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 第四百九十二章 风雨过后必有彩虹

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 第四百九十二章 风雨过后必有彩虹

  谁也没想到Q先生会忽然发难,他语气严厉,长期以来EDA项目团队都习惯了听从他的指示来开展项目工作,加上Q先生从一开始就在众人心中形成了“高深莫测”的顶级专家身份形象,据说连上面的大领导都得对着这些只有代号的神秘专家陪着笑脸,这时见他忽然暴怒,包括罗键在内,人人竟有种噤若寒蝉之感,连大气都不敢透。

  方世骥被连骂了几声“废物”,又气又急,尤其是旁边鲁大秘皱起眉,投来冰冷目光更是让他从心底里生出了凉意。

  他气急败坏地分辩道:“Q先生……”

  “废物闭嘴!你没资格和我对话!我平生最瞧不起就是你这样不懂装懂,弄虚作假的废物!”

  方世骥的脸憋得通红,难堪到极点,但鲁大秘在这里,他没法子拂袖而去,只能用目光向师兄姚文城求救。

  罗键等人却听得心头畅快至极,简直要拍手称快了。

  姚文城在心里也暗骂了两句废物,但总不能看着师弟把脸面丢光,只得出面道:“Q先生您好……”

  “哦?你是哪位?”屏幕上已变回了一个红色的Q字,鲜艳的颜色仿佛透着某种血腥味。

  姚文城也算是头面人物,这时面对喜怒无常、脾气古怪的“神秘专家”,也感到几分的压力,但势成骑虎,只能强作镇定道:“我是这个创新中心的主要负责人姚文城,现在许主任因为身份抱恙,无法履行职责,所以安排了方主任来接任……”

  他也算狡滑,故意打了个马虎眼,混淆了因果关系,将大半的责任推到了许清岩身体不适上。

  罗键等知情人士不由向他投去愤怒与鄙夷的目光。

  “原来就是你安排了这样的废物来接任,哼!我不接受这样的废物作为合作者!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明天一切恢复原样,原本EDA项目团队是怎样,明天还得是怎样,若是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我们团队退出EDA项目组!”

  Q先生那机械声中透着冰冷的味道:“而且我也会和其余伙伴打好招呼,以后你们这个创新中心的项目,我们所有人一律拒绝指导!”

  姚文城急了,这样的神秘代号专家可以说是国家层面能动用的最强技术支援力量了,如果因为自己和方世骥,导致整个神秘代号专家团队都与创新中心不再合作、不再提供技术指导,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姚文城额上全是虚汗,急声道:“Q先生,请听我解释……”

  但Q先生根本不理他,直接结束了对话,神奇的是,原本装在电脑里的聊天软件,居然自动弹出了卸载对话框,然后便卸载得干干净净!

  真正让姚文城几乎崩溃的是鲁信平那阴沉的脸色。

  鲁信平也是真的恼了,他知道杨领导关心这个EDA项目,甚至亲自请了Q先生团队过来助阵,如果Q先生真要退出,杨领导肯定会不高兴,连带自己这个观看了全过程却没能挽回的秘书也得受到牵连、挨批是必然的下场。

  “姚主任,这些神秘的代号专家向来脾气古怪,一旦作了决定,就算是我们领导出面,也未必能让他们改变主意。你好自为之!”

  鲁信平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姚文城忙追出去,焦急地解释道:“鲁大秘,鲁大秘,事情还未到最坏的地步,明天许清岩就能回来,不,我这就派人请他回来……”

  方世骥脸如死灰、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这次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他咎由自取,这个Q先生听着语气不像是替许清岩出头,更像是因为他方世骥的表现不佳、觉得心血被不负责任地轻视而暴怒。

  最恶劣的是,鲁大秘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这次的事件如此严重,鲁大秘肯定会向杨领导汇报……

  完了……自己完了……

  他全身无力地瘫倒在会议室的地毯上,就像只落水狗。

  罗键等技术人员却偷偷交换了个眼色,人人都难掩脸上的喜色,今天的这一幕实在太爽快了,瞧着不可一世的方世骥因学术水平造假而被狠狠地揭穿训斥、简直比夏天喝了冰水还要舒爽,更让众人激动的是,明天一切肯定会恢复原样了。

  许主任会回来,被开除了的两个工程师也会回来!

