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剑刃苍穹> 第三百二十三章 黑暗领域

剑刃苍穹 第三百二十三章 黑暗领域

  “银月宇宙在另一时空中,时空神殿需经过相当漫长的旅程才能到达!”旻轻声说道。

  他已经跟蓝月、辟邪他们一样成为灵族。

  此时,他头上戴着一个金色发冠,巧妙地卡在两只角中间,看起来就像一个整体,大气而庄重。

  “如此遥远!”李垣惊讶地道。

  时空神殿说相当漫长的旅程,那个时间维度可就真的漫长了。

  他心中闪过前世的宇宙,没有询问。

  前世双亲故去,往事不堪回首,打听也没有意义。

  他将玲珑球递给旻,道:“这个东西威胁很大,我想炼制一件内甲遮掩他,你看是否可行?”

  说完,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旻沉吟了一会儿,道:“外物不太可靠,少爷不妨以化形术和幻虚圣典为基础,推演一门新的化形神通!”

  说完,李垣的脑袋中多了一门神通传承。

  他阅读过后,真是喜出望外,兴奋地走过去,狠狠地拥抱了一下旻。

  旻不太习惯他这种亲近方式,愣了一下,才会心地一笑,笑容温馨。

  不怪李垣忘乎其形,实在是幻虚圣典太有用了。

  这是上一纪元的顶级化形术,不但能随心所欲地改变自己的容貌、气息和因果特征,连神器的气息和法则特征都能一起修改。

  这门神通跟化形术、大因果神通,以及因果嫁接术,有不少共通之处,推演修改并不算十分困难。

  一旦修炼成功,他便能完美地修改自己的因果线,遮掩不可窥探之人的身份。

  消除了身上这个显眼的标签,他的处境将大大改观。

  安古斯、妮卡、周瀚等人学会以后,也不用成天待在岁月空间中不敢露面了。

  ------

  暗黑域内,李垣的分身睁开眼睛,皱眉自语:“圣域、飞狼山?”

  圣域是另一个修炼圣地,地位跟道域相当。

  二者一西一东,相隔数十万个星域,路途极为遥远,风马牛不相及。

  但是两大修炼圣地,在武道理念上差异很大,关系势同水火。

  具体来说,道域更看重秩序,主张武道传承有序,让万民修生养息,自然演进。

  圣域则看重实力,主张武道推陈出新,让万民物竞天择,在残酷的争斗中壮大。

  两大修炼圣地,并非绝对排斥对方的理念,仅仅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毕竟,过分讲究秩序,就会导致僵化、腐败、没有活力。必须引入竞争,才能革除弊端。

  同样地,如果一味纵容争斗,就会导致人口凋零、内耗增加,最终一起走向没落。因此建立可控的秩序在所难免。

  虽然如此,两大圣地的势力,依旧认为自己才是正统。

  道路之争最是残酷和血腥。

  两大修炼圣地矛盾越积越深,最终兵戎相见,互相攻伐。

  道域和圣域的理念,因为各种现实的原因,在对方的势力范围内都有拥趸。

  玄域正邪之争的出现,正是受到这一斗争的影响。

  在这种大环境下,圣、道两域的高手,很少进入对方的势力范围,以免遭到狙杀。

  这个天神境的老者名叫浦弘深,是圣域宗门飞狼山的长老。

  浦弘深天神境圆满之后,武道之途断绝,无法入星神境,生命即将步入终点。

  他是个不可窥探者,一生中不知经历了多少危险,是个意志极其坚韧的人。

  他主修的是黑暗功法,不甘心就此陨灭,冒险潜入道域,进入暗黑域闭死关。

  结果未能破茧化蝶,只剩下一缕残魂坚持到现在。

  黑色宫殿叫极暗宫,是一座高阶神器,可以化作多种形状,能够横渡时空,品阶远超长生塔。

  浦弘深面临死亡时,抱着万一的想法,修改了极暗宫的阵法,如果有人经过,就将其卷进来供自己夺舍。

  他是不可窥探者,面对其他武者的神魂时,具有很大的优势,夺舍成功的机会还是很高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遇到的是另一个不可窥探者。

