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选择

重生之刺客笑传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选择

  《重生之刺客笑传》来源:

  莫雨凝视着他的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着,紧接着整个人也开始颤抖起来。

  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他想让所有人包括何必这个皇上在内全都葬身于此,而且自己逃出去后完全可以将谋杀燕帝的罪名甩在金银花等陈国人身上。

  “不愧是……王爷。”

  莫雨低着头松开了他的袖子。

  可就算如此,莫雨心中除了震惊之外没有任何对他的怨恨与指责。

  她早就知道他想要什么。这场纷争注定会以血和泪为代价,并且历来如此。没有道德是非,只有胜者为王,而像她一样的普通人不过是一粒随风暴扬起四散的尘埃,想停下风暴的念头不过是白日妄想,只能裹挟在风暴中平添几分惨痛。

  “王爷,我不会跟你走的。”

  慕容仪微微一愣,原本一直平静的神情渐渐变得复杂和凝重起来。他没想到在这生死存亡之时她居然会拒绝跟自己走。

  “你就这么恨我,连命都不顾了?”

  莫雨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金银花不知何时从洞里探出了个头看着她:“喂,这个时候可别犯糊涂,留下来就算不是烧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也会被我那帮兄弟砍死的。当然,你也别想这个时候冲出去,我手里的苗刀可是一扔一个准的。”

  莫雨对金银花的话置若罔闻。她抬头看向慕容仪,刚刚的震惊已经散去,目光中平静得不起一丝涟漪。

  “比起恨你我只是放不下他们。我是一个经不起折磨的人,跟你走我是会活下来,但一定会被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了解自己。

  她是害怕自己英年早逝,但她更害怕自己要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虽然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她就打定主意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好好活着,可韩玉衡、何必、素银、天念他们这些家伙一个一个不受控制地闯进了自己狭窄的世界,等到注意时,早已和自己密不可分了。

  “你想好了?”

  慕容仪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涌动着复杂深沉的情绪,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低沉暗哑。

  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呼喊着,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开她的手。可这个声音没有让他犹豫,反而令他感到无比烦躁。

  那个女人如此,你也如此吗?

  一个一个的来到我身边,走进我心里,然后一个一个的狠心离开。

  对于你们而言,我究竟算什么呢?

  好,好,既然如此,那一切的一切就当从来都不存在好了!

  “好,我知道了。”

  慕容仪见莫雨没有一丝动摇,心底的声音彻底无名之火压下去决然转身而去。洞口明明那么近,他却像走了一辈子,每一步都那么艰难,每一步都难以回头。

  进到洞口,金银花提议道:“要不然我帮你打晕她带走?”

  慕容仪沉默片刻摇了摇头:“不必了。”

  “说好的,出去就要把大花她们给放了。”

  慕容仪一言不发,径自向洞深处走去,不再回头看一眼。

  金银花看了莫雨一眼,默默进到洞口,将洞口彻底封死后跟在慕容仪身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莫雨见金银花进到洞里后连忙转身跑出寺庙。

  寺庙外面已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四周充斥着大量血腥味和喊打喊杀的叫声以及心惊胆战的刀剑相拼声。

  “韩玉衡!!”

  “皇上!!”

  莫雨一边捂着鼻子防止吸入浓烟一边心急如焚地寻找他们的身影。

  “阿离!”

  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莫雨愣了一下,像是盲人在黑夜中看到了一束希望之光一下子就看到了他。

  “韩玉衡!!”

  一身狼狈的韩玉衡站在她不远处,莫雨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朝他跑了过去,还没等他说什么一下子跳到他身上紧紧将他抱住。

  “韩玉衡,你没事啊,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在里面……”

  韩玉衡吃力地单手抱着她:“喂,现在不是说这个……”

  “锵!”

  韩玉衡右手突然持剑一横挡住了突然冲过来的敌人的一击,然后偏转刀刃一下子将对方抹脖放倒。

  莫雨挂在韩玉衡身上非常安心,甚至开始吐槽:“咦,你不是用枪的吗?怎么开始用剑了?你这个男人真是一点也不专一。”

  “枪没带!你快给我下来!我抱着你还怎么打??”

  “好吧。”

  莫雨乖乖从他身上下来,正要躲一边去,没想到韩玉衡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别离我太远。”

  莫雨看着他紧紧拉着自己的手:“拉着我不会妨碍你吗?”

  韩玉衡“哼哼”一笑:“早就习惯你这个累赘了,再说了,本将军对付区区杂兵一只手就够了。”

  “学姐!!”

  不远处忽然传来何必的声音。

  “皇上!”莫雨大喜过望:“太好了,皇上没事!”

  慕容泰护着何必一边退后一边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有本王在,皇上怎么会有事!对了,慕容仪呢?!”

  “他……”

  莫雨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复,但慕容泰一下子就看明白了,立刻冷笑了一声:“哼,我就知道。”

  韩玉衡一脚踢飞了一个突然从背面偷袭的黑衣蒙面人。

  “王爷,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

  “没剩多少了。这群山贼里还混着慕容仪的人,追兵只怕会越来越多。”

  何必大吃一惊:“那怎么办?!我们真的要葬身于此了吗?”

  “皇兄放心,臣弟一定誓死护得皇兄周全!”

  然而就算韩玉衡和慕容泰武功高强,能够以一敌十也实在是解决不完如潮水一般向他们不断涌来的敌人。

  他们一退再退,已经退到石庙后的悬崖边上,身后再无退路。

  何必看了一眼悬崖下面,他的脚下就是万丈深渊,脸色“刷”地一下惨白。

  “这可不是武侠小说啊,跳下去必死无疑啊!!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然,咱们稍微求饶一下?”

  “臣弟虽然认同皇兄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想法,但落入慕容仪手里只怕才是必死无疑,”慕容泰说完伸手揽住了何必的腰:“皇上,敢不敢跟臣弟赌一下?”

  “赌什么?”

  “赌我们命不该绝。”

  “嗯?”

  何必还没反应过来,慕容泰已经抱着他从悬崖边上一跃而下。

  “诶诶诶诶!!!!”

  莫雨目瞪口呆地看着何必尖叫着和慕容泰坠入悬崖之下,然后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韩玉衡,跳下去的时候记得把我打晕,至少希望我死的时候一下子就过去了。”

  韩玉衡白色衣衫上已经染上一块又一块敌人的血迹,在临风的悬崖边猎猎作响,肆意飞扬,远远看去就像是血人堆中走出的修罗。

  即便在这种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半开玩笑的语气。

  “你放心,有我垫在你身下,你顶多半死不活。”

  莫雨也笑了笑然后抓紧了他的手:“我才不要,要死就一起死,可别把我单独一人留在这个世上。”

  “阿离。”

  “嗯?”

  “我喜欢你。”

  “哼,笨蛋,我早就知道了。”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