  EDA项目组的大胜利!

  最清楚其中关键的总工程师罗键更是心头激动,反复地默念道:“Q先生好样的!Q先生好样的!”他飞快地离开了会议室,躲到僻静的角落里,准备拨打许清岩的电话。

  ……

  许清岩在中午时已苏醒了,烧也退了,只是精神依然萎靡不振,郁愤难平。

  他的妻子叹道:“清岩啊,你的性格就不适合搞科研,现在的科研界哪还像以往,以你的倔脾气,迟早都会被开除。而且搞科研也苦,你看看你这半年来,瘦了多少斤!依我看,你要不还是回学校吧,好好在清木大学教书算了,什么科研项目,就别再参与了。”

  许清岩默不作声,只是拳头不甘地握紧。

  他真的很不甘心,他不舍得做到一半的EDA项目,更不愿让老师姜为先失望。

  他深吸口气,用沙哑低沉的声音道:“我……我明天回去找找姚文城,哪怕让我不当这个副主任,只当EDA项目的负责人也行……甚至功劳都可以给那姓方的!这个EDA项目是无数人的心血,也是国家未来芯片软件设计自主可控的希望,不能就这样被毁了啊……”

  妻子恨铁不成钢道:“你……你怎么这样死脑筋!你的性格与他们根本就合不来,就算你低头了,你能无原则地退让吗?中午时你那姓罗的同事打电话来是怎么说的?那方世骥说了,一个月要出成果,哪怕没成果也要包装出成果,你能做得到吗?”

  许清岩痛苦地捂着脸,两行浊泪从指缝中渗出,他咬牙哽咽道:“我不甘心哪……这也是那两个孩子……和大伙儿的心血!这两三个月来,多少人为了这个项目而通宵熬夜……多少人的头发掉了一把又是一把……我真的不甘心哪!”

  看着向来坚强得像岩石的丈夫,这时痛苦落泪,妻子的泪水也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她抱住丈夫,无声地流着泪。窗外的雨声淅沥,更添了几分的悲愁。

  在门外候命的护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敢去劝,只能眼眶湿润地看着,心想能让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怕真是遇到了难过的坎儿……

  就在这时,许清岩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许清岩用力地擦去浊泪,深吸口气调整心情,接通了电话。

  “罗工,我是许清岩,你……你有事就说吧。”

  许清岩已抱着最坏的心理预期,如果又听到那方世骥开除了谁谁谁的消息,他就算拼了这张脸不要,也得去找姜老师,求老人家出面协助斡旋。这些技术人员、工程师都是EDA项目团队时的根哪,他绝不容许方世骥危及到团队的根!

  “许主任,您明天就能回来了!昨天被开除的两个伙计,也能回来了!”罗键激动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来。

  许清岩全身一震,翻身坐起:“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其实联系过Q先生了,只是因为怕有变故,没敢和你说,结果今天……”

  听罢了罗键述说的会议室里的整个过程,许清岩久久没能说话。

  旁边的妻子也听得清清楚楚,她拍手痛快道:

  “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方世骥这回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个Q先生真厉害,虽然脾气古怪了点,但这回我挺他!清岩,依我看你别急着回去,让那姓姚的来求你,我就不信了,他不向你低头认错!你要咬死了,有那姓方的就没你,不处理那姓方的,你绝不回去。喂,清岩,你听到我的话没……”

  许清岩摇了摇头,再次用手捂住了泪水纵横的脸庞。

  妻子只能隐约听到丈夫在喃喃低语道:

  “那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真是……真是……”

  那两个孩子是谁,又真是什么,妻子便不知道了,她也知道丈夫心里藏着许多秘密,是哪怕亲如家人也不能告诉的。但她知道,此时丈夫落下的泪,不再是憋屈难过的泪,而高兴激动的泪,这就够了。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居然还看到了彩虹挂在天边。

  果然正如书上所说,风雨过后必有彩虹。

  真好。

  妻子再次抱住了流泪的丈夫,欣慰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