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82章 蒙尘飞剑(第一更)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82章 蒙尘飞剑(第一更)

  李肆此时却顾不得去看那信息,只是放空心神,尽量回忆,回味,感悟方才那一秒的天地胎息状态,那真的是让人神往。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他才平静的睁开双眼,感觉好极了。

  这才是修仙者的优势啊,也是师法天地的优势。

  整座天地,这么大的一位老师在,实在没必要去另辟什么蹊径。

  想想他刚才差点误入歧途,就不住后怕,那种极限的力量尽管非常可怕,但必然对身体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现在回想起来,若他不去修行【回天经】,未必会死,但他全身的骨骼肌肉,经脉,必然要发生异变,比如整个人都会瞬间暴涨到两米高,两吨重,未来继续下去,没准要头上生角,身上长鳞,股后长尾巴。

  好好的人不做,没道理去做妖魔呀。

  难道要自诩我身是妖魔身,但我有一颗人族心?

  “正道固然有所弊端,但走歪门邪道的,却统统背叛了人族。”

  李肆现在就很清楚的感应到,他的身体哪怕已经如此强大,但并未出现与普通人的生殖隔离。

  这一点,老太太应如是,毕竟大家都是修行【回天经】的。

  话糙理不糙,这甚至就是最简单的大道理,背弃族群者,也许会一时风光,但永远没有好下场。

  有了这样一番理解,李肆反而对邪神的力量也有了另外一层的认知。

  邪神的力量很诡异,不可言说,但如果数据化出来,是不是也算一种独特的修行进化?

  老太太曾经对姜颖师姐说过无穷大之地与无穷小之地,现世与虚妄,一切都要争渡,争渡。

  那么这个争渡是生命个体的争渡,还是族群之间所形成的万族争渡,亦或者是万界争渡?

  李肆一时间想了很多,虽然状态极好,但却没有了继续修行的想法,他现在迫切的想与老太太交流交流,也只有这样的真仙才能给他指出一条最正确的前进方向。

  “这个时候,她应该在气运殿堂上网呢吧?”

  李肆微微一笑,还说不是网瘾老太,四座大阵建立,她的七情劫,六欲劫已经暂时不必担心,却还要泡在气运殿堂。

  心念微动,李肆的心神就借助神像分身,准确投入虚妄界的气运殿堂。

  其实他现在还有另外一种方式进入虚妄界。

  那就是通过百里法印。

  但那便无法抵达气运殿堂,而是会出现在那座庞大的废墟城市中。

  这就很奇怪了,难道虚妄界也是千层饼?

  感觉那边的秘密比这边的现世还多。

  转眼之间,李肆心神附着于他自己的神像之上,他这座神像仍旧是青面獠牙,各种凶恶,一进入,迎面就是一大堆聊天记录,最多的就是九玄子与青云子。

  哎,看来还不止一个网瘾老太。

  李肆迅速翻看一遍。

  青云子:九玄师姐?你有八天没来了,村子那边可好?

  九玄子:还好,我那里四处都是荒漠,人迹罕至,邪神教会很难找上门,就是环境太恶劣了,这不,我又得上来求雨了,神丹师兄不在吗?

  青云子:这次你不用找别人了,把净水葫芦给我,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九玄子:什么?不会吧,师妹你的村子建了天一生水大阵?

  青云子:是的,我的几个小徒弟还算争气,建好了村子的第一重四象阵法。

  九玄子:哇,师妹,我都控制不住我的道心了,有这么夸张,我记得一个月前你还在叫苦,求着那个靠山老头子支援,怎么会有这么大变化?

  青云子:实话实说,我也好奇的很,我这个月的运气也太好了,不过,有一说一,九玄师姐,靠山道友为人还是不错的,你不要叫人家老头子。

  九玄子:哈!师妹,你这语气不对。

  青云子:有什么不对,那靠山老头,哦,靠山道友为人就是不错,虽然神神秘秘,鬼鬼祟祟,从未正面见过,但至少出手大方,神恩沐浴就好像不要钱一样往外扔,我的三个徒弟,就得了他17道神恩。

  九玄子:17道神恩?天,他不想过日子了!他图什么?