  他即使是全盛时期,都未必能夺舍成功,更别说此时风中残烛。

  李垣对浦弘深的黑暗功法不感兴趣,对他的黑暗领域神通,却非常喜欢。

  黑暗领域神通,能制造一个绝对黑暗的空间,封禁对手的所有感知,令其丧失正确的行动能力。

  浦弘深被人们称为黑暗天神,黑暗领域能覆盖方圆千万里,是他纵横圣域的主要依仗。

  李垣先用玄火炼化极暗宫。

  极暗宫稍微抵抗了一下,便开始接受炼化。

  它并非浦弘深炼制的,而是与功法传承一道被他获得的。

  浦弘深已经灭亡,它有了更好的选择,自然不会忠贞不屈,誓死不从。

  大约两个时辰后,极暗宫炼化完毕。

  原本的戾气和煞气消失了,气息变得无比纯粹,完美地融入黑暗中,没有一丝痕迹。

  “见过大人!”一个少年出现在李垣面前,恭敬施礼。

  李垣抬眼打量,见少年黑衣黑裤黑鞋黑发黑手套,脸上还戴着一个黑面具,站在那里就像一团黑影。

  “你以后就叫安光吧!”

  “是,大人!”少年恭声道,身上出现莫名的生机气息,眼神随即波动了一下。

  极暗宫诞生至今,已经有一千多万年,历任主人就没有一个给他取名的。

  在很多人眼中,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有什么需要沟通的,一个念头就可以完成,何必多此一举?

  但是李垣的潜意识中,没有将有自我意识和很高智慧、能自由沟通的器灵,当成没有生命的工具,因此习惯给它们起个名字,便于沟通。

  他挥手将浦弘深的尸体挪出极暗宫。干尸无声崩解、消失不见。

  浦弘深破境失败,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亡,体内的神性能量流失殆尽,若非极暗宫维护,尸体早就被黑暗法则涅化了。

  李垣也不嫌膈应,盘膝坐到石床上,开始修炼黑暗领域。

  他分解了黑暗法则铠甲,又修炼过黑暗神通,修炼黑暗领域易如反掌。

  十几天后神通大成,黑暗法则成了他的眼睛,方圆数千万里的一切明若秋毫。

  “真是厉害!”李垣站起身,用力伸了一下懒腰,闪身到了外面。

  极暗宫化作虚影,遁入丹田星空,化作一颗黑暗星辰。

  李垣扭头四顾,黑暗对他再无影响,星球表面的壮观景象,全都展现在他的眼前。

  “这么多强大的魔骨,可惜我不是修炼魔功的,否则就是掉进宝库了!”

  他大摇大摆地飞离星球。

  有魔物发现他,无声无息地扑了过来。

  李垣冷哼一声,这些融入黑暗中的魔物,原本是看不出模样的,此时在他的眼中却一览无遗。

  扑来的是一头山猫模样的魔物,体长有一丈多,全身包裹着浓郁的黑暗法则,双眼如墨水般漆黑。

  他心念一动,天地囚笼罩住了山猫,黑暗领域同时释放。

  山猫是黑暗法则生物,与黑暗法则呼应被切断后,所有的感知能力全部失去,体内本源被快速剥离。

  它惊恐地东奔西突,却在天地囚笼的影响下,高速的绕着圈子而不自知,就像鬼打墙。

  仅仅十几息的工夫,山猫身体忽然溃散开来,彻底消失于黑暗中。

  李垣收起几块魔源,感觉到黑暗领域的威力又增强了,心中欣喜:“果然跟预想的一样!”

