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大周败家子> 第两百二十八章 平乱

大周败家子 第两百二十八章 平乱

  纵观大周皇室成员,得封秦王号,又尚且在世的,只有一人。

  那便是前朝太子,景平皇帝的同胞兄弟,他的二皇叔,朱谨言...

  朱雍不由瘫在地上,一时间陷入了绝望当中。

  他麾下兵马本就不多,方才被冲杀一阵更是损兵折将。

  最为关键的是,慌乱突围的过程中,那些火油已然落到了朱谨言手中。

  眼下别说宫变登基了,自己的小命还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朱雍越想越绝望,心中对于万古楼的恨意,此时已经达到顶峰。

  若非他的好外祖万古楼按兵不动,他何至于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如今辛辛苦苦将景平皇帝困在内廷,却只能做他人嫁衣....

  “殿下,此地不可久留,还是速速脱身为妙。”

  侍卫统领听着愈发逼近的脚步声,不由出声催促。

  眼下宫变失败,他们想要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离开京都。

  否则等景平皇帝抽出手来,朱雍没准还能保住性命,可他们却是断然毫无生路可言的。

  “走?天下之大还有本宫的容身之地么....”

  朱雍颓然一笑,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心中生出几分死志。

  宫变失败,就算他能保住性命,今后恐怕也只能在圈禁中了此残生。

  与其那般屈辱憋屈的活着,不若在此地了结自己来的痛快。

  朱雍缓缓抽出佩剑,仔仔细细的用袖袍擦拭起来。

  趁着侍卫们不注意,猛地横剑便欲自刎。

  “殿下不可!!”

  关键时刻,侍卫统领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剑身。

  剑刃瞬间刺破手掌,鲜血泪泪涌出,顺着剑身滴落在朱雍身上。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殿下!此番我等虽败,可胜败乃兵家常事。

  眼下我们可以趁乱逃出皇宫,卷土重来有未可知啊!!”

  说罢,侍卫统领也不顾朱雍如何,一掌将三皇子朱雍击昏。

  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借助黑夜的掩护,匆匆朝城外跑去。

  ......

  萧子澄在城外没有寻到叛军身影,而城内却传来阵阵厮杀声。

  他心中一沉,一抖手中的马缰,萧子澄面沉似水地喝道。

  “去内城!!”

  在他的命令下,归义军大队人马朝着内城进发。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前方隐隐传来激烈的厮杀声。

  萧子澄定睛看去,一支打着三皇子朱雍旗号的军队,正与朱谨言的叛军厮杀在一起。

  从人数上看,朱雍麾下人马被杀的七零八落,大队人马被分割开来,完全不是朱谨言的对手。

  只是令萧子澄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见到三皇子朱雍的身影。

  “兄弟们皇子殿下都跑了,咱们还拼个什么?!”

  果不其然,仅仅又坚持了片刻,朱雍麾下的那些士卒便察觉了不对。

  眼见朱雍都没了影子,更是毫无战斗信念可言。

  仅仅半柱香的时间,本就不多的兵马,更是被团团围在中央。

  萧子澄眼中精光一闪,那些逃跑的溃卒,将叛军的阵型冲散。

  眼下,正是进攻的好时机!!

  “吴天,打出本伯的旗号!”

  “遵命!”

  吴天将事先准备好的将旗展开,将其高高举起。

  看得出来,吴天有些激动,这可是勤王救驾啊,参与这么一次足够他今后吹嘘的了。

  山城伯的旗号迎风飘扬,朱谨之麾下的逆龙军士卒见状先是一愣。

  眼前这队人马的军势,可比刚才交战的所谓皇子亲军强上不知几倍。

  三皇子朱雍的亲军们,在看到萧子澄的帅旗后,皆是露出一抹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们跟随三皇子叛乱至今,什么也没有得到不说还被抛弃了。

  眼下能有活命的机会,又岂会不紧紧抓住?

  念及至此,那些朱雍亲兵纷纷丢下武器,跪在地上求活。

  反观逆龙军士卒,则一个个如临大敌,直接调转枪头严阵以待。

  而此时,萧子澄高声喝到:

  “我乃山城伯萧子澄,奉陛下旨意平乱!

  尔等受朱谨言蛊惑起兵作乱,若能放下武器投降,本伯保你们性命无忧。

  若再执迷不悟,休怪本伯将尔等尽数诛杀!!!”

  接连喊了几遍,那些逆龙军士卒面面相觑,虽有些意动,却也不敢丢下兵器。

  萧子澄的大名,他们自然是听说过的。

  宣威关一战,灭陈军六万,更是一路反攻陈地。

  此等彪悍的战绩,自旗峰口后再无一人能够做到。

  逆龙军阵中,叛军将领郭要闻言大惊失色。

  在他们杀入京城前,为保证行动万无一失,曾特意勘过京都附近的情况。

  十二团营除却耀武营外,其余接在驻地按兵不动。

  眼前这股精兵又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呢?

  短暂的思索过后,郭要深知开弓没有回头箭,既已随朱谨言叛乱,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弟兄们,不要听他的蛊惑,待殿下登基之后,定然不会亏待我等!!随本将杀啊!!”

  顷刻间,逆龙军士卒眼中便再度绽放出凶芒,挥舞着刀枪冲了过来。

  萧子澄眉头紧锁,心中却满是冷意。

  在他看来,若是能劝降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大周刚刚经历一场战争,虽打出了和平,国力却还未恢复。

  眼前这些逆龙军士卒,也算的上一股精兵。

  两强相争必有一伤,大周经不起内耗,能和平解决是最好的。

  可惜事与愿违,这群叛军看来是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念及至此,萧子澄眼中杀机一闪:

  “执迷不悟!给我杀!!”

  .....

  内廷。

  景平皇帝一身戎装,端坐在太师椅上。

  城墙上的战斗已至白热化,在仇恨的驱使下,朱谨言根本没有试探,便直接下令强攻。

  即便卫彻的耀武营及时赶到,一时间竟也被逆龙军阻拦。

  “咚...咚咚...”

  攻城锤一下下撞击着宫门。

  宫门内,无数整装待发的御林军,正死死盯着已现出裂痕的大门,眼中满是杀机。

  “陛下,叛军攻势愈强,为社稷着想,您还是从暗道先行撤离吧。”

  内侍快步走到景平皇帝身边,略有些颤抖着说道。

  景平皇帝却是双目微闭,脸上看不出任何惊慌。

  内侍见他如此,一时间也不敢再言语,只得焦急的望向城外,心中暗自祈祷。

  忽的城外传来一阵骚乱,逆龙军的攻势为之一顿。

  景平皇帝豁然睁开双眼,嘴角噙着一抹智珠在握的笑意: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