  青云子:所以这正是我好奇的地方。

  九玄子:那我估计他惨了,他应该是扛过了第一波进攻对吧,邪神会给他丢下血棺诅咒的,等他被血棺困住,估计他连哭的心思都没有了,届时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进攻,我们可以坐等他哭。

  青云子:也许他会斩去枷锁,来个太上忘情。

  九玄子:不可能,除非他的修行之本不是师法天地,否则这方天地就是他最大的羁绊,是他的恩师,一如我等,另外,如果他敢斩去枷锁,这方天地会立刻收回对他的敕封,天地气运也不会再对他有丝毫眷恋,这后果,可比血棺诅咒严重的多。

  青云子:师姐,这些年,其实我有些后悔了。

  九玄子:师妹,不可,你当年虽然有资格前往无穷大之地,但在那边同样是争渡之局,甚至更严重,你一无天地气运福泽护佑,二无族群气运供奉,三无志同道合者携手,去了也只是做那别人争渡的踏脚石,我们都是明白这一点,这才毅然决然的留下来与这方天地共渡难关,若过不去也就罢了,若能渡过此劫……

  青云子:咦?靠山道兄来了。

  九玄子:……

  李肆心神躲在神像里,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嗯,大概率对面两个老太太也是这么认为的。

  外面很安静,再无信息飘过,冷群了?

  好尴尬。

  想了半天,李肆这才双手打字——

  靠山子:请问,血棺诅咒怎么破?我愿以十石法力相赠。

  神丹祖师:血棺诅咒其实本身没什么了不得,斩断锁链便可破掉,我等曾经都破了个几百几千次,但随着邪神的力量逐渐掌握这方天地,这种血棺诅咒就成了阳谋,破之,则等于与天地决裂,破之,则成了天地弃人。

  所以道友不妨当它不存在,反正只要你自己不动,血棺就不动,实在看不惯,就来虚妄界与大家一起聊聊天。以上回答,请采纳为标准答案,不求十石法力,来个一石法力,给个辛苦钱就好。

  九玄子:神丹道兄……

  青云子:靠山道兄……

  天机子:今天什么情况,这么热闹?先恭喜靠山道友喜得血棺一具,神丹道友说的一点没错,千万不要破,破了的话,大家以后就没法聊天了。

  靠山子:那我发个红包吧。

  李肆很高兴,一下子遇到了神丹子,天机子,还有九玄子,上次他们的慷慨解囊,让他渡过第一次危机,所以必须酬谢,接下来也好继续合作。

  气运殿堂当然没有发红包的设置,但法力却可以互相交易,而且简单粗暴,李肆直接抽取自己的法力,以5000点为一个包,随便推了出去,这团法力就会自动形成一个青色小球,谁接触了,就能获得5000点法力。

  然后这些老头儿,老太太自然有无数办法将其转换成各种物资,或者是直接赠予自己的弟子。

  总之,这就是硬通货。

  一口气砸出50000点法力,虽然李肆看不到,但气运熔炉却能够给他反馈具体信息。

  青云子抢了你的两个法力红包,获得两石法力。

  九玄子抢了你的两个法力红包,获得两石法力。

  神丹子抢了你的三个法力红包,获得三石法力。

  天机子抢了你的三个法力红包,获得三石法力。

  然后,又是好一阵沉默,好像这四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气运殿堂内,天机子错愕的看着神丹子,神丹子古怪的看着九玄子,九玄子反瞪回去,玛德,道兄你网速有点快啊,忒不道德了,请你善良。

  至于青云子,反倒是比较淡定,毕竟,她在现世早就间接的见识过了这靠山老头儿豪横的一面,神恩沐浴说送就送,一送就一大堆,那可不是法力,而是融合了气运的天地功德啊!

