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九章 我不愿意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九章 我不愿意

  方载说完这话便迫不及待地起身下榻,整理了一下仪容后推门而出。

  看样子应该是去找掌事的徐妈妈商量她赎身的事了。

  不到片刻,素银匆匆赶来。

  看到莫雨还在非常淡定地喝着茶,素银愣了一下。

  “姐姐,方载刚刚居然找徐妈妈提出要替你赎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雨无奈地耸了耸肩:“都跟你说了姐姐我魅力大,人家执意要赎我,我也没办法。”

  素银听后,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那可不成,王爷绝对不会放你走的。趁乱子还没搞大,姐姐你快去劝劝方公子打消这念头吧。”

  莫雨握着茶盏,半晌无言。

  过了一会儿,她看向素银:“素银,王爷为什么不会放我走?我总不能一辈子替他杀人吧?”

  素银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

  “姐姐你之前可从未想过要离开王爷的。”

  莫雨撇了撇嘴:“我这不失忆了嘛,有点新想法不是很正常吗?”

  素银不说话,沉默片刻后忽地叹了口气。

  “姐姐要是早点有这种想法就好了。”

  “现在很晚吗?”

  “也不晚,只是还没到时候。”

  “什么意思?”

  素银来到她身旁,抬起她的左手手掌,翻开朝上。

  只见如白玉般雕琢而出的手掌掌心处,有一粒很小的朱砂痣。

  “这是王爷在姐姐身上种下的蛊毒。离开王爷,一年内没有吃解药的话必死无疑。”

  莫雨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我身上还有蛊毒??”

  她之前不是没注意到掌心的朱砂痣,但她以为那仅仅只是一粒朱砂痣而已,根本没有和中毒这种事联系起来。

  素银点了点头:“不仅是姐姐,云逸园里的所有人都被种下了蛊毒,目的就是为了约束你们的行动。”

  “啧,王爷这个卑鄙小人。”

  莫雨恨恨道。

  本以为如果实在待不下去只要找个机会偷偷溜走就成,没想到自己身上居然还有蛊毒?

  看来真的要从王府溜走的话,除了要攒够钱外,还得把自己身上的毒先解了。

  素银劝莫雨道:“凤姐姐,当务之急是先把方载的事解决了,不然捅到王爷那儿去就不好办了。”

  莫雨点了点头:“好吧好吧,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去跟他说说。”

  莫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出房间。

  刚走下一阶楼梯,莫雨突然停下脚步看向正在前面带路的素银。

  “素银,你想和我一起离开王府吗?“

  素银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她转过身来看向莫雨,只见莫雨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素银凝视了她几秒,嘴角微微上扬:“姐姐去哪儿,素银自然舍命相陪。”

  对于素银如此爽快的回答,莫雨笑了笑,算是回应。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才相处不过一个月,她对素银便放下了所有防备。

  不知道素银的一切她也不在意,好像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跟素银说的。

  这种毫无头绪的信任是来自身体的记忆吗?

  因为身体的上一个主人也是对素银如此毫无保留的吧。

  来到楼下,只见方载果然正拉着徐妈妈说着什么。

  徐妈妈一脸为难。

  既不敢随便同意凤离的赎身,也不敢得罪了这位方公子。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她看到匆匆赶来的莫雨后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朱雀姑娘!”

  莫雨对着她点了点头:“妈妈,让我来跟方公子说说吧。”

  “诶好好好。”

  徐妈妈巴不得如此,赶紧逃离现场。

  看到莫雨过来,方载笑着拉过了她的手:“别着急,我一定会跟徐妈妈商量好你的赎身之事的。”

  莫雨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对着他摇了摇头:“不用了。”

  方载听到这话,露出有些困惑的神情。

  “为何?”

  “因为……我不愿意。”

  方载怔了怔,一时没明白她说的话。

  莫雨对上他那探询的目光,笑了笑:“方公子要赎我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也就这样了,请方公子回去吧。”

  方载沉默片刻,眉间微皱起来:“在下不明白,朱雀姑娘为何不愿意呢?”

  莫雨笑笑:“我在这儿吃得好住得好,自由自在的,何必要进入高墙当一只金丝雀呢?”

  听到这话,方载的目光闪过一丝惊讶,许久才缓缓道:“姑娘是觉得当方府的金丝雀也比在这儿好吗?”

  “是啊。”

  莫雨回答得很干脆。

  如此坦诚的回答令方载再次愕然。

  方载虽然为人谦逊,但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方府的大门是整个龙城除了韩将军府外所有未出阁的姑娘最想挤进来的。

  虽然他不能给她正室的名分,但侧室想必对于一个烟尘女子来说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吧。

  但事实却是他被拒绝了。

  莫雨见他眉头紧锁,知道他被一介烟尘女子拂了好意,心中难免不快。

  她拍了拍他的肩:“方公子,人心本就是最难掌控的。我想要的,并不就是你想给的。强人所难,也非君子所为哟。”

  方载半晌无言,看着莫雨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惊诧。

  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朱雀姑娘是如此陌生。

  朱雀姑娘他并不是第一次见了。

  但不知为何,眼前的朱雀姑娘让他有一种恍如初见的错觉。

  眼前人的目光是那样的清澈,没有一丝一毫来自于身份的卑微,也没有一丝一毫对于权贵的冷眼。

  好像在说,你就是你,而我也就是我。

  方载的目光由不解甚至不悦,渐渐变得柔和了几分。

  他对着莫雨拱了拱手:“是在下唐突了。”

  莫雨欠身回礼:“多谢公子理解。”

  送走了方载,素银扶着莫雨回房,嘴边满是笑意。

  莫雨不解地看了她一眼:“有这么好笑吗?”

  素银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越来越看不懂姐姐你了。”

  “看不懂还笑?”

  就在这时,金珠迎面走来。

  跟在她身旁的还有一位娇艳动人、头插海棠珠花的年轻姑娘。

  金珠阴阳怪气地笑着对莫雨道:“凤姐姐,您可真行,是不是害怕失去方载这个客人,才选择献身这种方式直接将他给绑死了?”

  站在她身旁那位头插海棠的姑娘也跟着笑了笑:“凤姐姐跟我们可不一样,人家凭自己本事吃饭,我们可学不来。“

  这位头插海棠珠翠的姑娘叫赵媚儿,平时跟金珠交好。

  两人在这儿一唱一和,分明就是想在场给她难看。

  莫雨不禁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陪客不是表面功夫吗?怎么还入戏了?要为这些争风吃醋??

  奈何莫雨也并不是个忍气吞声的性格,对着她俩笑了笑:“妹妹们学不来就学着点,除了嚼舌根在姐姐我之上外,还有什么好拿得出手的?”

  说完,莫雨“哼”了一声,也不等对方作何回应,带着素银迅速脱离战场。

  她知道,骂完就跑是最气人的。

  果然,金珠对着她们二人离开的背影气愤不已。

  “居然敢说我嚼舌根??信不信晚上我把你舌头给割下来!”

  赵媚儿则冷笑了一下:“姐姐何必要去脏了自己的手。咱们且等着看吧,没了主人的狗能嚣张到及时?这风水也该轮流转了。“

  琉璃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