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阴仙途> 第三百零二章毁约

太阴仙途 第三百零二章毁约

  这时,有细心之人察觉了不对:“吕师兄的尸身分明已经找到,李红梅为何还不停手?”

  众人扭头望去,却见李红梅仍在地上拼命地挖着,对于吕乘风的死似是一点都不在意。

  在场之人,也只有跃龙门和于劲松,才知晓她真正想要找的人是谁了。

  红鸾峰的女弟子又道:“我不是说了吗,先前有一个很俊俏的白鹭峰弟子进了谷中。”

  一名男修忍不住道:“你就只记得那个俊俏的男子了是吧?”

  却听有人忽然道:“莫非,李红梅一直在找的,其实便是那人?”

  “这……倒还真有这个可能。”

  “她与那人是什么关系?”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从云梦峡谷活下来的一行人中,除了红鸾峰的童颜,青霞峰的于劲松,夕照峰的跃龙门以及李红梅外,还有一个人,似乎也是吕师兄手下的杂役。”

  “什么,清风居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杂役?”

  “我只是隐隐听青霞峰的朱师弟说了几句,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

  “若真有这样一个人,三年多时间过去了,为何都没怎么听说或见过此人?”

  “或许是此人平日里比较低调吧?”

  “所以,李红梅此时在寻之人,便是那个杂役吗?”

  “应该是吧,不然这清风居中还能有谁?”

  “不过,她似乎对那个杂役,比对吕师兄还要上心呀。”

  众人说到这里,目光都有些异样,纷纷猜测起二人的关系。

  有不少男修都停止了动作,他们乃是落日宗门下的正式弟子,怎肯为了一个杂役浪费力气?

  更何况那杂役还极可能与李红梅有些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令他们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李红梅仍在不停地挖。

  她染血的指头忽然触到了一丝柔软,是一件白衣。

  她挥舞双手,状若疯癫,很快便挖出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双目紧闭,气息全无,赫然正是墨寒生的模样。

  “师兄!”跃龙门痛呼出声。

  他终于成功打败了童颜,完成了墨寒生的期望。

  他兴冲冲下了红鸾峰,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墨寒生,没想到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幕。

  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

  李红梅看着眼前的尸体,心仿佛一下子死去了。

  她强撑着身体,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便在此时,一道脚步缓缓走来。

  “乌执事。”

  “乌执事。”

  四周的低阶弟子纷纷向来人见礼。

  一名面色黝黑,蓄着络腮,身着夕照峰服饰的筑基修士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当日莫名出现在云梦峡谷之外,制止了墨寒生一行与白执事起冲突的乌执事。

  他四下打量了一眼,很快便清楚发生了什么,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窃喜,脸上却没有表露丝毫。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乌执事装作十分痛心的模样,安慰了一句。

  然后,他蹲下身凑到李红梅身后,在她耳畔轻声说了一句:“如今吕乘风已死,红梅,你还记得当日的那个承诺吗?放心,跟着老夫,你的日子绝对要比跟着吕乘风这个废物强得多。”

  李红梅目光一瞬冰冷。

  她缓缓起身,待回过头来时,神情又变得与往日一般冷漠。

  她看着乌执事,淡淡道:“可惜,这那承诺我无法兑现了。”

  乌执事的目光骤然变冷:“你想毁约?”

  “毁约又如何?”李红梅突然笑了,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女人,就是谎言本身。”

  人群开始惊呼。

  “筑基境!”

  “李红梅已经筑基!”

  “她是什么时候筑基的?”

  周围的低阶弟子羡慕之余又有些惭愧,他们这些正式弟子竟让一个区区杂役走在了前头。

  于劲松震惊无言,良久之后眼睛里充斥了苦涩的意味。

  在得知墨寒生筑基之后,他原本已经彻底死心,所以再也没有找过李红梅。

  先前,得知白鹭峰出了事,他担心李红梅的安危,还是仍不住赶了过来。

  待李红梅挖出墨寒生的尸体,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既感慨又藏着一丝不愿透露于人的窃喜。

  墨寒生身死,这是否代表自己和李红梅之间,又有了那么一丝可能?

  这个念头才升起没多久,没想到李红梅竟展现出了筑基境的修为。

  他火热的心,仿佛一下子又被大雨浇熄。

  如今李红梅筑基成功,与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层级的人了。

  他心中十分不解,自己这些年修行也不曾怠慢过,为何修为却没有多少增长?

  已经三年过去了,为何自己仍处于炼炁七层的瓶颈,甚至连跃龙门都已经超过了自己。

  “你!”乌执事看着态度十分强硬的李红梅,脸色越发阴沉。

  他当日之所以将禁元符赠与李红梅,所提的交易条件便是:一旦吕乘风身死,李红梅便要委身于自己。

  此事若是公之于众难免让人有些不耻,所以他并没有找任何人见证。

  但他并不担心李红梅毁约。

  因为李红梅不过区区炼炁的境界,而且身份也只是一个杂役,所以他并不觉得对方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如今,吕乘风终于身死,眼看着他多年的美梦将要达成,没想到李红梅竟在这个节骨眼上筑基了。

  落日宗内,筑基修士虽不算少,但也绝不嫌多。

  只要李红梅愿意,随时都可以摆脱杂役身份,甚至还有可能在门内获得一个执事的职位,与自己平起平坐。

  乌执事想以执事的身份和权力强逼她委身自己,已是不可能了。

  至于交易之事,只要李红梅打死不认,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附近的弟子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看着二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也知道他们之间一定是产生了矛盾,不由悄悄躲远了一些,以免殃及池鱼。

  乌执事怒哼一声,拂袖离去。

  他如今已奈何不了李红梅分毫,继续留在这里只能自取其辱。

  乌执事走后,一道遁光闪过,刘擎天从天而降,落在了人群正中央。

  一名执事走上前,向他禀报了此处的情况。

  刘擎天看着吕乘风的尸身,目光闪烁不定。

  他一挥衣袖将尸身收入袖中:“吕乘风的尸身由本座保管,待宗主回来之后再行处理,你等先将此地清理干净。”

  “是。”那名执事应了一声,带着一众低阶弟子开始打扫起废墟来。

  刘擎天抬脚乘风而去,直往云风子的洞府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