  所以她反而有点担忧这靠山老头儿不会过日子,到时候败光家底,以后怎么混?

  说起来,为什么感觉这厮不像是老头子,反而有点像一个毛头小伙子,这毛毛躁躁的,偏偏还弄巧成拙的故作神秘!

  “咳咳!”

  良久的沉默之后,气运殿堂内,天机子率先开口了。

  主要他们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千年之前,他们不屑这点法力,千年之后,大家都是穷得要死。

  所以虽然觉得很不好,但这种红包抢起来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靠山道友,不必如此,如今局势恶劣,大家都不好过,不如这样,我这里还有一张天机阵符,便送给靠山道友了。”

  天机子是个很坦荡的家伙,虽然抢红包的感觉很爽,但做人的原则不能变,当即一张神光缭绕的阵符飘过去。

  李肆拿到这天机阵符一看,就略激动,玛德,这老头家底这么丰厚吗,行为这么坦荡吗?可以困住元婴境高手的阵符说送就送。

  这种正人君子,必须要好好保护啊,嗯,虽然实际上对方肯定是个老硬币,但只要在这些方面有原则就好了。

  当下他二话不说,又是十个法力红包丢出去。

  不过还未等他说这是专门给天机子的,外面就已经抢成一团,嗯,这特么有点好玩,有点忍不住,主要是今天的午饭有着落了。

  刷——

  青云子抢了你的一个法力红包,获得一石法力。

  九玄子抢了你的一个法力红包,获得一石法力。

  神丹子抢了你的两个法力红包,获得两石法力。

  天机子抢了你的六个法力红包,获得六石法力。

  外面的四个人又开始你瞪我,我瞪你!

  没得说,天机子这老狗果然贼得很,他居然算准了李肆还会发红包,所以提前准备,一网打尽了六个红包,玛德,就这,就这,还正人君子呢,你干脆改名叫岳不群吧!

  然后第二有心机的要属神丹子,倒是青云子和九玄子比较感性一些,还停留在之前不好意思,受之有愧的心态之中。

  甚至就这最后两个包,还是天机子与神丹子故意给她们留下的,免得面上无光,对吧,咱们玩个游戏而已,用不着死乞白赖,伤了和气,来来来,靠山大哥,继续发红包呀!

  当然这些李肆都不知道,他略懵逼,甚至还有点愧疚,玛德,这帮人太不道德了,就算我没来得及说话,傻子也知道这是给天机子的阵符报酬啊。

  他正要义正言辞的纠正错误,外面的神丹子一摸雪白的胡子,呵呵笑道:“靠山道友,万万不可如此,我等同为镇世真仙,虽然未曾蒙面,但也应亲如兄弟姐妹,老夫这里还一尊曾经用过的炼丹炉,今日便送给靠山道友了。”

  说完,大袖一挥,一尊古朴,却又被黑气笼罩的炼丹炉就飘了过去,这顿时让青云子,九玄子微微皱眉,这老头子,哪里都好,就是抠门得要死,你把一个已经被魔气玷污了的炼丹炉送过去,这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若是靠山老祖真想用的话,还得消耗大量气运来洗练。

  咱们不能干这样损人利已的事情!

  可还未等九玄子和青云子开口,李肆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了,瞧瞧,这才是真正的前辈高人啊,我李肆感激不尽,居然送我一件被玷污了的法宝,呜呜呜,没得说,必须发红包!

  刷刷刷,李肆一口气又发了十个法力红包,其实他是准备发二十个的,但他的手速终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居然比不过外面那几个家伙的网速。

  青云子抢了你的一个法力红包,获得一石法力。

  九玄子抢了你的两个法力红包,获得两石法力。

  神丹子抢了你的五个法力红包,获得五石法力。

  天机子抢了你的两个法力红包,获得两石法力。

  呃,这不对啊,你们不讲武德啊,我这是发给神丹子的红包……

  李肆陷入了深深的愧疚,罢了,青云子是咱师尊,九玄子是咱师伯,天机子,本来就欠他红包,大不了我再发十个包。

  总之,天机子和神丹子真是可敬可爱的老人家,高风亮节,宁静致远,怀瑾握瑜,明德惟馨,年高德劭,德厚流光!

