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四十章 行动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四十章 行动

  古树山道观位于龙城观星街,虽然仍然在龙城里面,比起龙城里其他规模宏大、香客络绎不绝的道观,古树山道观地处算是十分偏僻的了。

  整个道观只有主、配殿十余座,还破破烂烂的,不时需要观中弟子敲敲打打缝缝补补,观里还俗的弟子出来后个个都是顶好的木匠。

  这古树山道观虽然门庭冷清,香客也多是花甲耄耋之年,却是屹立于此最久远的一座道观,久到甚至都没人知道它真正的创建年代。

  莫雨扶着老夫人下了马车。

  一走进古树山道观,铺面而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莫雨对道观并不陌生,她所生活的那座城市里就有好几家道观,而且周末时常被老妈从被窝里薅起来去道观烧香祈祷为高考助势。

  道观主人玄净道长早已接到通知,执香披衣领着一众弟子在门口列队迎接。

  毕竟是将军府女眷到观,古树山道观已经提前清客,独接待将军府众人,此刻观里一个闲杂人等也不见。

  老夫人在莫雨和寒烟的搀扶下走进道观。

  眼前这座道观看上去和其他道观也没什么不同,唯一要说不同的是这里立着大量刻着各朝真迹的古碑,乍一看过去,莫雨还以为自己到了某处墓地来提前选个好位置。

  但仔细一看,古碑的分布错落有致,环绕在主殿四周,像是某种仪式下的布阵。

  老夫人笑呵呵地看着眼前这位白须白眉的玄净道长:“老神仙最近身体可好?”

  玄净道长笑着回应:“托老夫人的福,贫道身体还算硬朗。”

  他看到老夫人身旁站着的韩玉衡,眼角含笑道:“这位就是老夫人常念叨的韩将军吧?”

  “是啊,我们就是替他来还愿的。衡儿,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的老神仙玄净道长。”

  韩玉衡虽不信鬼神之说,但还是毕恭毕敬地拱手行了个礼:“道长好。”

  玄净道长笑着点头:“今日得见,贫道这才知什么叫做人中龙凤,韩将军器宇轩昂,威风八面,真有当年国丈爷的风采。”

  莫雨听到这话,赶紧重新打量了一眼身旁这位“人中龙凤”,

  她想看看到底是自己瞎还是道长老花眼,结果刚好对上韩玉衡的目光。

  韩玉衡给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莫雨还了他一个不屑的表情。

  老夫人听到老神仙的赞叹心中很是高兴,笑呵呵道:“是啊,衡儿跟他爹很像,只可惜他走得太早,都未能见一眼如今长大成人的衡儿。”

  玄净道长扫了一眼众人,在众多熟悉的面孔中,他的目光在赵安和莫雨两人身上徘徊了一阵,最后放在了老夫人身旁的莫雨身上,表情不知怎的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莫雨正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韩玉衡突然上前一步挡在了她面前:“道长,外面风大,咱们进去说吧。”

  “嗯,诸位里面请。”

  莫雨正想跟着一起进去,结果被韩玉衡给拦住了。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去四周逛逛吧,反正他们进去也只是说说闲话,用不上你的。”

  莫雨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他:“少爷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难道是……欲擒故纵?”

  韩玉衡无语:“你明白欲擒故纵的意思吗?想做个好人还真难,那你还是……”

  莫雨不等他说完,赶紧跑开。

  虽然这个月月钱已经被扣光,但私房钱还是有一些的,莫雨拿着私房钱打算到附近的街上好好逛逛。

  可还没等她跨出道观大门,一位年轻小道士突然叫住了她:“施主请留步。”

  莫雨停下来看向他:“有什么事吗?”

  “有人想见施主,请施主跟我来。”

  “嗯?谁找我?”

  然而小道士并不回答她,转身就往前走。

  莫雨犹豫了一秒还是跟了上去。

  小道士带着她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了一间位置偏僻的厢房。

  “人就在里面,施主请。”

  说完,小道士便径自离开了。

  莫雨轻轻推开门往门缝里看了看,只见里面正坐着一个喝茶的年轻道士。

  莫雨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一惊,赶紧走进来然后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是你??”

  虽然穿着一身飘逸儒雅的水墨色道袍,与往日肃杀黑衣打扮迥然不同,但莫雨还是认出了他。

  古云峰。

  古云峰看着她笑了笑:“我倒是差点没认出你来。”

  之前已经听天念说起过凤离的伪装,但他没想到凤离居然会对自己下手得如此夸张。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手下才能一下子就认出她并把她带过来。

  “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天念一收到你的信就赶紧通知王爷了,王爷让天念这几日缠着陈邦彦,而我则混入道观,在此潜伏接应你。”

  莫雨沉默片刻:“可韩玉衡身边还有石虎等守卫,你我二人怕也不是他们对手吧?”

  居然只派古云峰一个人来,王爷还真是看得起我。

  “我还有几名手下也潜进来了,不过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不会和他们正面对峙。”

  说完,古云峰又从怀里拿出一枚纸包:“我刚刚已经打听过了,将军府的人会在此用膳,厨房里有将军府的人监督,我暂时进不去,下药的事就交给你了。

  “什么药?”

  “蒙汗药”

  “……”

  古云峰见莫雨迟迟未接,有些奇怪:“怎么了?有什么不妥?”

  “放倒他们后呢?”

  “该做什么做什么啊。”

  “王爷的目标是韩玉衡,只要韩玉衡一个人的命就可以了吧?”

  “这个也说不准,事从权宜,多杀几个人也很正常。”

  “不行!”

  莫雨的表情突然变得格外严肃起来。

  “除了韩玉衡,其他人都是无辜的你不能碰!你要管好你的手下!”

  面对莫雨突然强硬的态度,古云峰愣了一下,心中突然一阵发毛。

  刚刚一瞬间,他差点以为以前那个凤离又回来了。

  古云峰沉默片刻,决定还是先不惹凤离为妙:“好,我会嘱咐他们的。”

  得到他绝不碰将军府其他人的承诺后,莫雨这才从他手中拿过药包塞进怀里,

  她什么也没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下药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做,但心里并不紧张,而且出奇地镇定。

  她之前就已经在脑海中设想了无数次刺杀韩玉衡的场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等到自己真的下手的时候不会太过心慌意乱。

  该来的总会来,虽然她也不想这么做,但自己的性命一旦捏在别人手里就真的身不由己了。

  她不是什么伟人,她也没那么无私高尚,她连大学都没读过恋爱都还没谈过好多想做的事都没来得及做,

  她不想就这样死掉,而且是为一个跟自己不怎么相关的人。

  就这样,莫雨一边在心底里默默向韩玉衡道歉,让他死后做鬼也不要放过慕容仪,一边成功从柳飞飞和珍珠眼皮子底下混进了厨房。

  经过一番搜索和考量,她最终将目标锁定到了他们刚刚煮好的一大锅青菜杂菌汤里。

  站在那锅汤面前,莫雨经过了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终于还是……先偷偷喝了一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