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八十七章 开棺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八十七章 开棺

  第二天清晨。

  一辆马车行驶在野外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车轱辘不断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在这摇摇晃晃的马车里,莫雨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

  慕容仪也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

  莫雨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慕容仪的手臂:“王爷,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慕容仪依旧闭着眼睛:“才走了一天你就不耐烦了?”

  莫雨叹了口气。

  他这个古代人哪里明白,没有手机的一天是多么的煎熬。

  “王爷,我们不去找公主,直接就去左城见赵王,这样好吗?公主万一出了什么事……”

  “这是她自己选的路,怨不得别人。而且就算要找安和,见到赵王后请他出兵寻找,也好过我们自己没头没脑地找。”

  莫雨点了点头,探出头去,叶秋风正坐在外面赶马车。

  “叶姑娘,咱们还有多久能到左城?”

  “照咱们这速度,还得七八天呢。”

  原来,慕容仪和莫雨都是第一次到赵国境内,没有向导根本找不到去左城的路,因此特意请来叶秋风带路。

  叶秋风因为是慕容仪的请求,再加上自己和凤离的比试还没有开始,很爽快地就同意了。

  赶了一天的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直到实在看不清赶不了路,莫雨他们才停下马车生火休息。

  莫雨拿出行李里的干粮,找来干净的树枝串上,放在火上烤。

  叶秋风则要厉害一点,大晚上的不知从哪里抓来一只野兔,简单处理后也找来树枝串上,放在火上烤。没过多久,野兔肉变得金黄焦香,油脂渗出,滋滋作响。

  “好好吃!跟李大婶有得一拼!”

  咬下一口兔肉,莫雨惊为天人,对叶秋风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李大婶是谁?”

  “王……”

  慕容仪微微一笑:“家中的一个厨娘而已。不过我没想到叶姑娘行走江湖之人,做菜也是一把好手。”

  叶秋风笑了笑:“我们这些混江湖的,有时候没钱吃饭了,就去林子里打点野味充饥,久而久之这手艺就练得不错了。”

  三人一边吃一边聊天,莫雨突然愣了一下。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

  此话一出,叶秋风和慕容仪瞬间沉默,凝神静听。

  果然有一个怪异的声音,仔细辨别后发现这声音居然是从地下传来的。

  “咚!”

  “咚!”

  像是在敲门,又像是大地的心跳声。

  莫雨和叶秋风面面相觑,慕容仪盯着火堆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将火堆踢开。

  “声音应该就在这下面。”

  莫雨咽了一下口水,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兔腿:“然、然后?”

  慕容仪微微一笑:“挖开看看吧。”

  莫雨、叶秋风:“……”

  确定慕容仪不是在开玩笑后,两人只得用自己的宝剑当做铁锹开始挖土。

  没挖多深,土里突然显露出棺材盖的一角。黑漆漆的棺材盖像一只无形的手瞬间捏紧了莫雨和叶秋风的心脏。

  “咚!”

  那个声音突然从棺材里传出,莫雨吓得手没拿稳,凤鸣剑掉在棺材盖上,磕掉了一个角。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莫雨一边道歉一边赶紧把刚刚挖出来的土就要往回埋,被慕容仪拦下了。

  “打开看看。”

  “别啊,万一是诈尸……”

  “人死即为尘土,何来诈尸?你都杀了这么多人了,还信这鬼神之说?”

  莫雨:“……”

  不得已,莫雨只好跟着叶秋风继续深挖,慢慢将整副棺材挖了出来。黑黢黢的棺材看起来还很新,应该是刚埋下不久。

  取棺钉前,棺材又发出“咚咚咚”的响声,叶秋风看了一眼慕容仪,犹豫了一下:“确定要打开?”

  慕容仪点点头:“你们就不好好奇里面是什么?”

  叶秋风和莫雨在心里非常一致地摇了摇头。

  然而慕容仪坚持开棺,一个不敢拒绝,一个不想拒绝,两人只得硬着头皮取出棺钉。

  她们刚将所有棺钉取下,棺材板突然被翻开,一个穿着寿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棺材里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脸色惨白,眼珠子鼓得像是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啊啊啊啊!”