  相对比较起来,果然我的道德修养还需要继续努力。

  就在李肆准备再发十个红包,酬谢这些可亲可敬的前辈高人的时候,外面九玄子先是恶狠狠的瞪了天机子与神丹子一眼,但这两位才不管她,把各自的家伙什都取出来准备抢红包了,反正,你发一波红包,我们送你一样东西,有来有去,两不亏欠。

  “靠山道友,你不必再发那什么红包了,如今局势的确艰难,贫道这里有昔年炼制的一口飞剑,虽已蒙尘,但仍旧锋利无比,靠山道友若看不上,可赠予门下弟子。”

  说完,九玄子就随手一挥,一口外形秀气,但同样锈迹斑斑的剑器便已飞出,而拿到这口剑器的李肆则完全懵逼了,这姑奶奶的大腿,好粗!

  “获得蒙尘飞剑,后天灵宝,需要1000份白色气运进行洗练才可正常使用,除此之外,也可以驭器咒来操控,锋利无比,无坚不摧。”

  “友情提示:飞剑蒙尘,已经失去自我保护能力,容易被魔气,邪气,秽气玷污,一旦被玷污,飞剑将自毁,故使用时千万谨慎。”

  李肆一时呆滞,都忘了发红包。

  而外面神丹子,天机子本都做好了抢红包的准备,此时却也知道好好的算盘被九玄子这小妮子给打破了,估计对面的靠山子正恼怒呢。

  也罢,占便宜的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天机子与神丹子互相看了一眼,招呼不打就各自下线了。

  倒是青云子有些惋惜,不是心疼李肆的红包,而是九玄子的那口飞剑。“师姐,未来不可知,你这口蒙尘飞剑也许还有得救,那可是你从筑基一直用到大乘的后天灵宝啊,就算已经蒙尘,也是心爱之物。”

  “局面已经崩坏至此,谈这些已经无用,反正我那边也无弟子能用得到。”

  九玄子洒然一笑,她是灵剑真仙,一生所用飞剑数不胜数,但大多已经在战争中被毁,被魔气腐蚀,唯有这一口,实在是心头所爱,今日送出,也不过想求个公平。说实话,她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

  不过她生性洒脱,一点悔意,直接一道剑心就碾死,而她正要离去,李肆发红包了。

  嗯,抢红包好香啊。

  下意识的,九玄子与青云子两个人开抢,由于只是两个人,所以都只抢一半,然后,她们才觉得,这样不好,正要分说,刷,李肆又发红包了。

  得,先抢了再说吧,抢红包果然很爽。

  仍旧是一人一半。

  行了,差不多了,但今天的靠山老祖好像中了邪,刷,又是十个法力红包。

  那,好吧,我们先抢,大不了一会儿还给你……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红包刷屏了!

  然后,李肆逃也似的下线了,他觉得他赚大了,生怕九玄子后悔,尼玛,这位姑奶奶真是亲亲的姑奶奶!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他日再见,必倾囊相报,请原谅我今日的不辞而别。

  玛德,太刺激了,以后说啥都不来气运殿堂了,后天灵宝啊!

  爱谁谁!

  而气运殿堂内,青云子与九玄子的思维都空了,就只知道抢红包,不过她们倒也知道一人一半,不会撕破脸,只是,等抢完红包,看见各自手里抢到的二十五石法力,加上之前的,已经相当不菲,她们简直好像在做梦。

  她们可是很清楚,如今这个环境下,得通过服用大回魂汤恢复法力,这么多法力,得是多大的手笔。

  “师姐,那靠山老头子不会看上你了吧?”

  青云子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