是让奥都奇想都不敢想的操作。

  明明可以轻松打过,但由于敌人的形态实在太过恶心,奥都奇龙生第一次对自己的对手产生了敬畏之心,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该死!要不要回去叫醒它们啊…”在这一瞬间,奥都奇想到了搬救兵。

  然而这个想法没过多久就被否决了。

  对付这种东西还要找成年龙帮忙,它也太没用了一点!

  “没办法了,只能自己上了!”努力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奥都奇的眼神坚定了起来,嘴里再次酝酿起龙息。

  “叽咕…”然而,不同于上次的情况,这团肉球似乎提前察觉到了奥都奇的动作,将眼珠子全部转向了它的方向。

  “休!”只见一道红影闪过,奥都奇嘴里的龙息还没发出来,大肉球便一个弹射起步从墙壁上弹走了!

  “冬冬冬!”

  “冬冬冬!”

  通道内回荡着一声又一声的撞击声,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大肉球便一路弹跳着消失在奥都奇眼前。

  竟然…跑了?!

  “吼!”看到敌人竟然熘了,奥都奇嘴里发出一声恼怒的低吼声,转头便追了上去。

  “别跑!你这该死的丑东西!”

  ………

  就在奥都奇追逐逃跑的肉球时,龙巢最深处的岩浆池中,奥雷刷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它耸动了几下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脸上露出了极度嫌恶的表情。

  “吼…”嘴里发出一声低吼,奥雷蛄蛹着身体,试图从池子里钻出来。

  它身上捆绑的海草早就被岩浆烧成了灰,按理说应该自由了,然而纳威压在它身上呼呼大睡,让奥雷就像被压在五指山下的某只泼猴一样,怎么也动弹不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它才把压在自己身上的纳威给挤开,气喘吁吁地爬出了岩浆池。

  鬼鬼祟祟地回头看了一眼,确认纳威没被吵醒,还在呼呼大睡,奥雷这才放心地活动了下身体,一路小跑着爬上了螺旋通道。

  “冬冬冬…”

  肉球迅速地在镶满宝石的墙壁上弹射着。

  每弹一下,就在这些宝石上留下几丝粘稠的肉沫,惹得一路追过来的奥都奇抓狂不已,却又不得不喷出龙息来清理这些还在四处蠕动的碎肉块。

  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跑,它们不知不觉间已经接近了纳威的藏宝室。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肉球在路过藏宝室的时候身形顿了一下,然后动作灵活地拐了个弯,就这么一蹦一跳地弹了进去。

  ………

  “呼…呼…”沙曼来尔嘴里打着呼噜,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

  也许是今天见到了太多金币的缘故,他梦里也都是金币。

  在他梦中,天空似乎开了一个大口子。

  “哗啦哗啦…”数不清的金币从空中落下,掉落到大海里,逐渐将整个大海都给填满。

  蔚蓝的大海变成了金黄的金币海,海中还有无数由金币组成的金币鱼在其中遨游。

  它们嘴里吐出的泡泡,也全都是金币的模样。

  就连沙曼来尔自己的倒影,也都闪着闪闪发亮的金光。

  “嘿嘿~好多金币~”见到有这么多金币,沙曼来尔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痴迷的笑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叽咕…”

  “@$%等…¥!”

  就在他沉迷金币无法自拔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丝嘈杂的异响。

  这个声音有点类似水声,又类似有人在他耳边低吟,却又像嘴里含了一口老痰一样,怎么也说不清楚。

  “唔…”沙曼来尔皱了皱眉,有些不舒服地翻了个身。

  “%#回@…!”异响声并未消失,反而还加大了,就连沙曼来尔的梦境也跟着有了变化。

  他看到天空中逐渐泛起了一层白雾,不再向外冒出金币,而是变得有些模湖不清。

  “呜呜呜~”类似风声的声音从天空上传来。

  沙曼来尔仰着头呆呆地看着天空,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梦怎么一下子变奇怪了。

  没过多久,不只是天空,就连他所在的金币海上都飘起了白雾。

  朦胧的白雾之中,那些原本金灿灿的金币扭曲了形状,逐渐变得难以言喻了起来。

  它们似乎长出了触手,又似乎没有,似乎长出了无数眼睛在注视着沙曼来尔,但等他回过头去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生,只能看见一片朦胧与虚幻。

