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八十四章 出逃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八十四章 出逃

  琉璃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莫雨第一次听到慕容仪这样说话,不由得愣了一下,心中小鹿乱撞。

  她赶紧侧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

  “王爷,可以换个姿势吗?你这样趴在我身上,我好累啊!”

  “外面还有人偷看着呢,不把戏演全,他们怎么会过完瘾去喝酒呢?”

  原来,大花虽然赶走了其他小喽啰,自己却留了下来扒门缝。

  “你确定?”

  莫雨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

  她眯起双眼,露出小狐狸一样的微笑。

  慕容仪这只大狐狸看到小狐狸,心中只觉既可爱又好笑,轻笑了一声:

  “确定。”

  话音刚落,莫雨突然撑起上半身凑近了他的脸。

  温润的唇像一滴小雨落在他的脸上,轻轻的,酥酥的。

  慕容仪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僵在了那儿。

  莫雨义正言辞地解释道:“是王爷说的要把戏演全的。”

  说完,又睁着一对小鹿眼无辜地看着他,好像亲他并非她所愿,完全是形势所逼。

  可为难了呢!

  “……”

  慕容仪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渐渐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凤离,你失忆后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王爷要觉得委屈,我给你亲回来就好了!”

  说完,莫雨迫不及待地扬起左脸。

  不管是亲还是被亲,莫雨觉得都是自己赚了。

  慕容仪只觉得又无语又好笑。

  他抱着莫雨翻了一个身,这下变成莫雨趴在他身上。

  “这样子你就不累了吧。”

  莫雨趴在慕容仪的胸膛上,什么话也不说,只嘻嘻笑着看着他。

  “你把那金银花怎么样了?”

  “唔……敲晕藏起来了。”

  莫雨含糊其辞道。

  其实根本不是敲晕,而是迷晕。

  当初素银给她收拾行李的时候,除了火树银花,还把银海生花给了她。

  银海生花形如银针,又区别于银针。

  不仅细如发丝,而且和发丝一样软,摩擦变硬,涂在上面的迷药扎进肌肤,一触即晕。

  素银帮她绑进头发里藏起来,就是以防不测。

  凭着这银海生花,莫雨成功放倒金银花。

  “没人发现?”

  “整个山寨都在忙着布置婚礼,谁会想到他们老大居然会被一个梳头娘子给打晕。”

  慕容仪笑了笑,伸手拂去她脸上的碎发。

  “你居然没有杀了她,失忆后果然行事作风也不一样了。”

  莫雨:“……”

  老实说,自己没被反杀就不错了。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莫雨听到声音全身瞬间绷紧,一下子起身,坐在了慕容仪腰上。

  “谁?”

  “我,叶秋风。”

  莫雨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去开门。

  门外月明星稀,大红灯笼高高挂,只站着叶秋风一人,和被打晕在地的大花。

  莫雨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那些人喝得怎么样了?”

  “倒的倒,醉的醉,咱们抓紧时间赶紧走吧。”

  这时,叶秋风瞥到了莫雨身后的慕容仪。

  慕容仪一身流光溢彩的红衣,目若寒星,立如芝兰玉树,风采不减丝毫。

  她怔了怔,随即笑着看着他:“容公子没事吧?”

  “我没事,多谢女侠相救。”

  “客气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

  “等等,把飞飞哥一起救了吧。”

  “李飞还被关着?被关哪儿了?”

  “这个……”

  “我知道。不过他中了软骨散,恐怕很难逃走。”

  叶秋风微微一愣:“软骨散?难怪,不然凭他的实力,逃走应该很容易的。”

  “可还要救?”

  “救,都是同道中人,实在不能见死不救。麻烦容公子带我去找李飞吧。”

  “软骨散……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莫雨回想片刻,突然想起自己在金银花的房间里看到过许多瓶瓶罐罐。

  当时她还在感慨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的女生,这化妆品总是这么大堆。

  直到看到上面贴着的小字,什么醉朦胧,毒吻藤,软骨散……

  “那我去金银花房间找解药,你们去救飞飞哥,到时候咱们在金花寨门口碰面。”

  说完莫雨就要离开,被慕容仪一把拉住了手腕。

  “嗯?怎么了?”

  慕容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松开了手。

  “小心。”

  “嗯!”

  莫雨和他们分道扬镳。

  她提着红裙,小心翼翼地避开小喽啰,凭着之前的记忆,重新回到金银花的房间去翻找软骨散的解药。

  慕容仪则带着叶秋风去往关押李飞的小黑屋。

  来到小黑屋,只见小黑屋周围还有人把守。

  好在叶秋风身手不凡,三下五除二便打晕了所有人。

  叶秋风一脚踹开小黑屋的门,李飞看到他们,瞬间愣了一下。

  “是你?”

  叶秋风笑了笑:“怎么样啊李飞,上次那顿饭钱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了?”

  “废什么话,赶紧的。”

  叶秋风拔剑一挥替他划开了绳子,然后扶着他出了门。

  看到慕容仪,李飞阴恻恻地笑了笑。

  “真是想不到,还以为你会丢下我自己一人跑了呢。”

  慕容仪笑而不语。

  两人扶着李飞走走停停,一路上不时遇到醉倒在地的小喽啰。

  快到金花寨门口时,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等在那儿。

  叶秋风朝她挥了挥手:“凤离!”

  “不是凤离。”

  慕容仪突然停了下来。

  李飞阴恻恻地看着前方那个背影,眉头皱了皱:“金银花。”

  “什么?!”

  叶秋风愣了一下。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听到响动,慢慢转过身来。

  圆月从乌云中完全探出,月光洒在那人身上,清楚地露出那人的长相。

  不是凤离,是金银花。

  她脸上依旧是两团猴子屁股一样的腮红,在月光下,看起来比之前更为惊悚和生气。

  她冷冷地看着他们,手持苗刀,杀气四溢。

  “姑奶奶我等你们很久了。”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