  他的黑暗领域,融入了五行领域和炼化秘法,对付这种单一黑暗法则的生物,是无比的犀利和高效。

  一头魔将级别的山猫消失,仅仅让其他魔物犹豫了一息,数十头魔物便同时扑了过来。

  天地囚笼和黑暗领域再次释放,将数十头黑暗魔物困在其中。

  十几息时间后,这些魔物便全部变为了魔源。

  李垣故意泄露魔源的气息,引来更多的魔物。

  仅仅一盏茶的工夫,就三百多头魔物湮灭了。

  毕竟是有智慧的魔物,其他魔物察觉到了危险,呼啦一下不见了踪影,无论李垣如何泄露魔源气息,都不再露头。

  李垣有些可惜,却没有追去猎杀。

  有这些强大的魔物在,敌人才不敢肆无忌惮地追杀他,将魔物杀光了,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他离开魔冢,在暗黑域中无声潜行,寻找那个上神境敌人。

  虽然还是打不过对方,恶心对方一下还是可以的。

  一天后,李垣站在黑暗之中,看着外面的一块大石,脸上面无表情。

  大石上盘膝坐着一个长发的大汉,正视线透过黑暗,看向李垣所在的方向,眼中闪着奇异的光泽。

  李垣一闪而逝,离开了这里。

  大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

  他的感知极为敏锐,察觉到有什么生灵在窥探自己,用瞳术查看,却什么也没有。沉吟了一会,闭上眼睛不作理会。

  接到两位上神境同袍被杀的消息,他感到非常震惊。

  一场看似危险不大的任务,竟然损失了两位上神境高手,这让他心生警惕。

  他不再进入危险的暗黑域,而是在周围布下监控阵法,守株待兔。

  黑暗中,李垣思索了一会儿,猜到了对方的图谋,嘴角勾起讥讽的冷笑,转身往暗黑域深处而去。

  “听说暗黑域中,有许多特异的事物,价值连城,正好搜集一些!”

  他在暗黑域如鱼得水,对方想耗时间比耐心,是打错主意了。

  ------

  七星秘境中,云雾缭绕的山峰顶部,有一座精致的木楼。

  两男一女坐在木楼内。

  “刘师妹,欧阳师妹近来为何闭门不出?”白衣青年声音温和。

  “难道仲师兄倾慕欧阳师妹了?”刘靖柔心中一动,开玩笑似地说道。

  “我只是心中好奇而已!”仲嘉佑略显尴尬。

  “自从仲师兄见到欧阳师妹后,就惊为天人,魂不守舍!”陶洛笑呵呵地道,“师妹不妨牵线搭桥,玉成此事!”

  “这个忙我可帮不了!”刘靖柔摇摇头,“欧阳师妹已经有心上人了,对方很快就要来道星!”

  仲嘉佑眉头微皱,问道:“这是欧阳师妹亲口所说?”

  “不错!”刘靖柔点点头。

  “欧阳师妹的天赋惊艳内门,那男子如何配得上她?”仲嘉佑淡淡地道,眼神有些发冷。

  刘靖柔见状,暗自皱了皱眉头,道:“听欧阳师妹说,那人的天赋远超过她!”

  仲嘉佑察觉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妥,脸色重新变得如沐春风,微笑道:“欧阳师妹秀外慧中,她看中的人想必差不了!”

  “师妹,欧阳师妹有没有说过,她来自哪个星域?”陶洛看了一眼仲嘉佑,问道。

  刘靖柔:“我曾经问过她,她转开了话题!”

  外星域的人来到道星后,不愿意提起自己的来历,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半个月后,是观海城大集开启的时间,我等一起去见识一下如何?”仲嘉佑道。

  “离开秘境需提前一个月申请,来不及了吧?”刘靖柔有些意动。

  “这个由我来解决!”仲嘉佑微笑道。

  观海城大集,会有海量的修炼资源汇聚,每一次都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大集期间的三次拍卖会,竞拍的天才地宝、神器功法,时常造成巨大的轰动。

  “将欧阳师妹也叫上吧!”陶洛建议道。

  刘靖柔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下,道:“我试一下吧!”