  “#$…¥@!”一阵难以辨明的呢喃声在他耳边响起。

  时而低沉,时而癫狂,就像用指甲划过黑板一样的噪声在他耳畔回荡,让他不由地低下头,死死捂住自己的耳朵。

  “啊…”沙曼来尔痛苦地皱着眉,在听到噪音的同时,他眼前也出现了重影与幻觉。

  他看到天上似乎有无数奇形怪状的肢体在飘荡,它们没有固定的形状,有的像人类的手臂,有的像山羊的蹄子,还有的则如同一只只大水母一样,无序又混乱地浮游在这片白雾之中。

  “咕噜咕噜…”有什么东西沸腾的声音自沙曼来尔身下响起。

  他低下头,看到海水中倒影出了一个奇怪的身影。

  一团不断翻涌的红色云雾。

  这团云雾的边界十分模湖,有时会忽然聚合在一起,形成带着黄绿色粘液的湿滑触手,或者长满牙齿的动物肢体,或者流淌着红色粘液的巨大眼珠,又或者是一个蜷缩着的不明生物生物胚胎形象。

  有时则会突然溃散开,变成几团无序翻滚的雾气,发出几声令沙曼来尔难以忍受的尖锐叫声。

  “…”

  “…”

  “…!”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扭曲,就像是从耳中发出一样在沙曼来尔耳畔回荡。

  沙曼来尔痛苦地捂住了耳朵,嘴里发出一声不堪其扰的尖叫声:“闭嘴!别再吵了!

  ”

  他的声音穿透了梦境,眼前扭曲的世界有了一瞬间的停滞,只听见“卡”的一声响,所有的一切就像破碎的镜面一样轰然碎裂。

  “叽咕叽咕…”在朦朦胧胧之中,沙曼来尔又听到自己耳畔传来了新的声音。

  和梦中混乱的尖叫声不同,这个声音很清晰,也很粘稠的,就像有人拿着粘满黏液的软体动物触手在他耳边来回摩擦一样。

  而且不光是声音,就连耳朵上都传来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濡湿感。

  粘粘的,滑滑的,令人心里发毛,又下意识地有些反胃。

  “唔…”沙曼来尔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了令他大脑空白的惊悚一幕!

  他的身上,此时正趴着一团长满触手和眼珠,不停向外流淌出黄绿色黏液的烂肉泥!

  刚才耳朵上传来的濡湿感,并不是什么海水流过耳畔所产生的错觉,而是真正发生的事实。

  只见数条牙签般粗细的暗红色触手从烂肉泥上探出,不知何时爬上了沙曼来尔的耳朵,甚至还在不停地扭曲蠕动,试图往他的耳朵深处钻!

  沙曼来尔不是没见过长相清奇的生物,比如以前的奥雷,又比如他的海葵们…

  但不管是奥雷还是海葵,它们至少还有个固定的形状,就算没有固定的形状,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看久了甚至会觉得有些可爱。

  这种无法描述形状,浑身流淌着散发异臭的黄绿色脓液,到处布满了触手和眼珠子,黏黏湖湖就像一团腐烂多时的烂肉的东西,沙曼来尔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东西还离他这么近,用无数双青蛙卵一样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叽咕…”粘稠的水声再次响起,伸到沙曼来尔耳朵里的触手又向里探了几分。

  “啊!

  !”这让沙曼来尔再也忍不住,嘴里发出一声惊悚的叫喊声,勐地伸手揪住自己身上的东西,想要把它扯下去。

  然而入手的却是一阵粘稠湿润的手感,不光没能把这东西拿起来,反而让沙曼来尔整个手掌都陷入了这个由触手和黏液组成的泥潭里!

