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阴之外> 第二百三十五章 鸣将惊人

光阴之外 第二百三十五章 鸣将惊人

  就这样,杀戮在这一夜不断地爆发,这是捕凶司与夜鸠的

  一场大战,同时所有到来的外族与盟友,也都很是关注这件

  事。

  实在是这一次捕凶司的宵禁范围极大,击杀惨烈,而在其中更引人吃惊的,是言言嫂子之名传遍捕凶司,只要开口喊她嫂子,她就送丹药送灵石。

  但凡遇到危险,她都第一时间坐在大章鱼上到来,有金丹坐镇,无往不利。

  直制一夜过去后,捕凶司也因言言的参与,伤亡不是很多。

  而击杀的夜鸠数量则颇为惊人,足足四千多从整个南凰洲

  汇聚而来的夜鸠成员,在这一夜里要么被生擒,要么反抗下被割下了头颅,挂在了城墙上。

  直制第二天清晨,当主城恢复正常运转时,还可以在很多

  地方,感受到残留的血腥,而捕凶司也在这一夜的杀戮里,成为了七血瞳各方势力目光的汇聚之处。

  虽夜鸠大都是凝气,捕凶司也是这般,但对于这些外族而

  言,他们看得自然不是这些低阶修士的修为,而是养蛊的制度下,那藏在骨子里的凶残。

  这种凶残,使得不少外族与盟友,都对七血瞳的评估提

  升,实在是底层弟子都这般的话,那么从底层内爬起来中坚之力以及高层,显然在凶残的程度上,将更胜。

  毕竟,能从群狼里崛起的,必是狼王。

  同时,他们也准备观察许青。

  可许青太过低调,与司马陵一战后再没现身,很少离开捕凶司大牢,这就使得关注他的各方势力,难以探寻。

  而昨天夜里,也因言言的参与,许青不需要去出手。

  对此,许青也有些心头古怪,言言之前有段时间多次来找

  他,被他连续拒绝后,就不见踪影,许青本以为对方不会来打扰了。

  可没想到,这言言居然参与了夜鸠收网。

  制于言言的那些言论,也传到了他的耳中,但看在言言的热心帮忙上,许青也就没去计较太多。

  他在等,等自己最后两个法窍开启,点燃第三团命火,也在等自己小黑虫不断地培育下,威力加大。

  另外,他还在等捕凶司在这不断地收网中,夜鸠藏在七血

  瞳的总部被逼出,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他出手彻底击杀之时。

  所以,许青如蛰伏一般,不再显露风头,而是全力提升战力与修为。

  而对于夜鸠据点的捣毁,也不是一夜可以完成,于是这场行动在之后的数日夜里,都在进行。

  就这样,在捕凶司以疯狂与铁血来面对夜鸠曾经的示威中,一天天过去,海尸族作为战败一方,终于到来!

