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八章 醉了

  琉璃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莫雨的老爸是个资深酒鬼,每次吃完晚饭总会小酌一两杯。

  在老爸的影响下,莫雨也渐渐学会了喝酒,并且酒量还可以。

  这也算她唯一能拿得出来陪客人的才艺了。

  “喝酒?”

  方载愣了一下:“朱雀姑娘你过去从来不喝酒的。”

  莫雨豪迈地挥了挥手:“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稍等,我这就去叫酒。”

  “诶等……”

  方载还没来得及阻止,莫雨已经提着裙子“哒哒哒”地小跑出了房间。

  刚一开门,正在门外偷听的素银猝不及防地暴露在莫雨面前。

  素银:“……”

  莫雨:“……”

  素银尴尬地笑道:“我就是担心姐姐……”

  “惹出大篓子”这五个字她没敢说出来。

  莫雨此刻正在兴头上,不和她过多计较,只吩咐她:“把这儿最好的酒端来,我要跟方公子不醉不休。”

  说完,莫雨又关上门去陪她的方公子了。

  素银:“……”

  刚刚是谁哭着喊着打死不要进去的??

  不到片刻,酒送进了房间。

  莫雨揭开壶盖闻了闻,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淡?算了,凑合吧。”

  暗香阁里最好的酒其实比较烈,但素银并没有按照她吩咐的那样送来最好的酒,而是给她换成了度数较低的桂花清酿。

  喝酒误事,以前的凤姐姐做什么她都放心,但现在不同了,

  这位姑奶奶喝醉了她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傻事出来。

  三杯酒下肚,莫雨一副“这是酒吗?明明就是水啊”的嫌弃样,

  而坐在她对面的方载却已经脸颊泛红,

  他的双眸水光流转,衣衫微微有些松散,隐隐露出锁骨,诱惑至极。

  莫雨一边尽情欣赏一边心中无语。

  这公子哥的酒量也忒差了吧?从前难道是滴酒不沾的那种?

  喝了不到一会儿,方载突然毫无征兆地就啜泣了起来。

  “都跟我作对,全都跟我作对,去死吧!一群老不死的!!”

  莫雨一边吃着卤煮花生米一边敷衍地安慰他道:“对对对,那些人真该死,一群老不死的……不过你说的都是谁啊?”

  “还能有谁?当然是高祈、秦思明那些老家伙啊!”

  莫雨:“……”

  谁啊?

  莫雨根本不认识这些人,继续默默地吃着她的花生米。

  方载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一阵,最后醉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莫雨一个人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所有花生米,

  本着职业精神,将这位方公子抬上了床榻并盖上了华丽丽的绸缎金丝绣花被,最后捏了捏他的脸后离开。

  这次开门没有发现偷听的素银,素银正在后园莫雨房间里打扫卫生。

  莫雨回到了自己房间。

  素银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了上去:“凤姐姐招呼完方公子了?”

  莫雨一边整理着刚刚因为抬方载有些滑落的衣衫,一边轻描淡写道:“床上躺着呢。”

  不明真相的素银瞬间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

  凤姐姐居然会……献身???

  莫雨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想歪了,也懒得纠正,索性将错就错,

  她舔了舔嘴唇,媚眼如丝地看着素银:“顺便告诉你,味道……好极了。”

  素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姐姐你……其实不用这么拼的。”

  莫雨白了她一眼:“怎么能说拼呢,姐姐这是在享受好吗?等素银你成年了,姐姐也会带你去‘享受’的,这就是成年人的乐趣。”

  素银从未和人如此直白讨论男女之事,白净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

  她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姐姐你骗人,你从前可最讨厌男人碰你的。”。

  看到素银那紧张的表情,莫雨不禁觉得好笑。

  “哼,我那是觉得你太小,不方便告诉你,不是我吹牛,姐姐我摸过的男人加上你的脚指头都数不清。”

  莫雨读的是理科班,男生占多数,平时小打小闹总会有肢体接触,也不算是假话。

  “凤姐姐你们在笑什么呢,这么高兴?”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突然从莫雨的身后响起。

  莫雨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身材娇小,容颜秀丽的年轻女人出现在她眼前。

  她穿着一身玫红色滚雪细纱拖地长裙,鬓边插着一朵芍药,媚眼如丝,顾盼生辉。

  莫雨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素银会意,忙在她耳旁轻声道:“她叫金珠,十二花魁里的芍药。。”

  说完,素银笑着看向金珠:“金珠姐姐怎么会有空来这儿,罗公子已经走了吗?”

  金珠叹了口气:“是啊,我琵琶还没弹完就走了,真是扫兴。”

  说到这里,金珠微眯起眼睛看向莫雨,语气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如果是凤姐姐弹琴的话,估计就不同了。毕竟要不是方载先约了姐姐,那罗公子又怎么会摘我的牌子。”

  如此冷嘲热讽的话在莫雨听来却感到甚是高兴。

  想不到我这么受欢迎啊??

  咳咳,严肃点,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就是人气有点高而已,我一点也不得意。

  她装作谦虚地摆了摆手:“哪里哪里,低调低调。”

  金珠:“……”

  素银:“……”

  金珠像看怪物一样看了莫雨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

  素银望着金珠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口气。

  “凤姐姐,我猜,以后罗公子可能会一直摘金珠姐姐的牌子了。”

  莫雨明白她什么意思,撇了撇嘴:“可那古琴我真没学过,哦不,真没想起来。”

  素银无奈地笑笑:“算了,反正姐姐你之前一直说过,这些东西都是过眼云烟,不必在意。就是不知道方公子以后还摘不摘姐姐你的牌子了,唉。”

  ……

  ……

  估摸着方载应该快醒了,素银催促着莫雨赶紧回去。

  莫雨只好赶紧放下手中的麻辣兔头,用澡豆净手后提着着裙摆小跑回了“绿波间”。

  进到“绿波间”,只见那位方公子还躺在榻上呼呼大睡。

  莫雨来到塌边坐下。

  望着这个长相清秀的男人,心思微动,不禁朝他伸出了魔爪。

  戳~再戳,连环戳。

  方载的脸真是又软又光滑。

  “唔……”

  在莫雨的蹂躏下,方载渐渐醒了过来。

  “公子醒了。”

  莫雨露出官方微笑看着他。

  方载揉了揉脑袋,眼光迷离地看着她:“朱雀姑娘……我这是睡了多久?”

  莫雨下意识地去找手机看时间。

  方载有些困惑:“朱雀姑娘在找什么?”

  莫雨愣了一会儿:“呃……没什么。公子你大概睡了……半个时辰。”

  方载从榻上起来,一边揉了揉脑袋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她:“在下不胜酒力,不知道喝醉后有没有冒犯到姑娘。”

  莫雨很豪迈地摆了摆手:“没有没有,就摸了摸小手,亲了亲小脸,不用在意。”

  方载听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嘴巴张大得能放下一颗鸡蛋。

  “在下居然对姑娘做出此等轻薄之事???”

  “公子真的不用在意。”

  然而方载却露出一副深恶痛绝的表情:“此非君子所为,在下一定会给姑娘你一个交代的。”

  “可是真的不用……”

  方载拉过莫雨的手,非常郑重其事道:“在下愿意为姑娘赎身,从此姑娘便是我方家人!”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