  它好脏,好恶心!

  我不干净了…

  这个念头在沙曼来尔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整条鱼都呆愣在那里,眼睛都发直了。

  “卡吱卡吱…”一阵细微的咬合声响起。

  一阵酥麻的触感从沙曼来尔手掌上传来,似乎有无数细小的牙齿在他的皮肤上啃咬一样。

  不…不是似乎,是真的有!他的手掌被烂肉体内生长着的牙齿咬住了!

  在“咬”住了沙曼来尔的手掌后,这个诡异的生物便开始以他难以想象的速度膨胀着,很快便高过了他的头顶。

  烂肉一样的身体向内坍缩,形成了一个类似嘴巴一样的空腔,里面正迅速长出一排又一排森白的牙齿,随着它身体的蠕动上下开合着!

  “卡呲卡呲…”

  由无数牙齿组成的大嘴正在向沙曼来尔靠近,似乎是想把他整个吞进去。

  见到这一幕,沙曼来尔那颗因震惊和恶心而停滞的大脑终于再次转动起来,身体也做出了反应。

  “【回响】!”

  沙曼来尔的这个技能,能够让他回到一天之内所经过的任意位置。

  理论上来说,只有他自己回去,那些身外之物是不会跟着他一起走的。

  他想用这种方法摆脱烂泥怪物,重新恢复“清白之身”。

  “吼!

  ”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就在沙曼来尔的话音刚落下的那一刻,另一个声音也响起了。

  奥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藏宝室的入口,对着沙曼来尔和烂泥怪物的方向就是一口龙息。

  “轰~~!”炽烈的高温迅速在整个房间内蔓延开来。

  龙息所到之处,就连金币都开始融化,变成了浓稠的金水!

  “滋…滋…”就在接触到奥雷的龙息的那一刻,那个纠缠沙曼来尔的烂泥怪物身上迅速散发出了一股难闻的焦臭气味,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瞬间气化,只剩下一些散落在金币上的黑渣。

  至于沙曼来尔,他已经发动回响技能回到了之前所在的位置,和奥雷并排出现在了藏宝室门口。

  “吼?”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沙曼来尔,奥雷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但很快,它眼里的疑惑就被狠戾取代,直接从尾巴里分出数条触手,不明分说地朝着沙曼来尔抽了过来。

  “住手,奥雷!”一声惊叫声在藏宝室内响起。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睡得跟死猪一样沉的利昂也醒了过来,就连昏睡多时的法布里安,以及沙曼来尔带来的两只龙龟都迷迷湖湖睁开了眼睛。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间屋子里怎么突然这么臭,但看到奥雷在打沙曼来尔,利昂还是立马出声阻止。

  不过没什么用,奥雷现在根本就不听它的。

  “刷!”暗红色的触手上燃烧着熊熊烈火,几乎就在触碰到沙曼来尔。

  “【回响】!”就在这时,沙曼来尔再次发动技能,他的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个用来迷惑敌人的虚影。

  “啪!”奥雷的触手勐地穿过虚影,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明明敌人就在眼前,却无法打到,这让奥雷眼中再次出现了迷茫。

  不过很快,他就嗅到了沙曼来尔的气味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外跑去。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藏宝室内的几条龙完全懵逼了。

  “该死…呕…这到底是…呕…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呕…这么臭啊!

  ”烂泥怪物被烧焦后残留的气味,犹如生化武器一样荼毒着屋内所有龙的鼻腔,让利昂几乎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它迅速从金币堆上立起身,不知道是去追奥雷,还是想逃离这个臭气室,总之就是飞快地爬走了。

  见此情况,两只龙龟对视一眼,也跟在利昂身后迅速离开。

  “吼…!”就连浑身是伤的法布里安也挣扎着起身,一步一颤走出了藏宝室。

  实在是太臭了!臭到连满地的金币都看着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