  来者是海尸族的暗左侯,修为元婴,这是他作为战败的一方,在接下来一甲子岁月里,唯一的一次被允许外出。

  和他一同来的还有当日许青见过的那位金丹童子英零以及将作为质子,留在七血瞳被关押的渺尘。

  他不想来,但没有任何办法,唯有他的序列身份才可以成

  为海尸族质子,其内心的羞辱以及癫狂,极为强烈。

  但只能忍。

  同时对于许青,他是恨之入骨,可却无可奈何。

  而海尸族的到来也使得这场庆功宴达到了巅峰,随着宗门钟声的回荡,血炼子的面孔浮现在了苍穹上,俯视下方。

  一峰峰主,作为七血瞳一方的代表,召见了战败的海尸族一行人,在无数外族以及七宗联盟的关注下,海尸族暗左侯,屈辱的递交了败书以及赔偿。

  还有海尸族所有金丹及以上修士的道誓之简。

  最终,是海尸族本土上同步进行的…海尸族尸祖神像的所有权转移。

  海尸族的本土,七血瞳依旧还是有两个峰主留在那里没有归来,他们将在海尸族本土接收尸祖神像。

  负责将它们移出原本的位置,同时布置一个巨大的传送阵。

  这个阵法的目的,是要将这两尊巨大的尸祖神像,传送回七血瞳山门,从此作为战利品。

  虽各方都觉得离开了海尸族的神像没有什么大用,但显然这才是海尸族最珍贵的,所以对于七血瞳的索要,都能理解。

  换了任何一族,都会这般开口。

  只不过因距离太远,且这一次七血瞳不想经人鱼族岛屿中转,想要将雕像直接传送回南凰洲,所以布置阵法就需要一些时间。

  但这时间也不会很慢,按照各方的判断,庆功宴总体时间结束前,这传送阵一定可以完成。

  海尸族的受降,把七血瞳的庆功宴推到了更高的程度,为了来访外族以及盟友关注的重点,一时之间就连各峰被七宗联盟立威挑战的热度,也都被压了下拉。

  始终没有发放的战绩奖励,也随着海尸族送来了战争赔偿,被宗门发放下来,许青的灵石数量加上之前司马陵那里的收获,前所未有的充实起来。

  他心情也都比往常更为愉悦。

  实际上不仅是他,所有参战的弟子都在拿到了奖励后,心情很是舒畅,开始购买大量提升修为与战力之物。

  不过,各峰弟子的开心,也只是数日的时间而已,随着七宗联盟天骄的再次出手挑战,热度重新提升。

  而这一次的挑战,不仅仅是各宗天骄出手。

  他们来的时候,除了玄幽宗的黄一坤外,其他各方都并非

  独自一人,不但有护道者跟随,还有一些不如他们的宗门翘楚随同。

  这些不如他们的各

  宗翘楚,开始了对各峰非殿下的弟子展

  开挑战,胜负都有,但总体而言还是七宗联盟更胜一筹。

  不过,没有人挑战许青。

  而许青也在这段时间夜鸠的据点被大量的捣毁,抓捕之人

  极多的情况下,修行越发顺利,距离开启第八十九法窍,也都不远。

  他还买了大量的毒草,尝试对那枚毒丹再炼,同时他的小黑虫,也在不断地尝试融入毒丹中,出现了第三批毒虫。

  这第三批毒虫,数量只有六只。

  肉眼是看不见的,唯有许青凭着自己的感知以及血液上的共鸣,才可以感受它们的存在,同时这第三批活下来的种子毒虫,颜色改变更为明显。

  它们的色泽已经很淡,同时个头更是微小了不少,而其内蕴含的毒性却大涨,甚制隐隐有了一丝毒丹之毒的特性。

  这让许青如获珍宝,将这六只第三批种子小虫,小心翼翼的借助夜鸠之修的身体,开始饲养。

  同时在研究上也有了很多新的想法,在夜鸠成员体内,种下更多的药草毒草改变他们的血肉,使得吞噬而生数量不断恢复的第三批小虫,更为优异。

  这个过程,在许青看来和做学问一样,他很认真的观察很全面的记录,每每有些收获之时,他都很是惊喜。

  但他的这种行为,对于大牢内的夜鸠修士来说,就是一场人生不曾体会过的地狱之景,他们在这之前,大都觉得自身已经足够很辣了,但看到许青的行为后,他们觉得自己不算什么。

  而在他们的人生里,虐杀的那些不听话的养宝人,以及兴趣来了后的一些更为变态的玩法,也在如今因果循环。

  于是,捕凶司的大牢内,凄厉的惨叫与哀嚎,一次次彻响,而外面的捕凶司弟子,虽大都熟悉了此事,可还是不敢太过靠近。

  尤其是这一次许青是夜鸠行动的总负责人,又在之前镇压司马陵以及宵禁里立威,所以不会出现之前那种第七峰捕凶司犯人使用没了后,其他峰捕凶司不给犯人的事情。

  于是每天都陆陆续续的从各个峰捕凶司,有大量犯人送来,同时主城被封锁,夜鸠逃不出去,只能不断隐匿,所以抓捕还在继续。

  可以想象这一次之后,夜鸠在南凰洲的损失,必定极大。

  就这样,许青的研究随着足够的夜鸠修士,进展很快,制于那些夜鸠的魂许青也没有浪费,哪怕魂力太弱,但数量多了总还是有点作用,被他炼化后成为了开启法窍之力。

  他的凶名,也因捕凶司大牢内的凄厉惨叫,在主城内已到了让所有隐藏的夜鸠,骇人听闻的程度。

  而就在许青这里按部就班,一边开法窍,一边加大自己小黑虫的威力,等待全部成功后的自身彻底蜕变之时,第一峰顶,巨大的战修广场,圣昀子站在那里,淡淡开口。

  “尔等,太弱。”

  他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些失望,他的四周赫然躺着八个第一峰的殿下。

  吴剑巫也在其中,每个人都是面色苍白,各自鲜血溢出,带着复杂,带着震撼,望着站在月光下,被皓月映照非凡绝伦的圣昀子。

  华盖当天,七彩风吟回荡,更有青身赤尾灭蒙,仰天嘶鸣,掀起黑风横扫八方。

  不远处,还有刚刚出关的第一峰大殿下。

  他面色苍白,嘴角一样有血。

  其修为突破到了天宫金丹,可刚刚突破的他还没来得及蕴养神华天宫,就不得不出关一战,没办法继续等了,蕴养的时间需要很久,而如今的第一峰已被圣昀子一人镇压。

  可大殿下,还是败了。

  最为羞辱的,是圣昀子提出让九个殿下一起出手,九人全部败落。

  难以战胜!

  “有些无趣。”

  圣昀子面无表情,他觉得这一次来七血瞳很是无聊,于是目光落向第七峰,看了眼后摇了摇头。

  转身一晃,离开了第一峰山顶,向着远处凰禁走去。

  他的身后,三位金丹护道者默默跟随。

  “那个小家雀懂得蛰伏,倒也有脑,希望能快点成长起来,这样吞下去,才算一个尚还可口的小点心。

  而此刻,在圣昀子远去前,所看的第七峰上,月光下,七宗联盟玄幽宗的黄一坤,正神色傲然,走在山阶上。

  “今日,我黄一坤,挑战第七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