  她和陶洛来自青莲星域,刘家和陶家是顶级武道世家,也是政治上的铁杆盟友。

  两人是各自家族的杰出后辈,先后加入道宗,前途一片光明。

  两家有意让二人联姻,以巩固联盟关系。

  这是大家族子弟的责任和宿命,因此二人没有反对。

  仲嘉佑来自冥河星域,也是武道世家,存在久远,实力深不可测,在道宗内部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陶洛早几年加入道宗,跟仲嘉佑比邻而居,知道他的背景后主动攀交、刻意逢迎。

  刘靖柔见他的表现像个狗腿子,心中暗自不满,只因仲嘉佑背景强大,她没有出声阻止。

  现在两人一唱一和,让她去邀请欧阳灵,这让她觉得非常为难。

  欧阳灵是传功长老欧阳敬德的晚辈,并非没有来历的人。

  欧阳灵的言语之间,对自己的情郎情意深重,而且性格爱憎分明。

  刘靖柔担心将她邀请出去,仲嘉佑万一有什么出格的言行,她会迁怒自己。

  得罪欧阳灵,就是得罪欧阳长老。招惹一位管着自己的天神境长老,显然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刘靖柔左右为难,对陶洛生出了厌烦情绪,脸上不露异色,却不再主动说话。

  仲嘉佑见有些冷场,便站了起来,微笑着拱手告辞。

  “师妹,别忘了邀请欧阳师妹!”陶洛叮嘱了一声,跟着仲嘉佑一起离开了。

  等到二人离开,刘靖柔脸色冷了下来,眉头紧锁。

  “真以为他们更换洞府,是为了方便陶洛照顾我,不想是别有所图!”

  “难怪这一个多月来,他们总是拐弯抹角,鼓动我邀请欧阳灵外出,甚至想去她的住处拜访!”

  她也是一个天骄人物,被自己的未婚夫如此利用,心中非常生气。

  过了一会儿,刘靖柔思考清楚,前往欧阳灵所在的山峰。

  “欧阳师姐在家吗?”她在外面叫道。

  欧阳灵探出头来,笑道:“原来是刘师妹,你进来吧!”说完,打开了禁制。

  刘靖柔走进院子,欧阳灵已经下楼,请她在客厅坐下,烧水泡茶。

  “欧阳师姐,听说过观海城大集吗?”刘靖柔问道。

  “听说五年一次,很热闹!”欧阳灵点点头。

  “我没加入道宗时,曾经随家人去过一次,人流如潮,确实非常热闹!”刘靖柔笑道。

  “半个月后,观海城大集再次开启,仲师兄邀请我和陶洛一起前去,他想请师姐也去,不知师姐意下如何?”

  仲师兄三个字,她略微加重了一点语气。

  欧阳灵多聪明,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仲师兄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没想到挺爱凑热闹的!”她笑着说道,“听说他来自冥河星域的圣猿星?”

  “是啊,他来自圣猿星的仲家,听说家族中有好几位天神境强者呢!”刘靖柔一脸羡慕的表情。

  “仲师兄加入道宗很多年了吧,之前就住在这里吗?”

  “听说已经有十多年了,之前他和陶洛住在琴湖那里,两个月前才搬到附近!”

  “宗门不许随意更换洞府,仲师兄真是神通广大啊!”欧阳灵笑道。

  “仲师兄能量确实很大,听说七星秘境执事殿的许岩执事,道侣就是仲家人!”

  “原来如此!”欧阳灵恍然大悟。

  “欧阳师姐,一起去吧!”刘靖柔劝道。

  “唉,我倒是想去,就是欧阳长老布置的课业到现在都没完成,你看我这头发都快愁白了!”欧阳灵一脸遗憾。

  “欧阳长老对你的期望真高!”刘靖柔感叹道。

  “我的压力也真大啊!”欧阳灵苦着脸。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刘靖柔告辞离开。

  欧阳灵站在窗口,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仔细回忆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身边出现的人和事。

  过了一会儿,她取出水晶球,给林芷兰发送了一条讯息:“查一下圣猿星仲家、仲嘉佑,务必小心!”

  “好!”过了一会儿,林芷兰回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