  莫雨吓得失声尖叫,顺手就将手里的凤鸣剑扔了过去,正中那女人脑门。

  凤鸣剑:“……”

  “哎呀!”

  那诈尸女发出一声惨叫,叶秋风抓住机会拔出双剑就要砍过去,谁承想诈尸女突然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很是伤心。

  三人都愣住了,叶秋风拿着双剑砍也不是,收回去也不是。

  莫雨见她哭得比较正常,大着胆子上前:“你是人是鬼?”

  诈尸女哭哭啼啼道:“我是人……呜呜呜……”

  “那你怎么会……”

  “咕……”

  诈尸女的肚子传来一阵响声,大过了她的哭声。

  莫雨、叶秋风:“……”

  慕容仪在一旁笑了笑:“吃点东西再说吧。”

  火堆重新燃起,莫雨将自己的兔腿让给了她,诈尸女吃得狼吞虎咽,差点咬到自己的手。

  等她吃了一会儿,叶秋风好奇地看着她:“姑娘,你怎么会被人给活埋了呢?”

  诈尸女面露愁容,但嘴里没有停下,边吃边解释。

  “小女子叫田宁,本是白云镇刘家长子刘卫的妻子。但是……我上吊自尽后,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醒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人入殓埋了起来。要不是几位路过,我就真的活活闷死在里面了,那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叶秋风皱了皱眉:“田姑娘为何要上吊自尽?”

  “是啊,你是受什么委屈了吗?”

  一问到这个,田宁又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到地上。

  “那女人不仅陷害我,还抢走了我的孩子!”

  原来,田宁的丈夫刘卫最近纳了一个小妾。小妾名叫小红,本是酒楼里唱小曲的,在声色场所待久了,颇有一套勾引男子的招数,她的丈夫刘卫很快便陷入了她的温柔乡里,把她带回了家,宠爱有加。

  田宁性格比较懦弱,不敢和她叫板,只得忍气吞声,小红在刘家的气焰便日益嚣张起来,在刘家作威作福,动手打田宁也是家常便饭。

  然而老天还嫌事情不够乱,田宁和小红同时怀孕。

  等到要生产的时候,刘卫刚好要外出办事。临近临盆,小红买通产婆抢走她的孩子,谎称是自己生的。

  原来,小红是假怀孕,就是害怕田宁母凭子贵,影响自己在刘家的地位。抢了孩子不说,小红还到处造谣生事,说田宁趁刘卫不在的时候常带野男人回来过夜。

  田宁极力否认,奈何刘卫偏偏就信了小红的话,要休了田宁,田宁满腹委屈,当晚就悬梁自尽了,没想到当时只是一时昏厥,假死过去。

  但刘家的人不想家丑外扬,很快就把她抬出去草草埋了下去,最后被莫雨他们救了出来。

  叶秋风听完后勃然大怒:“岂有此理!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女人的悲哀了,居然还要相互残害?!况且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丈夫怎么能不信你呢!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慕容仪:“……”

  莫雨也是听得咬牙切齿:“就是就是,渣男配渣女,绝配!”

  说完后,莫雨又同情地看向田宁:“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我要回去,我孩子还在那女人手里。如果那女人以后有了自己的小孩,我的孩子会遭罪的!”

  “我帮你!”

  叶秋风毫不犹豫道。

  莫雨被叶秋风的热心肠感动,也想要开口帮她时,被一直静静坐在那儿的慕容仪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慕容仪微微一笑:“这是田夫人的家里事,我们几个外人不方便插手,实在有心无力。”

  田宁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叶秋风先开口道:“容公子,不管是家里事还是家外事,只要有人遇难,我都会帮的,这也是我的原则。如果你们实在着急赶路,可以先走。”

  慕容仪:“……”

  慕容仪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但莫雨知道他心中此刻一定非常无语。

  要不是他俩不认路,慕容仪早就自己驾车走了,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莫雨第一次看到慕容仪被人牵着鼻子走,心中不知有多开心,在一旁捂嘴偷笑,结果让慕容仪给察觉到了。

  “凤离。”

  “吓!什么事王爷?!”

  “站那儿,守夜。”

  “……”

  琉璃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